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访谈

郎平:选择改变,往前走

字号+ 作者:萧筱然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06-15 10:51 我要评论( )

纠结复出 郎平复出的念头被燃起,始于3月28日。 3月28日晚上,郎平多年的好友、排球记者马寅收到郎平发来的一条微信,原话是:最新消息潘主任今天下午给郎导打来

   
  纠结复出
  
  郎平复出的念头被燃起,始于3月28日。
  
  3月28日晚上,郎平多年的好友、排球记者马寅收到郎平发来的一条微信,原话是:最新消息潘主任今天下午给郎导打来电话,希望把郎导从广州调回北京。自称“郎导”,是郎平平时跟朋友相处时的玩笑风格。第一次通电话,新上任没多久的排管中心主任潘志琛跟郎平聊了半个多小时。
  
  郎平对潘志琛第一印象不错,最重要的原因是两个人对中国排球全线设计的思路不谋而合。电话中潘志琛一再强调自己是外行,希望多从郎平这里听取意见。郎平自己说,这位新主任最打动她的一句话是:“您认为男排应该怎么搞?”
  
  郎平从前不止一次说过,中国排球想搞好,要男排女排一起抓,普及提高一起抓,联赛要搞活,排球文化也要想办法深入人心,这才是一盘活棋。虽然对于刚刚踏进排球门的潘志琛来说,很多东西还在摸索,对排球的理解还停留在宏观层面,但是两人能在顶层设计上有一致的思路,这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好事。但这还不足以让郎平动心。
  
  4月1日周一一大早,在郎平到车库取车准备去训练的时候,潘志琛来电话了。站在车库里,两人聊了40分钟。
  
  潘志琛说到自己虽然还有4年就要退休,但还很想做点实事,努力把排球搞上去,哪怕是做铺路的工作也可以。最后潘志琛发出了邀请,希望郎平能和他一起做事,在大家事业的有生之年,一起做一点为中国排球铺路的事。他说郎平是这个时候最合适的人,是被全国人民认可的人,只有郎平站在这里,很多工作做起来才有力度。
  
  这应该算是潘志琛第一次向郎平发出执教邀请。这次电话后,对于出任国家队主教练一事,郎平的态度是有变化的,但是这一点改变顶多是心中荡起一波涟漪而已。
  
  这边刚刚放下潘志琛的电话,网上就传出陈招娣去世的消息,这对郎平打击很大。原本下午安排的是恒大女排的身体训练,郎平也没有去。马寅打电话过去安慰,她那边正坐在沙发里泪流满面,“什么都不想想,眼前全是招娣,一幕一幕的往事”。
  
  4月3日晚,回北京准备参加陈招娣追悼会的郎平给恩师袁伟民打了个电话,一方面是想聊聊招娣,劝劝袁导,一方面也是想听听他的意见。听说得意弟子有意站出来传承老女排的成功经验和拼搏精神,袁伟民是很高兴的,但是作为最有经验的教练和最了解中国排球情况的人,他最清楚现在中国排球困难很多,做主教练工作量会很大,他给郎平的建议是:你要考虑你的身体。
  
  打完这个电话,在郎平心里斗争的两个小人里,那个“不出山”的小人明显占了上风。那天晚上,马寅还有几个朋友都在郎平家聊天。郎平说,1995年回国那次,她曾三次婉拒袁伟民,和现在一样两个小人打架,但是担心的东西完全不一样。当时她34岁,没有太多的执教经验,更担心的是自己行不行,有没有这个能力。现在她对自己的能力有足够的信心,心态也比那时候要更好,更拿得起放得下,更能淡看得失,也比当年更大度,但是在离幸福的退休生活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要下决心做出重新回到艰苦训练中的决定,真的是太难了。“她说前段时间回美国,还跟朋友一起憧憬了一下未来幸福的退休生活,再也不用天天上球场了,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起来以后看看书,做做饭,浇浇花,游游泳……如果去了国家队,至少这样的日子要推后三年半,而最近这三年半,每一天都要想着球队的事,怎么练、怎么解决问题、怎么达成目标。虽说在恒大工作也这样,但是工作强度和压力跟国家队没法比。”马寅说,关键还是身体状况,硬顶可以,但是会很辛苦。“郎平是个超级敬业的人,只要决定带球队了,就会全身心投入。因为在她看来,竞技体育来不得半点虚假,有几分耕耘就有几分收获。”之所以还会动心,感觉还是有这个责任。
  
