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政人物

普京夫妇,分手也是勇气

字号+ 作者:萧筱然 来源:环球人物 2013-06-15 10:54 我要评论( )

俄罗斯人不喜欢数字6,就如中国人不喜欢4一样,他们认为6象征着魔鬼撒旦。6月6日,就在这个让俄罗斯人心里多少咯噔一下的日子,俄电视24台播发了一条爆炸性的消

   
  俄罗斯人不喜欢数字6,就如中国人不喜欢4一样,他们认为6象征着魔鬼撒旦。6月6日,就在这个让俄罗斯人心里多少“咯噔”一下的日子,俄电视24台播发了一条爆炸性的消息:俄总统普京和夫人柳德米拉宣布离婚。
  
  普京是1983年7月28日结婚的。原本,他再过一个多月就将迎来结婚30周年纪念日。但这一次,不会再有庆祝活动了。不过,离婚对普京夫妇来说可能是一种解脱,因为他们的婚姻生活在与国家政治生活紧密捆绑多年之后,早已名存实亡。维系他们的只是一对挚爱的女儿而已。今日的分手,用普京的话来说是“文明的离婚”,在外人看来则是一种勇气,甚至也是一种爱。
  
  “随口说出”的爆炸新闻
  
  这条“爆炸新闻”是6月6日晚上普京亲口说出的。当晚,他和柳德米拉在克里姆林宫大剧院观看芭蕾舞剧《巴黎圣母院》,第一幕演出结束后,二人走出大厅,被电视24台记者“抓个正着”。
  
  最近一年来,柳德米拉很少随普京出席公开活动。今年俄罗斯东正教复活节时,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偕夫人出席活动,普京却没有夫人陪伴,与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站在一起。这一场景在网上引起热议,外界也不断猜测他们的婚姻状况。电视台记者抓住这个他俩双双现身的机会,首先问他们对芭蕾舞剧的印象。然后,记者小心翼翼地提起了他们的私人生活。没想到,普京爽快地说:“我的所有活动,都是曝光于公众之前的。有的人喜欢,有的人不喜欢,也有人完全不能相容。比如柳德米拉·亚历山德罗夫娜已经9年不与我生活在一起了,我们的婚姻生活结束了。总体上讲,这是我们共同的决定。”
  
  一旁的柳德米拉接过话头说:“是的,这确实是我们共同的决定。我们的婚姻结束是因为我们实际上已经不见面。他完全投入工作。我们的孩子长大了,她们过着自己的生活,总体上,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并且我确实不喜欢抛头露面。当‘空中飞人’,我感觉太痛苦了。”
  
  两人也强调,即便离婚,他们也会“保持着亲近友好的关系”。至于他们为何在看完芭蕾舞剧之后宣布离婚,普京的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这是当时记者问到了,所以总统夫妇就回答了。言下之意,并非刻意的安排。
  
  6月7日,普京在出席政府会议时,手上所戴的结婚戒指已经摘掉了。佩斯科夫说,普京目前只是口头上宣布他与配偶的婚姻结束,什么时候正式以法律形式解除婚姻关系,还要由当事人决定。他也强调,虽然两人尚未正式办理离婚手续,但这并不那么重要,因为他们“已做出了决定”。据分析,由于两人是在圣彼得堡办理的结婚登记手续,可能最后也要到那里完成离婚。
  
  坐着飞机去约会
  
  命运似乎是在故意捉弄柳德米拉。年轻时,她也许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她会因为不愿再跟着普京到处跑、不想再当“空中飞人”而离开普京,因为他们的爱情本来就是从“空中约会”开始的。她的第一份工作是俄罗斯国际航空公司空姐。当年普京在列宁格勒(现称圣彼得堡)工作,她常乘飞机去赴约会。“我开始飞往列宁格勒。大多数人怎样去约会呢?乘有轨电车、公共汽车或者出租车。不过,我坐飞机去约会。”
  
