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访谈

缅甸“戈尔巴乔夫”

字号+ 作者:萧筱然 来源:南都周刊 2013-06-15 10:26 我要评论( )

我发现他很真诚,确实有改革的意愿。2011年8月,获释近一年的缅甸民主联盟领袖、缅甸最著名的反对派昂山素季,在与缅甸总统吴登盛首次会晤后,对媒体如是评价新

  
  “我发现他很真诚,确实有改革的意愿。”2011年8月,获释近一年的缅甸民主联盟领袖、缅甸最著名的反对派昂山素季,在与缅甸总统吴登盛首次会晤后,对媒体如是评价新政府首脑,这令西方社会对吴登盛刮目相看。
  
  2010年11月,缅甸举行多党制大选,军政府将权力移交民主政府,被形容为“脱军装”。获选总统前,吴登盛为军中四号人物,并担任总理一职。就任总统后,在推进国内民主方面,吴登盛频繁发力。
  
  此前一年的11月15日,他与奥巴马举行历史性会晤,成为1988年后首位踏上美国领土的缅甸将军;促使昂山素季重获自由,并修改选举条例,为其重返政坛铺平道路,同时释放一批政治犯,部分流亡者得以归国;对Twitter、Facebook及BBC、VOA和YOUTUBE等境外网站解除封锁;顺从民意,下令搁置投资巨大的中缅密松水电站合作项目……
  
  外界对吴登盛褒贬不一。质疑者认为,吴登盛只是军方最高统帅丹瑞大将的“傀儡”,他成为总统并推行民主措施,不过是在为民主政府“装点门面”,避免阿拉伯之春在本国上演。赞同者则不吝激赏之词,《亚洲时报在线》将吴登盛比作“缅甸的戈尔巴乔夫”。
  
  毫无疑问,随着缅甸长达48年军政府统治的结束,作为民主新政府的首任总统,在新旧势力的较量中,吴登盛已经身不由己地站在了历史的暴风中。
  
  统领金三角的干净先生
  
  1945年5月,缅甸南部伊洛瓦底省,吴登盛出生于一个普通农民家庭。18岁时,他进入缅甸军事学院学习,因为职业军人不仅能给家族带来荣耀,更是从政的普遍途径。在学校,吴登盛属于勤勉好学型,1967年以优异成绩毕业,获理学学士学位,成为一名少尉军官。
  
  毕业后,他从基层排长干起,一步步做到轻步兵55师上校,始终保持着干练沉稳的作风,颇受上级青睐。1989年,吴登盛从掸邦kalaw县著名的指挥官学院毕业,随后调入作战办公室,成为丹瑞大将的参谋,从此进入军队核心领导层。当时,军政府与克伦族全国联盟和全缅学生联合战线活动交战激烈,吴登盛作为丹瑞的得力助手,凭借勤恳出色的秘书工作和忠诚不二的为人,获得其信赖与赏识,很快晋升为准将。
  
  西方人权组织评论道,吴登盛在缅甸最黑暗腐败的时期平步青云,身任要职,是名“冷酷无情的忠臣”。
  
  尽管吴登盛留给外界的印象,是无论对错都跟军政府走的“和事佬”,但缅甸学者温敏表示,吴做事不乏主见。“他不时敢跟丹瑞提出不同意见。只要他认为做得对,就会把意见摆到桌面上,”温敏表示,“当然,他的沟通和表达很讲策略。”
  
  熟悉吴登盛的人认为,他不像其他将军那样高傲,为人谦和儒雅,开明而好打交道。因其不涉嫌腐败,缅甸媒体赠予他“干净先生”的雅号。在搬进总统官邸前,吴登盛一家住在仰光的普通公寓里,夫人温江江就说过:“我们没有钱,住在政府给的房子里。”而他的子女也并不热衷从商。
  
  但是,吴登盛也有发飙的时候—他曾在曼德勒省出手打了一名火车站站长。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他,在其接近半个世纪的军旅生涯中,不乏与“地头蛇”正面交锋的恶斗时刻。
  
  1997年,吴登盛成为“金三角”地区指挥部司令。该地区位于缅甸东北部与老挝、泰国的交界处,是世界著名的鸦片、海洛因产地,有着完整的毒品生态链。吴登盛周旋于缅甸掸邦毒枭、反对派组织及泰国军队之间,维持该地的安定。
  