  “招娣去世在社会上引起的反响让我特别感动,大家还是这么热爱女排,女排精神还是这么有感召力,在中国女排最需要人的时候,我为什么不能做点牺牲?我觉得我应该站出来。但有时候又会想我有没有必要这么有责任感,为了事业做出这么大的牺牲,要不要这么累?是不是犯傻?现在这个局面,出山就是去当铺路石的,费三年半的劲最后结局一般,这种风险是存在的……”
  
  马寅说,郎平这边正纠结呢,她姐姐郎洪在一旁插话了:“这位郎导岁数是大了,以前做个决定一咬牙一跺脚的事,现在跟拉抽屉似的,一会儿拉开了,一会儿又关上,我看这事不到最后一刻,郎导这抽屉推推拉拉地没完!”
  
  4月5日,陈招娣追悼会告别仪式结束后,郎平跟潘志琛第一次面谈,潘志琛的诚恳、热情让郎平很难说出“拒绝”两字。4月10日,郎平女排时期的队友、现四川体育局局长朱玲和其他好友都给她打来电话,支持她复出。4月14日,回到北京的郎平开始着手完善竞聘报告,但是她依然在纠结,她让助手定好了第二天回广州的机票,但追加了一句:“票要买成可退的。”
  
  15日凌晨2点16分,马寅接到郎平的电话:决定参加竞聘。为了避开周一早高峰,还能有点休息时间,郎平在挂完电话的凌晨3点开车出发到事先定好的天坛饭店。15日上午8点,郎平笑意盈盈地出现在竞聘会现场。“会议开始的时候,我接到了郎平姐姐的电话:‘她最后还是去了吧?’老姐说,她早上本想早点起,给郎导做点吃的,吃完以后送她去机场,结果一推门,人没在。”马寅说,最点睛的是郎平姐姐的一句话:嗯,看来郎平还没老!
  
  人格魅力
  
  “这情形颇似20年前,1988年汉城奥运会中国女排以一枚难如人意的铜牌谢幕之后,主帅进入走马灯般的轮换期,李耀先不行换胡进,胡进不行,再换栗晓峰,一折腾就是7年,直到把亚洲冠军都折腾丢了之后,袁伟民终于下决心请回郎平。”郎平的助理教练李勇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李勇9岁开始打排球,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中国女排当陪打教练,先后跟随过胡进和栗晓峰,1995年郎平上任后,他是助理教练,在郎平远赴意大利、美国、土耳其和回归恒大后,他一直是教练团队中的一员。“那个时候,因为‘五连冠’的历史成绩,大家对中国女排的期望值很高,认为女排实力还处在世界前三,打比赛必须拿冠军。实际上当时世界排坛球队平均水平比较接近,稍微哪个方面没做到位,成绩就很容易下滑。但大家不了解,所以突然巴塞罗那奥运会拿了史上最差的第七名,谁都接受不了。”
  
  那个时期,郎平个人面临许多困难。选择回国执教,意味着放弃优厚的待遇,房子、车子、稳定的生活。这些还不是郎平最放不下的,用她自己的话说,当时正协议离婚,处理离婚事宜,家庭支离破碎后,财产的分割、孩子的归属……郎平的个人感情生活处在低潮期。美国的朋友都劝她待在美国。最后是球类司司长一句话打动了她:“祖国真的需要你!”
  
  郎平曾说过:“被人需要是幸福,被祖国需要是最大的幸福。”中国女排换了不少教练,没有几个人像郎平这样多次被祖国所召唤,也就没有几个人能体会到被祖国召唤的幸福感。
  
  “当时知道郎平要回来执教,整个排球界就像打了针兴奋剂。我们这些普通的教练、队员,包括她自己对未来都怀抱很高的期望值,跟现在的状况完全一样。”李勇说,而以她的名气、号召力、凝聚力,也确实能在最短时间里聚集起最多的社会支持和关注。“但竞技体育是靠成绩说话的,因为是郎平,大家在最初的时间里会给予比其他教练更多的包容,但最后还是要成绩的。”
  
