深度访谈

约定专访成了永久的思念 ——沉痛哀悼陈忠实老师

字号+ 作者:魏锋 来源:人物新媒体 2016-05-04 13:18 我要评论( )

这是我2014年5月,为陈忠实老师制作的带框肖像 文‖魏锋 首发‖人物网 编辑‖刘雷 著名作家陈忠实今晨7:40在西京医院去世,享年73岁。2016年4月29日刚到单位,几


这是我2014年5月,为陈忠实老师制作的带框肖像
 
文‖魏锋 首发‖人物网 编辑‖刘雷
 
“著名作家陈忠实今晨7:40在西京医院去世,享年73岁。”2016年4月29日刚到单位,几十个微信朋友圈同时在转播着,从去年7月得知道陈老师病情到今天如雷轰顶的消息,怎么会走得这么突然和匆忙,心中无比悲痛,泪水模糊了眼眶,怎么也不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流泪][流泪][流泪]中国文坛又一颗大树倒下,一位真正的大家。陈忠实不朽,《白鹿原》不朽! 但愿天堂没有病痛,陈老师一路走好……”在短信与邢小利老师确认后,8点20分我在微信配2014年5月给陈老师制作的带框照片发布了这一消息,白描老师第一时间留言:魏锋,消息是否属实?……留言、短信、电话瞬间如潮冲垮着我悲痛的心,噩耗几乎将官方新媒体和自媒体刷爆!
 
“陈老师走了,真的走了……”内心恍惚的我告诉自己,老人家真的走了。内心悲痛,在电脑上端详着陈老师的照片,陈老师为拙作《春天里放飞梦想》题词“美丽梦想成就美丽人生”……与陈老师素昧平生,在我心里,他是一位真正的名作家,也是一位真正的好作家,正直、热情、大气。2014年3月通过张艳茜老师获取联系方式联系开始,没有一次真正面对面交流过,在电话、短信时空中两年间的交往,一幕幕往事浮现眼前。
 
最初阅读陈忠实老师作品是1998年高中三年级,作为全校唯一个人数最多成绩最差的蜗牛班,在面临严峻高考面前,课外书依旧成为我们聊以打发时间的最好途径,一部5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白鹿原》,似乎触发了我写作的冲动。连续几天时间,连续写了几篇所谓的文章,找到语文老师请他帮忙推荐到陕西师范大学刘路主编的《写作导报》,老师认为不务正业,读闲书是工作以后的事情,他的歧视、挖苦和个人学习上的落差断了写作的念想,萌动的文学梦想变作心结就此湮灭。参加工作有了读书的机会,也有了写文章的机会,在现实生活这座围城中,做起了行业新闻报道、内刊编辑的工作。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十多年间曾两次一字不漏地重读了 《白鹿原》,“好好活着!活着就要记住,人生最痛苦最绝望的那一刻是最难熬的一刻,但不是生命结束的最后一刻;熬过去挣过去就会开始一个重要的转折开始一个新的辉煌历程;心软一下熬不过去就死了,死了一切就都完了。好好活着,活着就有希望。”“读书原为修身,正己才能正人正事;不修身不正己而去正人正世者不是盗名欺世;你(黑娃)把念过的书能用上十之一二,就是很了不得的人了。读多了反而累人。”我特意将书中这两句很经典的话录在了读书笔记上,经常告诫自己,世俗生活在困难,要学会多读书,要好好活着。
 
十多年了,我如饥似渴地坚持读书,也坚持把自己读过的书,尽己所能购买一些图书,送给需要的人,今年还呼吁发起了这项爱心图书捐赠公益项目,在读书中传递书香。2013年我又开始重拾文学梦想,寻找写作突破口,写诗歌没有了激情,写散文底蕴不够,写小说驾驭不了,最后就选择写人物专访,这恰好能和日常从事行业新闻宣传工作结合起来。于是,在周末闲暇开始了我的专访之旅,无论酷暑寒冬,背起照相机,拿上录音笔和采访本,挤上公交或搭乘出租车,走进这些为生活和梦想奔波的人们。一次偶然的机会,网上认识了原《中国职工教育》杂志主编孙磊老师,孙老师语重心长地告诉我:“小魏,在你们陕西有一位响当当的作家陈忠实,人品、文品都值得你去学习,杂志从这期给你开专访专栏,有机会争取去采访下陈老师。”一直以来,就有了专访陈老师的迫切愿望,读了许多陈老师的书,也多次到陈老师的家乡白鹿原感受、走访。原本计划利用一到两年时间,约访文学文苑中的陕西方阵作家群,写一本《文学陕西梦》的纪实作品,但作为一名无名小卒,约访难度不言而喻……到现在,这个系列还在继续中,约访最多的还是身边偶尔的发现,那些感动我的追梦人都成了我约访的对象。
 
2014年元月,身边好友建议出本集子,把追梦人的故事分享给更多的人。为了持续这份约访梦想,就有了出版《春天里放飞梦想》纪实文学作品的想法。作为一名文学爱好者和约访中的追梦人一样,当时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请陈忠实老师题词。动用这种关系,我找到了李炳银、贾平凹、方英文、陈长吟等老师的题词,唯独没有办法联系上陈忠实老师。出版社一再催促书要开机印刷,我想到了和陈老师一起共过事的张艳茜老师,告知我的想法。张艳茜老师说:“陈老师人特别好,特别关心基层业余作者,你自己联系没有问题!”得到号码,我怕打电话不接,在忐忑不安中发短信给陈老师,没想到陈老师立即电话回复过来:“小魏,我抽空把字写好给作协杨毅,你到他那里去取。”为感谢陈忠实老师,我给他又发短信:“陈老师好,小魏想来看望您,题词您写好后,方便的话我过来一趟!”电话突然又响了,“小魏,好好工作,有时间多去写点专访,不用来了,直接找杨毅!”