  据伊洛瓦底新闻网报道,接到上级新任务后,他常因为压力大而感到头痛难忍。当地居民称其经常前往一家理发店洗头,缓解压力。
  
  在吴登盛的任期内,其辖区鸦片和海洛因产量都有所下降。但也有评论称,这主要归功于外因—阿富汗海洛因激增,以及部分毒品制造商转移生产甲基苯丙胺(冰毒)。事实上,泰国军队对吴登盛十分不满,他们称其明知缅甸叛军靠毒品生意大发横财,却对其予以保护。
  
  向反对派示好
  
  在东盟会议上,奥巴马曾向吴登盛提出,在2010年缅甸选举前,解除对民主联盟领袖昂山素季的居住限制,时任军政府总理的吴登盛没直接回应。但在同年11月,昂山素季获释,被外媒评为当年重大国际事件之首。
  
  2011年2月,吴登盛以联邦巩固与发展党主席身份,在总统选举投票表决中以408票获胜。8月,他邀请昂山素季到家做客,后者受到吴妻和外孙的热情款待。这与丹瑞上将对昂山素季的憎恨形成强烈对比。
  
  “我发现吴登盛很真诚,确实有改革的意愿。”昂山素季称,对这次会见感到愉快满意。媒体指出,对于吴登盛领导的新政府,她的评估比她代表的许多人都要宽厚。
  
  这并非没有来由。2011年11月,据《缅甸之光》报道,总统吴登盛批准修改政党注册法,取消了先前对参政的部分限制条件。法新社评价,这是缅甸政府进一步示好反对派的举动,为昂山素季重返政坛“铺平道路”。
  
  “缅甸政府正在向反对派伸出橄榄枝。”路透社评论道。吴登盛担任总统后,不断表示,要推进国家和解。他曾呼吁多个武装团体与政府展开和平对话,结束数十年的敌对状态。
  
  然而,质疑声仍存在。“可能她(昂山素季)在赌,但骰子在军队那边”,流亡在英国、目前担任伦敦经济学院访问研究员的缅甸学者MaungZarni表示。观察人士指出,自吴登盛担任总理至今,缅甸关押的政治犯数目翻倍,达到2200人以上,而释放的不到300人。
  
  不过,至少在表面上,缅甸努力向国际社会树立起了民主政府的形象。与朝鲜不同,缅甸驻维也纳大使向国际原子能机构明确表示:缅甸既没有能力,也没有意图发展核武器。
  
  民意代言人
  
  据媒体报道,吴登盛与中国关系良好。担任总理期间,他曾于2008年8月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获选总统后,他于今年5月首度访华,总理温家宝称,中缅决定将建立“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两国高层探讨的议题,包括允许中国海军舰艇在缅甸西部深水港停泊,同时中国将在基础设施项目方面给予缅甸帮助。
  
  然而,4个月后,吴登盛叫停了造价36亿美元的中缅两国密松电站合作项目,理由是:政府必须遵从人民的意愿。媒体对此举用了“罕见”一词来形容,因为此前,缅甸都被认为在资金和技术上极为依赖中国。
  
  “缅甸政府是民选政府,因此,我们必须在意人民的意愿,我们有义务把重点放在解决人民的担忧和顾虑上。”吴登盛说。
  
  根据计划,该大坝建成后将形成一个面积约766平方公里的水库,比新加坡的面积还要大。大坝由中方投资,修成后90%的电力将输往中国,运营50年后移交缅方。工程已于2009年12月开工。
  
  对于吴登盛总统的决定,中国投资方,中国电力投资集团总经理陆启洲表示“非常震惊”:“密松水电站开工以来,已投入巨额资金。”
  
  吴登盛则公开回应,项目可能“破坏密松的自然景观,破坏当地人民的生计,破坏民间资本栽培的橡胶种植园和庄稼,气候变化造成的大坝坍塌也会损害电站附近和下游居民的生计”。
  
  西方媒体指出,缅甸军政府忽然听从民意,暂停大坝工程,是很罕见的行为。“没人知道为什么吴登盛会作出这个惊人的决定,或幕后有操纵者。”
  
  不过,中缅的互动仍在频繁持续。就在本月,载着中国佛牙舍利的包机抵达缅甸首都内比都。大金塔为此举行的供奉法会上,吴登盛虔诚跪拜。
  
  “吴登盛是否有着一直不怎么为人所知的精明?”这是所有关心缅甸局势者都想求解的问题。但是,正如《亚洲时报在线》所言,就像当年戈尔巴乔夫发现的那样,民主进程既已开启,如同被嵌入高速行驶列车,接下去的走势,将不再轻易为人所控制。
  
  这也将是吴登盛以及他背后的军方势力将要面临的问题。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推荐阅读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