  现恒大排球俱乐部副总经理,也是郎平的助手邱爱华在1997到1999年曾是国家队一员。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她说,郎平身上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这和她运动员时期的出色经历有关,也跟她的人格魅力有关。
  
  “她带我们的时候快40岁了。练身体腰腹力量的时候,上肢吊起来,要将腿举到头,10个一组。很多队员都做不到,她很吃惊:‘这都不行?’看着队员们不服气的眼神,她亲自上去做,一组做完,每一个都做得比任何一个人标准。压韧带,队员们压不下去,她做给我们看,卧推举杠铃,队员中挑出最厉害的一个都被她比下去了。大家佩服崇拜得五体投地。”邱爱华说,很多男教练可能比郎平更严厉,但却不像郎平时时给你无形的压力,让你心甘情愿地主动练。
  
  “进国家队第一年,我防守差,每天都要加练,发自内心的讨厌。但是回到省队,突然发现防守时怎么那么轻松?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感觉,进步那么大!付出得到回报了,会更加想练。”邱爱华说,郎平的训练课不像国内其他教练那么枯燥,时间拖得长。她的训练抠细节,强度大,不但告诉你怎么练,而且会告诉你为什么要这么练,如果你能力够强,一个小时能完成训练任务,练完就下课,绝对不会拖时间。这反而激发了队员们对排球的兴趣,“好像突然之间发现,我怎么还有这么多要学的?”
  
  福建女排二传手陈亚青曾被借调到恒大打2013年的亚俱杯,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她感触很深。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陈亚青说:“恒大的训练时间一般是早上9点到11点半,下午3点半到6点。时间不长,但是高效,细节抠得很严,精益求精。刚去时,第一堂课就把我练趴了,不过后面就能够适应了,觉得在这个集体中自己不能松懈,也要跟得上大家的步伐。在那里的每个人都明白是为自己练,所以都不会有怠慢的时候,不是要我练,而是我要练。这里训练气氛很好,教练员以身作则。”
  
  陈亚青与河南队员王婷住在一套200平方米的套间里,一人一个房间,训练之余,队员们可以到小区里做按摩放松,也可以去市区逛街。郎平从不收缴手机、电脑,陈亚青说:“她信任我们,作为职业球员,我们也应该自觉要求自己。”
  
  比赛期间,恒大打完比赛,郎平还要留下来现场观看下一个对手的比赛,然后再回去看录像,自己画线路和战术跑动图,准备第二天的比赛。在赛前的战术布置会上,无论对手的实力与恒大相差多大,都是放低姿态,认真对待。翻译工作全部由郎平自己负责,“她可能怕有些意思别人表达不到位”。
  
  恒大女排既有外援,也有国字号球员,还有一些即将退役的老球员,郎平会根据每个人的特点制定训练计划。“新队员、老队员,有伤的、没伤的,根据球员在场上的不同位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训练量和训练内容,而不是一刀切。”
  
  陈忠和时期国家女排的自由人、来自福建的张娴联赛期间曾经被借调到恒大队一个月,第一天练完,她觉得很新奇。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她说:“以前我觉得自己什么都会,没什么可练的。结果来了之后才发现,还有这么多要学的。”她把每天要练的内容写在纸条上,贴在卧室床头,一个月下来,床头的墙上贴得满满的。她是打过2008年奥运会的老队员,原本都打算退役了,郎平为她打开了一扇窗,又燃起了她对未来的憧憬和希望。
  
  在邱爱华看来,郎平身上还有一个最为可贵的地方,“她做一切的出发点,是真心为运动员好”。邱爱华还记得以前在省队打球的时候,6个主力,哪怕有伤病,也得坚持一个联赛从头打到尾不下场,“要成绩啊!”而郎平不同,“如果你真有伤病,适当休息几场或许对恢复包括对以后打球更有利,她会让你休息。她也要成绩,但她更在意如何因材施教,挖掘球员潜力,尽可能延长球员的运动生涯”。
  
