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新作

修竹有节长呼君 ——“竹王”张宪平印象

字号+ 作者:捷夫 来源:新浪博客 2014-02-18 09:32 我要评论( )

自画像 初识张宪平,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古铜色的皮肤和那双闪烁着睿智抑或狡黠的会说话的小眼睛。这么小的一双眼睛悬挂在他硕大的额头上,真的有点不协调。他发


自画像
 
  初识张宪平,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古铜色的皮肤和那双闪烁着睿智抑或狡黠的会说话的小眼睛。这么小的一双眼睛悬挂在他硕大的额头上,真的有点不协调。他发光的脑门向头顶连绵延伸,稀疏的头发与嘴唇上面浓密的像花园里修剪整齐的灌木丛似的胡子形成了一种错位的反差。他的鼻梁像巍巍秦岭的商洛地段,挺拔、峻朗而性感。他的眉毛很美,宛若两枚弯弯的月亮。我第一次欣赏张宪平这极富个性的放射着艺术家光芒的长相和气质,就对他的艺术作品特别是他的国画产生了一种期待和向往。
  
   作为一名杂志编辑,我有缘多次编发张宪平以竹子为主题的国画作品;作为一名书画爱好者和张宪平的朋友,我有幸欣赏到他创作的大部分竹子国画的精品。面对一幅幅蕴藉张宪平生命神采的画作,我似乎看到在他无羁浪骇的外表下滚动着一种真善美的追求,一种“北风振漠、惊沙入面”的以竹写风的酣畅,一种“性刚洁而疏直,姿婵娟以闲媚”的以竹抒情的墨香,一种“清风无私雅爱我,修竹有节长呼君”的情愫,一种“画到精神飘没处,更无真相有真魂”的心禅。
  
   张宪平画竹,得意忘形,形在意中。与其说他画画,毋宁说画他的意念,画他的梦想,画他的心动,画他的情涌。张宪平唯美的心迹如冥顽的精灵尤存,无论是对技术层面还是精神层面,在去粗取精的艺术提纯和心性的修炼中,都有一种竹子的精神作为支撑的力量。在张宪平的国画里,知性与灵性并举,形而下与形而上交融,中与西、古与今兼收吸纳,既不回避传统与写实,也不拒绝时尚与创新,而是以张宪平独特的画风,展现竹子那种贵族与平民、孤高与从俗兼而融之的品性。
  
    画以载道,画以喻世,一竹一世界,一叶一乾坤。张宪平的国画,就是通过竹子的万千变化,与山水的共鸣,与花鸟的呼应,造就了崇高的精神峻极,凸显了恢弘的题旨,观照出深邃的思想。他调动国画的一切艺术表现手段,以极富动感的韵律和深见功力的笔墨,从整体到具象,从宏观到微观,或一枝凌风,或结群伴雪,或咫尺清明,或万里香飘,笔笔到位,丝丝入扣,把我们带入一种竹子的境界,一种入世而不庸俗的参禅,一种出世又体察万物的思辩。从张宪平对画竹的痴迷,我有一种感觉,这竹子不仅是他今生的知己,也可能是他前世的情人,甚至是另一个竹魂附身的张宪平。他以竹之风骨,托起国画的高度;他以竹之虚怀,将自己暖成一道竹影摇香的风景。
  
  绘画贵在感悟,创作贵在有我。张宪平的成功之处还得益于他多方面的艺术体验和修养。他现供职于陕西电力公司商洛供电局,工作之余,除国画,还兼通新闻写作,尤其擅长摄影。他的摄影作品多次在电力系统内外获大奖。
  
   张宪平“熔冶诸家,自成面目”,在国画创作上始终坚持以竹子为主攻方向。不是图腾的图腾,竹子在张宪平笔下有了生命。他以日课不辍的努力和独辟蹊径的实力赢得三秦画坛“竹王”之赞誉。
 

雏趣


劲风


竹影


祝吉图


竹报平安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