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访谈

著名指挥家卞祖善 ——音乐的传教士

字号+ 作者:三秦青少年文化艺术 来源:三秦青少年文化艺术 2016-03-24 16:24 我要评论( )

图为2015年8月16日卞祖善在童星耀三秦第五届青少年艺术特长生交流展演活动现场 1936年生于江苏镇江。1956年由上海音乐学院附中直升本科指挥系,师从杨嘉仁教授。




图为2015年8月16日卞祖善在童星耀三秦第五届青少年艺术特长生交流展演活动现场
 
1936年生于江苏镇江。1956年由上海音乐学院附中直升本科指挥系,师从杨嘉仁教授。1961年以优异成绩毕业后从事乐队指挥至今。首任中国交响乐团联盟主席,中国音乐家协会交响乐爱好者学会副会长,中国电影音乐学会特约理事。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常务委员,教授。中国金唱片奖获得者。国家一级指挥,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五十多年来,他指挥演出了《吉赛尔》、《天鹅湖》、《红色娘子军》和《林黛玉》等中外芭蕾舞剧;先后在我国首演了米雅斯科夫斯基的《第二十七交响曲》和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七交响曲》等交响乐。他先后赴美国、英国、俄罗斯、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瑞士、日本、韩国、越南、埃及、阿联酋、土耳其、科威特和香港、澳门、台湾等国家与地区演出,他的指挥受到各大媒体热烈的赞扬和高度评价。
 
他是卞祖善,中国当代著名指挥家。

 
求学 治学
 
1936年,卞祖善出生在江苏镇江一个城市贫民的家里。40年代末,这个瘦高的男孩孤身流浪到上海,靠一位乡亲的帮助,进入了上海基督教难童教养院。在这里,他参加唱诗班,同时开始学习弹钢琴。音乐圣殿的大门朝着他打开,生活因音乐而富有了憧憬。
 
1950年,卞祖善考入育才学校音乐组,他的音乐梦想终于开始起航。育才学校当时的音乐欣赏课,是每周六同学们结伴去上海兰心艺术剧院,听上海交响乐团星期音乐会的彩排,《告别交响曲》、《命运交响曲》、《悲怆交响曲》等古典交响乐给卞祖善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从育才学校转入上海音乐学院附中之后,卞祖善对音乐名作的欣赏热情与日俱增。当时本科设有唱片欣赏室,他便经常找大学部的师兄们蹭着听。
 
1956年,中央音乐学院和上海音乐学院同时建立指挥系。酷爱交响乐的卞祖善,成为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乐队指挥专业唯一的一年级本科生。卞祖善对音乐的热爱与勤奋,更是达到了废寝忘食的程度。每逢寒暑假,他便有计划地听一些大部头的作品,如歌剧《伊凡•苏萨宁》、《鲁斯兰与柳德米拉》、《伊戈尓王子》、《鲍里斯•戈杜诺夫》、《叶甫盖尼•奥涅金》、《黑桃皇后》、《卡门》和《茶花女》等。为了深入理解歌剧,他先做案头工作,熟读原著的中译本或歌剧台本,深入了解创作背景和剧情,读总谱(自弹自唱),以达到对音乐主题和全剧结构的基本把握等。

 
指挥系主任杨嘉仁教授的教导影响了他的一生:“成为半个演奏家,半个声乐家,半个作曲家,一个当然的音乐理论批评家和音乐社会活动家,才称得上是一名真正的指挥家。”本科五年,卞祖善勤学苦练,终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成为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第一个专业乐队指挥。
 
乐苑沉浮艺术人生
 
1961年秋,卞祖善迎来了他毕业后的首次演出。卞祖善出色地指挥了古典芭蕾名剧《吉赛尔》。身穿白色长纱裙的幽灵们流水般地飘忽着,吉赛尔幽魂在鬼王的指令下优美地起舞。他酷爱这部富于诗意的作品,并以他独到的美学思想对剧情予以崭新的阐述。在当时既无正式出版的总谱,又无复印机的条件下,卞祖善将翻拍放大成七大本相册的“总谱”全剧背谱指挥,首场演出获得成功,给他带来了巨大的鼓舞。1962年,他成功地指挥了舞剧《泪泉》在我国的首演,标志着中国年轻的芭蕾舞艺术事业迈入成熟的历史阶段。