  柳德米拉1958年1月6日生于苏联的工业城市加里宁格勒,父亲是一位军人。小时候的柳德米拉能歌善舞,梦想成为一名女演员,她的班主任老师回忆:“那时她常到退休工人俱乐部演出,扮演白雪公主,还亲手缝制了白雪公主的道具服装。”高中毕业那年,俱乐部经理曾问她将来有何打算,她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报考表演学院。”
  
  高中毕业后,柳德米拉报考了向往已久的圣彼得堡戏剧学院表演专业。第一轮考试她顺利通过了,第二轮她的自我感觉也不错,但最后还是被淘汰了。后来,她就读加里宁格勒理工大学。大二时,柳德米拉考上了加里宁格勒联合航空公司,放弃学业成了一名空姐。那时的她,出落得楚楚动人。
  
  1978年的夏天,航空公司安排柳德米拉到列宁格勒的疗养院休假,这改变了她的一生。到达列宁格勒的第一个晚上,柳德米拉的好友邀她一起去列宁格勒苏维埃剧院听音乐会,就在剧院的台阶上,他们给她介绍了一个叫沃洛佳的小伙子,沃洛佳是普京的昵称。他坐在售票处旁的椅子上,衣服简朴,其貌不扬。当时,普京在克格勃工作,但他隐瞒了此事,告诉柳德米拉自己是个警察。柳德米拉后来回忆:“这个年轻的警察给我的印象是清瘦矮小而且不爱讲话。如果在街上,我绝对不会注意他。”
  
  音乐会结束后,两人走出剧院,普京送了柳德米拉一段路。他们最后在地铁站道别,普京给柳德米拉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虽然是短暂的相处,普京的严谨、冷傲和不时显露的幽默,还有那种掩饰不住的男子汉气概,已经深深吸引了柳德米拉。回家后,她不停地回忆两人见面的情景。“那时候,我家还没有电话,不能像今天的年轻人那样‘煲电话粥’。为了解除思念的煎熬,有时候我就坐飞机去和普京约会。好在当时我们单位常有到列宁格勒出差的机会。”
  
  不过,熟悉柳德米拉的人一开始大都不太看好她和普京的爱情,有人甚至觉得他俩根本长不了。普京自己也没什么把握:“由于我工作的特殊性,当时我真的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能够发展到什么程度……”认识三四个月后,两人的关系有了突破。柳德米拉飞去列宁格勒与普京见面时,普京建议她去读列宁格勒大学的预科班,然后报考列宁格勒大学。为了和心上人在一起,柳德米拉接受了普京的建议,在预科班的宿舍找到了床位。这样一来,两人约会也方便了不少。不过,两人的关系一直隐藏得很好。大概有一年时间,柳德米拉的父母都不知道女儿有这么一个男朋友。
  
  恋爱中的普京依旧非常严肃,总是沉默寡言,很少有笑容。有一次,两人去参加一个晚会,兴致勃勃的柳德米拉一边跳舞一边大笑,还不断开玩笑。内向的普京却不喜欢她这样,生硬地对柳德米拉说,他俩的关系不太可能再继续了。柳德米拉也生气了,跑回了老家加里宁格勒。两个星期后,普京到柳德米拉家道歉,两人才重归于好。
  
  两人交往3年半后,有一天,普京神色严肃地对柳德米拉说:“现在你应该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了。我不爱说话,脾气也不好,有时会让别人感到委屈。做我的伴侣是有一定危险的。现在,你该决定与我的关系了。”柳德米拉的心一下子凉了,以为普京要跟她分手。她痛苦地说:“我已经决定了。”想不到,普京接着说:“我爱你。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想选择一个日子和你结婚。”
  
  1983年7月28日,普京和柳德米拉在涅瓦河畔的一艘游轮上举行了简朴的婚礼。柳德米拉的姐姐参加完婚礼后说,普京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给人一种踏踏实实过日子的感觉。
  
