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王家春 当艺术遇见哲理

字号+ 作者:萧筱然 来源:时代人物 2013-06-15 10:39 我要评论( )

有一种艺术 对儿童成长好 对老人健康好 对自己心情好 这就是王家春教授的哲理中国画。早在一千多年前,南朝时期的美术评论大家谢赫在他的《古画品录》中,开明宗

   
  有一种艺术
  
  对儿童成长好
  
  对老人健康好
  
  对自己心情好
  
  这就是王家春教授的“哲理中国画”。早在一千多年前,南朝时期的美术评论大家谢赫在他的《古画品录》中,开明宗义地说:“图绘者,莫不明劝戒、著升沉。”今天,当我们感觉哲理中国画带给人们正向的能量时,我们才深深地体会到,绘画,其实能给人更多的美好。
  
  一个周六的下午,我有机会,能够采访到全国知名的哲理中国画画家,西安美术学院兼职教授王家春先生。王教授的形象,正如他创作的哲理中国画一样,亲和、清新、向上。交谈中,他从不轻易打断别人,眼神中亦会不时露出轻松、自在、亲近,这与我之前的想象,大相径庭。所谓的采访,后来变成了朋友间的拉家常。当我问到哲理中国画的问题时,他略带玩笑地调侃说:“我只是在娱乐自己的同时,娱乐朋友而已”。
  
  “我就是普通的一个人”
  
  人生是一舍一得的过程。
  
  ————《打开心窗》
  
  谈话刚开始,王家春就告诉我两个好消息:一是上个星期,香港中华书局在香港出版了繁体版本的《打开心窗》,受到了港澳读者的好评,二是六月份,广东花城出版社将要推出长篇插图小说《活个明白》,相信在人心浮躁的今天,一定会给大家送来一杯清凉的佳茗。
  
  出生于豫北的他,说自己对于童年并没有什么必须回忆起的故事,更不会编出什么“与众不同”的传奇经历。“我就是普通的王家春,哪儿有那么玄乎?”据说,他是家乡考入郑州大学哲学系的第一个大学生,他本人却对此只字未提。
  
  他并没有否认当初选择哲学专业给予他本人的影响,“哲学让我辩证地看问题,同时让我学会凡事追本溯源。”此外,哲学亦促使他有了从政的念头。迄今为止,唯一让他记忆深刻的转折点也顺理成章地与此有关——1990年市委让他到乡镇任职锻炼,他曾经在红旗渠的故乡林县担任乡镇党委书记。
  
  他说自己曾经不信命运,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似乎对命运又有了新的认识。在仕途上春风得意的时候,一次陪客人参观周文王演绎八卦之地——河南汤阴羑里城,一名卦师非要给诌上几句,拗他不过,只好听之,卦师说道:你在艺术方面的影响要超过你的仕途。谈到这件事,他条件反射似地扶扶眼镜,“那时曾为此大为不悦,没想到现在成了现实。”
  
  和许多人一样,“玩弄笔墨”只是他起初借以“释放身心”的方式。他始终觉得,自己本就算不上什么画家。然而,冥冥中“你所拥有与经历的,注定终将在你的生命中串联起来”。
  
  2001年初,他逐渐涉足于慈善,并开始为友人在大学设立的奖学金颁奖。与他人不同,王家春总喜欢在发言时讲如何去面对人生困境。辗转多年,这段故事依然被当初许多“受益者”津津乐道。之后,朋友喜欢称他为“法布施”,他也总是一笑置之。
  
  正是从那时起,“哲理画”的念头亦开始在他心中打转。“如果我能把大家爱听的人生哲理画出来,让更多的人受益,这不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更好的传播吗?”。
  
  这成为了王家春的“决定瞬间”。如今,他像是悠然地讲着别人的故事。有一次到福建开会,他见到了故友——号称茶叶大王的李瑞河,得知他59岁才到大陆从零做起,并利用十几年时间打造出如今的茶叶王国,为此不禁感慨万千,正如他那副“乌托邦”式的作品“立志前行,从来不晚”。
  
