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茶艺

本真之美——80后女油画家陈奎霖的艺术情趣与内在信念

字号+ 作者:萧筱然 来源:网络 2013-06-15 16:16 我要评论( )

对陈奎霖的油画进行审美判断的尝试,是我着眼于个体艺术史的尝试,这种尝试可能有助于重温被忘却了的反思经验。她的艺术有一种鼓舞人的潜力,已经形成一种色彩鲜

   
  对陈奎霖的油画进行审美判断的尝试,是我着眼于个体艺术史的尝试,这种尝试可能有助于重温被忘却了的反思经验。她的艺术有一种鼓舞人的潜力,已经形成一种色彩鲜明、造型夸张而狂放自由的艺术风格,给观者的直觉魅力,在于心灵的单纯性和当代的视觉综合。她的自信体现在形式探索和色彩构成上,包括生命意识在内的真实性、时代性和广延性。更难能可贵的是,不论在工作和生活中,还是在艺术创作中,陈奎霖没有任何虚假意识,用本真的心灵品质,表征着人类为维持和不断扩大自身存在和再生产的条件所作的努力,就是由兴趣促成和决定的。
  
  在我的审美视野中,陈奎霖是很有潜质的青年艺术家。在她的意识结构中,反思经验为她提供了良好的审美要素,有了这些创造性的审美要素,反思经验能够让她想起类历史的解放限度。经过分析与研究,我发现她近几年的艺术创作,突破学院派的创作情趣,暗带着一股实验性的视觉冲击力。她借助创作中积累的艺术经验,使得油画可以促成她完美自由地表达个性精神,让人们通过观赏作品来感悟她的情思与意蕴。在读研究生期间,她的油画都是高度简约的,以突破传统的戏耍意蕴,构成她的风格特点。或更确切地说,在这个风格特点上,她渴望透过现象表现本质。因而恰恰在这个意义上,对审美意识的自由陈述,就等于表述真正的精神科学。因此,她的写生系列油画作品则以色彩的象征和视觉印象主导画面,有时以无标题的风景画象征生命感悟。她善于用大色块表达心灵激情与新感受力,这种表现性的构图所形成的印象风格,已经使她更专注于知性创作,决不以混沌模糊的印象为满足,力求透过现象把握本质,而得其恒久固定的规律性和价值性。
  
  从体系上讲,陈奎霖的早期写生作品受过博纳尔和维亚尔的影响,但她的创作取材于当代的现实人事,找出她认为符合逻辑的思想脉络,着力于画面的装饰性分割,甚至还善于隐藏笔触,把空间暂时搁置一边,用极端主观化的色彩语言,随心所欲地使画面透露出明亮而又愉快的气氛。由此也能证明,抽象的戏仿赖以起步的那个最终的不明确的假定是站不住脚的。因此,陈奎霖摆脱理想主义的血缘幻想,以宽泛的价值意向,推进了自己的艺术语言。正如生活经验的典型领域表明的那样,她从中学到东西的经验是否定的。意识的省悟就是认识同一性的解体,即固定的认识和设想的破灭。意识状况的被克服和解体,同时就变为一种反思的观点,运用这种反思观点,陈奎霖可能准确地意识到原本的状况。不难发现,陈奎霖是一个纯粹的艺术追求者,这种单纯是一种很难得的精神品质,会使人们皈依平淡与从容,减少欲望与莽撞。更确切地说,陈奎霖的绘画的意义不在于她给人们提供了一种美感,而是在于其深刻的诗意的心灵。她的《单车女孩》系列油画,不是单纯的描绘,也不是肤浅的感情抒发而是内心的表现,表现的当然也不再是一片风景,一件事物,一种感情,而是她在某一形象面前所进行的以直觉为出发点的思索和联想。
  
  在我的印象中,陈奎霖时常拥有一种单纯而美好的心境,这使她的写生画更添了一份宁静、淡然和灵气,散发着慵散而又悠远的艺术情调,这种艺术情调有朝一日成为人们休息片刻时寻求净化的心灵圣地。在创作《渔船》系列油画作品时,陈奎霖没有局限在表象化的形式花样与华丽色彩中,也没有钻到对绘画性的效果试验中,而是以悲悯的情怀,对渔民的深切关注,内在色彩语言的自然生成,倾注了对艺术探索的无限追求。在我看来,陈奎霖的作品不仅仅追求画面的深度,更多的是一种精神气度,就像一棵充满蓬勃生命力的树一样感染观者,让观者感受到她的心境、心态,感受到她对自然、天地和生命的体悟。她的《渔船》系列油画虽形式感很强,但个人风格也很突出,创造出以具象透视为基本视角,以色彩和印象挥洒出对劳动人民的深切关怀。画这种油画,她不需要随从哲理、文化及思想到审美观的全新变化,只用直观印象超越时空的错位与叠合、渔船与风景的复杂变换、朦朦胧胧的灯光、天空的深邃、宇宙的神秘,都是围绕主观色彩,暗示出具有审美趣味的风景构造,有力的色彩渲染着浓重的渔业和乡村印象。只有这样的独特视角,才能把渔民的沉雄、豪迈、孤独、寂寞的精神特质,内化为画家生命中最温柔的艺术元素,从而焕发出激荡人心的美学力量。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推荐阅读
精彩导读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