  最美好的时光
  

  婚礼结束后,普京和柳德米拉来到波罗的海海边度蜜月。那几天,柳德米拉感到无比的甜蜜和幸福。他们呼吸着纯净的空气,在海边看着成群的海鸥。后来,这里成了她最爱的地方。
  
  但生活不仅仅是浪漫的海滨漫步。当时,他俩还没有自己的房子,就和普京的父母一起挤在一套面积只有27平方米的两居室中,父母住在15平方米的大间,小两口住12平方米的小间。当时,柳德米拉还在读书,靠普京一人微薄的薪水生活,他们的日子过得很紧。柳德米拉说:“那时,最让我们头疼的就是没有钱。”她获得了法语和西班牙语的翻译资格,边读书边做翻译赚外快。没过多久,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当时,普京正在莫斯科安德罗波夫学院学习,孤独的她只好跟肚子里的孩子说话。不久,她生下长女玛丽亚。
  
  很长一段时间里,普京和柳德米拉感情甚笃。当时,普京没什么衣服,也买不起高级服装,但又想穿得体面点,柳德米拉就自己给丈夫做衣服。有一次,普京的一个朋友去他家,看到柳德米拉正在用天鹅绒给普京做西服。这位朋友看得很喜欢,还拜柳德米拉为师学缝纫手艺。沉默寡言的普京也把妻子记挂在心头。“有一年,我在生日那天早晨醒来时,发现床头放着一串金项链和一个十字架。我好高兴,为自己有这样一个有心的男人而感到高兴。原来他早在两个月前就准备好了礼物。当时,我们一起去了耶路撒冷,他在那里买了这个十字架。”柳德米拉回忆说。
  
  在柳德米拉的记忆里,她和普京的最美好时光是在德国度过的。当时,普京被派往柏林工作,柳德米拉带着孩子一同前往。他们住在公家租下的公寓里,住宅和办公室只有一墙之隔。两人都热情好客,朋友、同事常来串门。普京上班时,柳德米拉在家照顾孩子。后来他们有了小女儿叶卡捷琳娜。那时的普京,心思都在孩子身上,经常从办公室的窗户朝家的方向眺望。一回家,他一会儿抱抱这个女儿,一会儿抱抱那个女儿,非常亲热。周末时,普京常开车带家人去郊外玩。孩子们在草地上奔跑、嬉戏,普京夫妇并肩坐着。这样的天伦之乐,柳德米拉一回忆起来就满心欢喜。
  
  “他真是非常难伺候”
  
  但是,柳德米拉的幸福溜走得很快。
  
  普京有很强的大男子主义。他有两条格言,一条是“你不能随便赞扬一个女人,否则就会宠坏她”,另一条是“一个女人必须把家中收拾得干干净净”。柳德米拉怀小女儿7个月时,还不得不抱着大女儿和一袋子杂货上楼。随着时间推移,普京的大男子主义越来越厉害。
  
  1989年,普京夫妇回到列宁格勒。柳德米拉在列宁格勒大学的外语补习班上教德语,普京则担任校长助理。那时,每次做饭柳德米拉都小心翼翼。“他真是非常难伺候,只要汤里有一样他不喜欢吃的东西,整个碗里的菜他都不会吃了。而且他从来没有夸奖过我,总是让我去厨房不停地为他忙这忙那。”
  
  1999年12月31日晚上,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在电视台宣布辞职,并提名普京为代总统。柳德米拉的一个朋友打来电话:“叶利钦辞职了,你丈夫成了代总统,祝贺你!”柳德米拉却哭了一整天。“我意识到,我们的私人生活完了。至少在总统选举前3个月是这样。如果我丈夫真的当选为俄罗斯总统,今后4年的生活又将会怎样?”她没想到这样的生活不是4年,而是14年。
  
  柳德米拉对政治“从来没兴趣”,但命运给她安排了一个无法拒绝的角色。从小想成为演员的她,不得不扮演一个完美的第一夫人。在公众面前,柳德米拉低调、朴素,温文尔雅,总是默默地站在丈夫身边,尽量避开摄影机镜头,也不让自己说话的声音被电视观众听见。她曾说,并不是她相信“沉默是金”,而是因为她的低调能帮助普京成为俄罗斯最有权力的人。
  