 
而正当他在艺术领域倾情耕耘之时,“文革”风暴袭来,剥夺了他的政治生命和艺术生命。自1968年4月,卞祖善被“隔离审查”起,直至被宣布为冤假错案,期间长达10年之久。这10年间,他坚毅乐观,对音乐的热忱执著,使他从未放弃对音乐的理想和追求。
 
他曾说:“在那严峻的日子里,我失去了很多,但我仍然得到了人民群众的同情和支持。一位和我萍水相逢的吴文斌大夫对我说:‘我不相信你是反革命。我们家随时欢迎你来做客,欢迎你来弹钢琴,听音乐……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重返指挥台的!’我当时只有一个信念:活着就是胜利。”
 
“文革”结束后,久违的指挥棒重回卞祖善的手中。不久,他成为中央芭蕾舞团首席指挥。
 
“文革”后人们常说:把失去的时光夺回来。而鲁迅那句“许多事要赶快做”,不断地激励着卞祖善。
 
1980年,法国总统吉斯卡尔•德斯坦访华,卞祖善指挥中央芭蕾舞团首演了法国古典芭蕾舞剧《希尔薇娅》,他的出色指挥,受到德斯坦总统一行的热情赞扬。在此前后,他指挥复演了舞剧《天鹅湖》、《鱼美人》;指挥首演了《祝福》、《林黛玉》、《杨贵妃》、《雁南飞》、《唐•吉诃德》、《罗密欧与朱丽叶》、《安娜•卡列尼娜》、《玄凤》、《茶花女》、《海盗》和《图兰多》等十余部舞剧。此外,还录制了舞剧音乐《布衣女儿》和《菊豆》。这期间他在美国、英国、俄罗斯、瑞士及菲律宾等国家的指挥演出活动也获得了成功。
 
执棒一挥间,舞台艺术生涯已逾半个世纪。他的指挥风格大气而不张扬,柔和却不乏激情,在优美律动与准确的节拍点中,倾诉着他对生命的热爱和对人生真谛的理解。
 
苦难或许是人生的财富,是执著追求艺术的精神源泉。从童年到壮年风风雨雨的经历,使卞祖善的指挥艺术日臻成熟。严谨细腻,在忠于原作的基础上发挥个人风格,将自己内心的情感体验融入音乐的再创作中,使音符承载来自人性深处的倾诉。正如华盛顿表演艺术协会的负责人考尔曼曾如此称赞卞祖善:“艺术修养博大精深,手法洗练,节奏明朗,对音乐提出的要求明确,并且总能达到他预期的效果。”
 
舞台下的耕耘
 
卞祖善曾说:“音乐选择了我,我也选择了音乐。音乐改变了我的人生,也改变了我的个性。如果音乐是我的上帝,我就是一个虔诚的信徒和热忱的传教士。”“作为音乐家,应该永远是一个虔诚的音乐爱好者。”
 
为了普及交响乐和促进音乐学术交流,数十年来,卞祖善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奔走于大江南北,深入到数百所大、中院校,机关团体和科研单位举办讲座,力求让“阳春白雪”为“下里巴人”所接受并喜爱;卞祖善先后在海内外数十种报刊杂志上发表乐评,为营造百家争鸣的乐评氛围尽力,他虚怀若谷而又正直坦言的文风,获得了业内外人士的尊重。
 
早在1991年,卞祖善就在《中华工商时报》上撰文,大声呼吁“交响乐需要社会的支持”,他袒露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让乐队“出嫁”,到市场上去找“婆家”。他四处奔走,历尽苦辛,终于在1993年,促成了中芭乐团与深圳空港的“联姻”。尽管当时褒贬不一,但现在回望,无疑是为严肃音乐走出困境、寻求生存找到了一条有效途径,开创了乐团发展的新思路新模式。
 
当今中国,古典音乐事业和指挥艺术都正在与国际接轨。“这是个一日千里的时代,这是个人才辈出的时代,我要尽力当一个好的过渡。”面对这个时代,卞祖善感到兴奋,感到眼前一片光明。他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我虽然年逾古稀,我仍像是20世纪中国现代乐坛上的‘堂•吉诃德’,对未来始终充满着梦想和希望。在经受种种艰难曲折之后,不论成败与得失,仍然会振作起精神,重新踏上征途,决心为自己热爱的音乐事业奉献出自己的一切。”近年来,他为推动中国西部的交响乐事业不遗余力,在他的倡议下,经过各方努力,2010年在重庆,2013年在银川,成功地举办了两届“中国西部交响乐周”。