  “其实每幅哲理画背后都有一个故事,似乎早已融入了我的血液。”总会有人不时地问他:“你画上的印章,是一碗白开水,白开水既没有咖啡的香醇,也没有茶的芬芳,更没有红酒的醉人,它朴素得甚至有些寒酸,为什么还要用呢?”“其实,我就是想通过白开水告诉大家,要善于从日常生活中的小道理中汲取正能量。”
  
  “正能量”或是采访中他提到次数最多的词汇,亦是他始终恪守的人生准则。作为一名官员,不吸烟、不喝酒、不打麻将、不去娱乐场所是他保持多年的习惯。
  
  “在人们看惯了这种现实图像时,人们以惊奇的目光审视这个时代的另类。”美术评论家陈履生曾如此评价:“他在画中所体现的哲学思想,并不是哲学教科书中的深奥学问,而是非常浅显和通俗的道理,有些浅显的像大白话,通俗的如口头禅,一目了然,一望便知。”
  
  古典的智慧与现实的浪漫似乎在画中并存,而他亦对此“实有些痴”。“我作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因忙于公务,作画时间不多,只是在周末有时间创作,但每每作画我都带着敬意,带着欢喜。”说到这儿,他收起了笑容,一板一眼。
  
  “我是自己忠实的书迷”
  
  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打开心窗》
  
  可以说,他懂得把男性对政治的兴趣升华为艺术。也可以说,当一个人拥有情怀,他对社会不敏感是不可能的,没有思考也是不可能的。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明智的时代,这是一个愚昧的时代。’我们确实处在这样的一个时代,我们享受着一百多年来科技发展带给我们的高度文明,我们一天就可以从中国最南走到最北,最东走到最西;也可以坐在家中当个宅男,所需要的一切都有人送上门来,然而在城市里,你很难呼吸到新鲜干净的空气;高房价使年轻人忘记了什么叫爱情,也忘记了曾经高尚的理想……然而,问题的症结在于你会不会管理自己。”
  
  直至有一天,王家春的哲理中国画在北京、武汉、西安、广州的地铁站和公交站“风靡”,随之而来的讨论也愈演愈烈。成名之后,业余时间开始接待来自天南海北的访客,像往常一样耐心地奉茶,陪着清谈。
  
  “看得出来,你是一个不懂拒绝的人。”他笑了,“由于我公务太忙,不得不去拒绝,蜂拥而至的东西实在太多。”
  
  而这绝非易事,尤其遇到与慈善有关的,他从来都不会推辞。正如他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的那样:“只要不是用于商业目的,我的哲理中国画欢迎转载,也不需要付费。我的画不是属于我自己,它属于看到它的人,我只是希望能帮到更多的人。”
  
  道理说起来很简单,听上去却有些让人心颤。
  
  2010年的一天,他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是一位哲理中国画的忠实读者,她说在人生最无助的时候,每天都上网看他的画,甚至打印下来放在自己的住处,每天早上,想到太阳都是新的,都会感觉到力量……然后,类似的电话越来越多,再然后,便有了中国第一本用中国画形式表现传统智慧的《打开心窗》。
  
  “你相信吗?我也是自己忠实的书迷,我的书就放在床头,包括我自己的手机桌面我也用自己的画《微笑是最大的财富》,因为在生活中也有很多不如意的事情。”
  
  然而,在几个小时的采访中,王家春从未数落过任何人的不是,他只是愿意表达自己,当我问到他有没有最厌恶的事,他抿了一口茶,“人生经历了这么多,其实对喜欢和厌恶已经有了新的认识,可以说,什么都是一种缘,也不必再起憎恨心了。”离开之时,我又看了一眼挂在他办公桌对面的画:上面只有几个孩童放风筝,风筝的线若隐若现,那样质朴,天真。
  
  尽管外界潮起潮落,他却一直坚守在那儿,任凭别人说好或坏。但如果现在有人问我有没有一幅画,老人喜欢、中年人喜欢、青年人喜欢、甚至儿童也喜欢?我想我已经有了答案。
  
  “我最多算艺术的票友”
  
  时代人物:听说您有一张画拍卖了20万?您听到后什么心情?
  