  然而,柳德米拉终究不是普京影子里的一个符号。她是一个聪明、能干的女人,有着自己的追求和情感。她热爱戏剧艺术,对音乐也有浓厚兴趣,还喜欢网球与高山滑雪。她曾倡议创建俄语发展中心,也获得过不少文化交流方面的奖项,2005年还被授予哈萨克斯坦古米廖夫欧亚大学名誉教授称号。但因为她是第一夫人,她无法追求自己的事业,只能陪伴普京。
  
  柳德米拉也承受过很多打击。1994年,她遭遇车祸,颅骨和脊柱严重受伤,做了两次复杂手术才捡回一条命。1996年夏天,一场大火又将他们的房子、家具和钱通通烧光。然而,这些关键时刻,普京都忙得不在她身边。
  
  普京仕途青云直上,柳德米拉生活无忧无虑了,但她又要面对另外一种压力。由于多次收到车臣极端分子发出的恐怖袭击威胁,普京两个女儿自小过着“隐居”生活,由“家教”单独授课,走到哪里都有保镖跟着。柳德米拉的生活也同样孤独。有一段时间,外界称她在靠近爱沙尼亚边境的一个古老修道院附近的宾馆内,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以往的天伦之乐,也许再也难以觅得。柳德米拉2005年接受俄罗斯报纸采访时就曾抱怨普京长时间工作,忘记了“一个人不仅需要工作,同样需要生活”。
  
  从心怀希望到绝望,舍不得变成舍得,柳德米拉经历过怎样的内心煎熬,我们无从得知。2013年6月6日,她期待又小心地看着普京宣布离婚消息,从她最后释然的表情里,人们读懂了她的心情:这样的分开对他们两人都是解脱,普京可以继续他的政治生活,她也可以在今后的日子里拥有自由和宁静。
  
  “勇敢的行为”

  
  普京离婚的消息,在俄罗斯不啻一颗“重磅炸弹”。发行量高达240万份的《共青团真理报》总编辑桑戈尔金听到这个消息时已是晚上10时,他正在回家的路上。他的报纸截稿时间是8时40分。他马上告诉助手:“把消息放在网站上!”第二天他接受采访时说:“其实很明显,大家也都知道,他们两人已经分开了。他们很久没有一起出现。他单独参加一些本应和她一同出席的活动。人们已习惯了这个事实:总统不再和她生活在一起。”有记者问普京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柳德米拉以后要做什么,他说“不知道”也“没有权利知道”,呼吁大家不要干预她的个人生活。
  
  至于普京的两个女儿,普京宣布离婚时曾特意说明,她们在俄罗斯接受高等教育,并常住俄罗斯,澄清了他的一个女儿定居荷兰的传言。但其他情况俄官方仍不对外发布。媒体推测,她们年龄应该是28岁和26岁。2005年,有报道称两个姑娘进入圣彼得堡大学读书,专业分别是生物学和东方研究。不少记者赶去采访,但开学后校园里没看见两个姑娘。曾有传言说普京小女儿叶卡捷琳娜嫁给了一位韩国将军之子,此事已被否认。还有传言说大女儿玛丽亚在和某能源公司的荷兰籍高管谈恋爱,这也无法证实。去年,《纽约时报》报道称,普京两个女儿用化名读大学,即便她们的同学也不知道她们的真实身份。
  
  媒体很自然地开始关注普京未来的感情生活。佩斯科夫在被问及普京是否会再婚、有没有新欢时,干脆利落地回答:“总统的生活中没有这样的女人。”他说,只要看看普京的工作日程,就可以轻易戳穿那些谎言。普京的生活完全与家庭没有一点关系,都是在履行国家元首的职责。俄罗斯媒体也关心普京有没有新的意中人。多年以来,媒体一直在猜测这个人是谁,“主角”之一是前奥运会艺术体操冠军、现国家杜马议员卡巴耶娃。从2008年开始,媒体就传她和普京有关系,甚至说她为普京生了个儿子。普京坚决否认,将这一流言作为新闻事实报道的俄罗斯报纸也很快关门了。今年1月,美国小报《纽约邮报》又说她为普京生了个女儿。而英国《每日电讯》则猜测,普京未来配偶可能是当过特工的电视主持人安娜·查普曼。查普曼2010年被美国抓获,当年7月在俄美间谍互换行动中重返俄罗斯,成了国家英雄。据说,普京曾和她乘私人潜艇出游。但用佩斯科夫的话说,“这些除了流言和猜测之外什么也不是”。
  
