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物

杨军:“江州司马”青衫湿——再忆陈忠实先生

字号+ 作者:杨军 来源:丝路金融文学网 2016-06-07 17:39 我要评论( )

那一刻,我流泪了。 陈忠实先生离开我们已经月余,忘却的痛苦快要降临了。6月5日这天,在我新出版的长篇小说《大汉钱潮》读者见面会上,当主持人宣读先生的点评

那一刻,我流泪了。
  
陈忠实先生离开我们已经月余,“忘却的痛苦快要降临了”。6月5日这天,在我新出版的长篇小说《大汉钱潮》读者见面会上,当主持人宣读先生的点评时,我的双眼顿时模糊了。一时间,竟然忘记自己是在会场,要面对近百位热心的读者。
  
先生走了,先生真的走了。可我的手机中,还一直存着先生“0345”的号码,我不忍心删除,也不愿意删除。先生蹙眉的样子,永远印在我的脑海里,先生的关怀和教诲,令我终生难以忘怀。
  
那是个冬日的中午,当我怀揣着新书《大汉钱潮》样书,敲开先生在某大学里居室的大门时,先生正在提笔写字。等先生完成了一幅作品,他抬起头问:“什么事,说。”我轻轻地递上我的书样。“咋,出书了?”我点点头。先生拿起书,坐在沙发上,认真地翻阅起来。我恭敬地站在一边等待先生批评。约莫半个小时过去了,先生缓缓地抬起头看着我,我胆怯地不自然地微笑着说:“这是初稿,请陈老师提意见我再修改。”先生停了一下,合上书,故意板着脸说:“你小伙增怂得很,这回叠了个大活。”看得出来,先生眉宇间充满赞许。我不好意思起来:“我想请陈老师给评论一下。”“这事,好办。我完了给你发短信。”没有想到,先生竟然这么痛快地就答应了。我说:“请陈老师一起吃个饭吧。”先生拿起外套:“走,这学校后头的面美得很。”
  
我陪先生来到了学校外的一条小街道,先生领我到一家只有一间房的小面馆,我看了一下:“咱换个地方,这没有菜。”“吃面要菜干啥?就这。”不容我分说,先生已经走进去坐了下来。那天,我们一人吃了一碗7元钱的油泼面,这就是我请先生唯一吃的一顿饭。
  
几天后,先生给我发来了短信:“中国作协重点作品扶持项目长篇小说《大汉钱潮》,以恢弘的气势,淋漓尽致地表达了中华民族传统的钱文化。小说场面宏大,故事结构严谨,人物性格鲜明,思想性、艺术性、文学性得到极佳的融合,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好作品。”他担心我没有收到,又打电话说他把书看了:“还可以!”对于第一次写长篇历史小说的我,能够得到先生“还可以”的肯定,使我一下子感觉到多年的功夫没有白费,也更坚定了我在文学道路上走下去的信心。
  
陈忠实先生曾经说:“商海沉浮,文学不死,四海之内,必有同道。”在文学的大家园里,我们成立了金融作家协会,金融作家有了自己的家园,也验证了先生的话。小说《大汉钱潮》是一部金融题材的作品,有先生充满期望的寄托,有文学朋友们的大力支持,将激励我更加孜孜不倦地追求,在文学的道路上奋勇前行。
  
坐中泣下谁最多?江洲司马青衫湿。”我的小说终于正式出版了,而且获得“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项目”,此刻,我更加思念陈忠实先生。聊以此文,表达对先生的深切地怀念和哀思!

杨军,中国金融作家协会理事,陕西金融作家协会主席。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网友点评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