  能走多远
  
  泰国队主教练扎提蓬曾经以为陈忠和会是最终的女排主教练,但是对于排协最终选择郎平他并不意外。“Jenny(郎平)运动员时期很优秀,又有丰富的国外联赛打球和执教经历。选择她做主教练,既能将队员凝聚到一起,又能吸引赞助商和媒体,拉回曾经因失望而不再关注球市的球迷。不过接手球队的第一年会是一个很艰难的时期,希望球迷能给Jenny更多的包容。”扎提蓬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与此相对应,5月16日郎平上任首秀的世界女排精英赛北仑站,报名要求采访的媒体数量从最初的数十家激增至数百家。北仑和深圳站,凡有中国队参加的比赛,体育馆座无虚席。
  
  短短6天的集训,还不足以在这支新女排的身上打下郎平的烙印,但包括扎提蓬在内的很多专业人士已经看到了团结、自信和斗志。不过,两站比赛全胜的战绩并不能掩盖世界排坛激烈竞争变化莫测的格局和中国队没有绝对实力的现状。
  
  “1979年成立的泰国女排崛起于2009年的亚锦赛,伦敦奥运周期蔡斌执教的第一年,快速多变的泰国女排打得中国女排找不着北,最后泰国队踩着中国、日本拿到亚锦赛冠军。”一位排坛专业人士在看比赛的间隙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从那之后,中国队在世界大赛上输给泰国队已经不是新鲜事,而亚洲排坛也由以前的中日争霸基本形成中日韩泰四强鼎立。但压力不会因为排坛格局的变化而有丝毫减弱。在国内排球业内人士看来,身高上占据绝对优势、同属亚洲打法的中国队输给泰国队依然是件难以被原谅的事情。“自袁伟民担任中国女排主教练开创女排辉煌以来,女排主教练的准则里有条不成文的规定,打日本队,如果对方局分过20属于没有完成任务,更别提输给泰国了。”
  
  如果放眼世界排坛,意大利、土耳其因为职业联赛的推广而火爆发展,以前曾被视为弱队的波兰、土耳其、阿塞拜疆等球队都具备了和中国队抗衡的实力。
  
  而中国女排呢?过去的4年,中国女排一味追求高大化和力量,疏于“下三路”的基本功训练,强攻比不过欧美强队,在一传、防守、小球上跟不上同属于亚洲打法的日本、泰国队的节奏。邱爱华说,基本看不到老女排赖以成名的“在全面基础上的快速多变”打法。
  
  但是李勇和邱爱华都坚信:郎平的复出,能带领中国女排走得更远。“郎导有一份非常出色的职业履历,国内排球界找不出第二份。”李勇说,“运动员时期,她做到最出色。之后出国留学,在国外打职业联赛。她既有在国家队执教的经历,也有在职业俱乐部执教的经验,既担任过中国国家队主教练,又带领美国队达到顶峰。她经历过中国、意大利和美国三种不同的体育体制:自由发挥兴趣,享受排球乐趣轻松的美国模式;高强度适合练兵的意大利职业联赛模式,有助于拿世界冠军的中国举国体制。她在三种体制下都获得了成功。而这些经验都有助于她再次临危受命,这个时候,她能带领中国女排走多远不是大家担心的,她的身体能扛多久才是大家最关心的。”
  
  如果说第一次复出更多是为了重塑女排辉煌,那么这一次的复出,郎平的想法或许更立体,更着眼于排球项目在中国的长远发展。李勇说:“她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世界级排球职业教练,为什么会回国创建恒大女排?不能说没有物质上的吸引力,但也有其他的因素。在她的经历中,唯独没有参加过国内的联赛,而国内排球界又正好处在‘排球人口少,职业化历程跟不上,基层教练流失严重,无心钻研业务’的现状。作为目前国内联赛中唯一真正称得上职业俱乐部的恒大,成立不过3年,已经拿过联赛冠军,是每年联赛夺冠大热,但中国排球职业化进程并没有太多推动,也没有涌现出太多优秀的年轻排球教练。她已经不年轻了,但是那个年代留给她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依然强烈。”
  
  在出席老女排队友陈招娣将军的追思会时,郎平和旧友们最大的感慨是“人生苦短”,而这四个字于她而言有两种理解:一是生命珍贵应及时行乐,退下来过安逸的生活;一是自己在一线执教的生涯不长了,应该做最后努力为中国排球尽一份责任。“就是迈一步上去和退一步下来的选择。”郎平说这个结果是“命运的安排”。“那么,你信命吗?”“不管你信不信,它就是这么发生了。”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推荐阅读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