  俄罗斯的专家们对普京宣布离婚一事平静看待。国际政治鉴定研究所所长明琴科表示,任何炒作都无政治价值,因为这是总统的私事,公众会理解并以平常心看待此事。俄罗斯公共观点基金会的负责人奥尔森说,此事对普京的支持率没有影响,俄罗斯女性不觉得普京与柳德米拉离婚有什么对她不公平的地方,但如果总统公开地和另一个女性在一起,人们的看法就会改变。“如果他再婚,这会影响人们的感受,也许还会影响支持率。但我想这不会发生。”
  
  美国《华盛顿邮报》分析说,普京此举在政治上也需要勇气。他是俄罗斯东正教会的坚定支持者,而东正教是不主张离婚的。普京的政府也主张重视家庭的价值,几天前还提出一个议案,主张用税收来“劝阻”离婚。如今,他自己却离婚了。但在这件事情上,俄罗斯民众似乎不分政治立场,都很理解普京的做法。普京的支持者、一家公关公司负责人卡德拉奇说:“感谢上帝他说出了真相。”参加过反对普京示威游行的电视台工作人员索布查克说:“多年来我一直听人说,如果普京能够说出真相并且离婚,那该多好。”网友叶莲琳呼吁人们多一点爱心,因为总统的妻子是活生生的人,不是政治仪式的装饰品。她说,普京夫妇离婚“是好样的、诚实的,这是勇敢的行为”,因为公众人物营造家庭关系牢不可破的形象要比宣布离婚容易得多。
  
  政治学家斯拉季诺夫称,普京表现了一个普通人的勇气。作为政治家,做出这个决定非常不容易。政治信息中心副总裁阿卜扎罗夫说,普京像男人一样诚实地去做,没伤害配偶,也没伤害孩子们,一切都文明、严肃、公开地进行,这体现了一个政治家的强大、有力。
  
  (延伸阅读)
  
  离过婚的政要们

  
  普京离婚引发热议,但其实这样做的领导人并不是绝无仅有。
  
  法国前总统萨科齐有过3次婚姻,4个子女。2007年10月18日,法国总统府发表声明,萨科齐与结婚11年的妻子塞西莉亚正式离婚。他成为法国首位在任期间离婚的总统。2008年2月2日,萨科齐与布吕尼结婚,又成了第一位在任时结婚和在总统府办婚礼的总统。
  
  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2009年在任总理期间提出与妻子拉里奥离婚的诉讼,但3年后才得到离婚判决。现在,他与比自己小48岁的女友帕斯卡尔订婚。
  
  委内瑞拉已故总统查韦斯离过两次婚,2002年与第二任妻子罗德里格斯离婚时已任总统。前妻比他小10岁,曾是选美冠军,两人育有一个女儿。
  
  秘鲁前总统加西亚有一段18个月的婚外情,并育有一子。2011年,他的妻子诺雷斯承认双方已离婚两年,但一直秘而不宣。此时,加西亚第二任总统任期只剩最后几个月。
  
  津巴布韦总理茨万吉拉伊2009年上任后不久,首任妻子车祸去世。当年11月他娶了滕博,12天后就宣布离婚,还说第二段婚姻是政治对手设的圈套。
  
  德国前总理施罗德没当总理时就离过3次婚,每次离婚都要花上一大笔钱,离婚后还要向前妻们支付不菲的赡养费。所以,他的生活一直很窘迫,住小公寓,开老式车。
  
  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尔也离过婚,第一任丈夫叫乌利希·默克尔。当年两人离婚时,为争一台洗衣机还闹得挺凶。她1998年再婚,但至今保留前夫的姓氏。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