  王家春:一幅画是有成本的,例如颜料、纸张、时间,按这样算,也就是一百多元,然而这并非市场价格。艺术是无价的,但艺术进入市场自然会被烙上价值的符号,而当烙上价值符号时,其实已经与价值无关。有人喜欢出那么多的钱拥有它,对于他来说,就值这样的价钱。我当然希望哲理中国画值钱,那样,我就可以做更多的慈善事业了。
  
  时代人物:有个成功人士说很喜欢您的画,但他的朋友说这不是儿童画吗?我女儿也会画,您怎么看?
  
  王家春:非常高兴能把我的画比喻成儿童画,毕加索说:我一辈子都在向儿童学习。其实这正是我的画中独有的东西,纯真、质朴、干净、清新。可惜我还达不到儿童画的境界,再有几十年,如果有幸达到,那我的绘画真是达到高境界了。往大了说,没准真的会出一个大师。哈哈。
  
  时代人物:有人说您的哲理中国画意境深远,引人共鸣,个中玄妙在哪儿?
  
  王家春:哲理中国画其用“意”在上,用“墨”在中,用“笔”在下,笔为墨服务,墨为意服务,此乃中国话神品之天然之事,自会动人,因为它发之于作者的内心。而有些人恰恰相反,往往用“笔”在上,用“墨”在中,其“意”在下,结果是画得很好,挑不出毛病,但不会感动人。就如一个村姑,虽素面朝天,但骨子里的那种美,往往会使人流连忘返;而娱乐场所的“三陪”,一看光彩,二看无味,三看病态,外表似乎美,但不会感动人。
  
  时代人物:有人试图为您的画“定位”:心灵鸡汤?艺术“保健品”?你觉得如何定位?
  
  王家春:都是,也都不是,我自己的感觉就是哲理中国画。有人说,这是富含着中国传统文化营养的作品,同时洋溢着祥和的温补之气,就如中药中的大枣,不温不火,无论实症虚症,皆有补益。听到这样的评价,我当然也会感到安慰。
  
  时代人物:有没有人问过您,画中的哲理我从小就听过很多遍了,很简单,您为什么还要画出来呢?
  
  王家春:你知道中医推拿吗,一次不管用,经常疏通经络,身体自然会健康。其实人的心理也是,如果能经常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智慧去推拿,去疏通,一定会对人生有大的帮助。而能经常疏通的方式,莫过于用中国画的形式表现出来,挂在墙上,天天从传统智慧中汲取营养。
  
  时代人物:那您认为什么是艺术?
  
  王家春:很简单,能给人一种向上的、正能量的美的创作,就是艺术,好的艺术品一定能给人美的享受。那些给人恶心感觉的所谓当代艺术,最后都会被时间证明,只是一些艺术的垃圾。
  
  时代人物:那您认为自己是艺术家吗?
  
  王家春:(哈哈)我还算不上,我最多算艺术的票友。
  
  时代人物:那您认为怎样才是好的艺术作品?,外行一时似乎很难判定?
  
  王家春:好的艺术作品一定是与你的心灵相通,或者说有种感觉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所有的艺术作品都是一种精神食粮,这种食粮既要好看,又要有营养,这才是好的艺术,而有些精神食粮,不仅没营养,甚至有毒,对人是有害处的。判定也很简单,你就把艺术品当成一个人看,或老人,或小孩,或男人,或女人,这些人有的优点,用在画上,就是好画。比如老人的优点是稳重、质朴、厚道,那么如果这张画给你的感觉是轻飘、机巧、浅薄,那一定不是好画。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推荐阅读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