 
陈忠实老师为个人拙作《春天里放飞梦想》题词,该书由陕西旅游出版社出版发行,全国职工书屋和农家书屋参重点出版物,两版三次印刷,配送到全国多家职工和农家书屋。
 
《春天里放飞梦想》一书终于出版了,约访陈忠实老师始终是我心中最迫切的一种愿望。快到年底,我再次发短信给陈忠实老师,告诉我的想法,陈老师电话过来:“小魏,多采访一线,过段时间吧!”在2015年元月到4月,我两次又提出采访的想法,陈老师说,我最近身体不适,医生让我不要参加活动,等身体好了,一定和你一起聊聊。再到后来,得知陈老师患病住院,我再没有提过专访的事。“陈老师您好,我是咸阳魏锋,我们内刊《泾渭情》,采用您稿件稿费200元,我们已通过给您交付手机费方式支付了稿费,谢谢您的支持!中国移动已将交费情况发您手机了,谢谢您!祝福您早日康复!”2015年6月,我给陈忠实老师发了稿费发放的短信。陈老师在接到手机稿费发放短信后,电话又直接打过来:“小魏,我的文章若对你们单位职工有帮助就去用吧,你们单位重视职工文化,办内刊很了不起,就不用发稿费了。”知道陈老师患疾住院,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发短信送去我的祝福和问候,且注明不用回复。
 
多次到陈忠实老师创作小说白鹿原地寻访

 
等待陈忠实老师审读的纪实《陈忠实:“白鹿原”是我的根》稿件
 
2015年11月22日,由西安工业大学与陕西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陈忠实当代文学研究中心成立十周年庆典暨陈忠实文学创作研讨会在西安工业大学图书馆隆重召开,看到陈忠实老师出席活动,从《华商报》读到记者采访“刚好集中读了些书。比如,今年获茅盾文学奖的五部作品,在这期间,我已经读完了四部,王蒙、格非、李佩甫、苏童,目前,就是上海那位作家的作品还没来得及看。”我又再次给发去一份问候短信。我没有提出专访,只想陈老师安静地养好身体。之前,《名人传记》杂志社王松峰老师约我专访陈忠实老师,我没有触动专访的欲望,心中最大的愿望是陈老师尽快痊愈。闲暇,我通过多种途径了解采访,撰写了《陈忠实:“白鹿原”是我的根》一文,第一访问写成了纪实,等待着陈老师身体痊愈,等待着陈老师审读……赵坤老师作为全国作家尤其陕西作家版本收藏较全的一名专业老师,几次和赵坤老师聊起陈忠实老师的作品,赵老师得知我对陈老师的热爱,有没有直接和陈老师接触过,把收藏签名的《白鹿原》小说赠送于我。我们经常电话聊起文学,都不不经意间相互询问有关陈老师近况,都不想去打扰他平静的生活,希望能陈老师快点好起来。

 
2016年3月4日,我和画家李翰迪一起前往西安拜访邢小利老师,请邢老师帮忙转送给陈忠实老师的画作《白鹿原骏》,给省外陈忠实老师读者、文友签《陈忠实传》一书,带去我们的问候和祝福。
 
“至今刻骨铭心的是,在报社期间,我还采访了中青年作家陈忠实老师,写过长篇通讯。至今,还保留着陈老师在我作品上的签名……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向陈忠实老师送一幅自己的作品——《白鹿原神骏》”2016年3月4日,我和自己专访中的主人公咸阳农民画家李翰迪一起前往西安拜访邢小利老师,请他给省外文友签《陈忠实传》,请他帮忙转送给陈忠实老师,带去我们的问候和祝福,这次没有发短信,也没有打电话,我们不想去打扰陈老师静静的休息,心里惦记着陈老师快快好起来。
 
4月29日,得到陈忠实老师逝世的消息,如晴天霹雳。陈忠实老师创作了一部伟大的作品,更是他伟大的人格品质,做人的朴实以及对年轻人的提携,感动着每一位与他有所交往的人。几天以来,我几乎彻夜未眠,天天收集整理一篇篇有关陈忠实老师的思念文章,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这些思念永久存活在我们心中,以此致以对陈老师深切的悼念和哀思。

设立在陕西省作协院内的陈忠实先生灵堂



“愿天堂没有病痛,陈老师一路走好!”5月3日,和妻子去省作协吊唁陈忠实老师。

灵堂里的对联、鲜花寄托了各界群众对陈忠实老师的哀思和怀念之情。

陈忠实灵堂内摆放着作品《白鹿原》。
 
“蛰居乡间远离喧嚣燃烧生命耕耘黄土地,胸怀使命肩负责任倾注心血铸就白鹿原。”5月3日,带着花圈和挽联,与妻子前往省作协吊唁陈忠实老师,在低沉舒缓的哀乐中,我深深地在灵前向陈老师遗像三鞠躬,苍天在哭泣,我的内心在流泪,约定的专访虽然没有进行,您却让我懂得了文学的本质和做人的道理,唯有潜心创作,才是对您最深切的哀思。
 
愿天堂没有病痛,陈老师一路走好!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