 
卞祖善的“广东情结”
 
卞祖善的指挥艺术活动和广东有着不解之缘,广东是他的指挥艺术发祥地。早在1967年,自他和中芭来穗参加广州秋季交易会的开幕式演出以后,在约半个世纪的艺术生涯中,广东给这位指挥家提供了许多令他难忘的机遇。
 
1983年4月14日,卞祖善在广州中山纪念堂指挥演出《天鹅湖》,受到全场5000名观众的热烈欢迎。首场演出结束后,任仲夷、谢非等省领导会见了主要演职人员。此后(至5月7日)连演20场,盛况空前。
 
1993年,在广州举办的全国首届指挥比赛,卞祖善出任评委并执棒“名家名曲荟萃”音乐会,他被誉为“中国十大指挥家”之一。
 
2003年“非典”期间,卞祖善指挥深圳交响乐团,在星海音乐厅举办“爱上古典”音乐会,上座率约七、八成,大多数听众戴着口罩欣赏交响乐,指挥与乐团的音乐家和全场听众接受了一次人生难忘的音乐洗礼。
 
2003年8月30日,卞祖善应邀出席“花地文化沙龙”座谈会,探讨“广州,离‘音乐之都’有多远?”为广州的文化发展出谋划策。
 
1994—2003年,卞祖善兼任广州芭蕾舞团音乐指导、首席指挥,这期间他指挥了“广芭”自成立以来,所有带乐队的现场(包括两次晋京)演出。为广州芭蕾舞团的创建和发展做出了贡献。
 
卞祖善与广州交响乐团和深圳交响乐团有过密切的合作。他率先于2001年著文指出:中国交响乐表演艺术事业已形成京—沪—穗鼎立发展的格局。
 
2001年,广州交响乐团为卞祖善举办“指挥生涯四十载今宵浓情溢‘星海’”交响音乐会。在他的指挥下,新中国建国以来首次奏响了格拉祖诺夫的《降B大调第五交响曲》。
 
2012年5月,卞祖善应邀出席在海丰县、汕尾市举办的音乐大师马思聪百年诞辰纪念活动,他在大会上发表演讲,并倡议在广东举办“马思聪国际小提琴比赛”。
 
2013年,卞祖善对由中山市策划推出的大型交响合唱音诗《神话中国》予以特别关注。于同年9月11日在北京保利剧院、10月18日在广州星海音乐厅,先后聆听了这部作品的盛大演出,并受到时任省委书记汪洋和朱小丹省长的亲切接见。卞祖善热情撰文《〈神话中国〉的呼唤》,对该作品寄予厚望。
 
2013年,卞祖善在《人民音乐》杂志上先后发表了三篇文章:《为发展中国交响乐鸣锣开道——贺指挥家袁方先生八秩华诞》(6月号)、《文以载道以文化人——评〈陆在易合唱曲集〉(总谱)的艺术成就》(10月号)和《迟到的奉献——陆洪恩先生逝世45周年祭》。业内人士称赞卞祖善是一位“文人相亲”、“有思想、有远见、有良心的艺术家”。在我们采访卞祖善老师的过程中,他总是谦逊地说:“我是一名音乐传教士,虔诚的音乐爱好者。”
 
卞祖善的人生,给我们带来了感动,也给我们带来启迪。艺术家的个人奉献对社会的影响力,有时相当巨大亦始终有限,而让艺术发挥更大的影响力,无疑是需要政府和社会的力量。
 
广东省的经济发达文化繁荣程度、广东民众的艺术欣赏能力均位于全国前列,广东有着全国领先的交响乐团,有着良好传承的广东音乐和阵容强大的乐器制作行业。这一切,都已经为广东建设文化大省、文化强省提供了先天的优势。近年来,卞祖善一直在不断地呼吁:政府和社会要为艺术团体、艺术家们提供更好的生存环境,为社会大众创造更多接触和深入了解严肃音乐的机会,进一步培养和提高民众的文化素养和艺术鉴赏能力,丰富其精神食粮,这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建设广东文化强省的必由之路。而这一伟大事业任重道远,非个人之力可以成就,尚需几代人的拼搏、奋斗才能得以实现。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