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物

性禀天真,笔底自有清奇韵 心怀朴素,世间常留野逸香

字号+ 作者:萧筱然 来源:中国人物网 2013-09-30 14:31 我要评论( )

道家思想书法实践者高亚仑侧记 书法家高亚仑 文/中央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艺术委员 刘炜华 书法,是中华民族独有的传统艺术,是五千年华夏文明的精神家园。自商以


  道家思想书法实践者高亚仑侧记
  
书法家高亚仑
 
  文/中央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艺术委员 刘炜华
  
  书法,是中华民族独有的传统艺术,是五千年华夏文明的精神家园。自商以来甲骨文肇始,历经钟鼎文,秦篆、汉隶、正楷、行草,几个重要发展阶段,以后各个历史时期又各有韵致。晋书尚韵,唐书尚法,宋书尚意,元书复古,明书尚态,清书尚趣,近代书尚艺。无数有名的、无名的书家,在这一片园地中辛勤耕耘,创造了中国书法史的辉煌成就,千般笔墨万种风采,争奇斗艳,标举了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逮至科技高速发展,资讯空前发达,物质极大丰富的今天,置身于世界一体化,文化多元化的历史进程,我们更需要寻根,需要回归精神的家园。因此,仍有无数的优秀书家继续辛勤的耕耘在这片园地上,续写着书法史的辉煌。高亚仑先生,正是其中卓有成就的一位。
  
  2007年8月8日,我在“北京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大型庆祝活动”暨“2008和谐中华迎奥运全国美术、书法、摄影名家邀请展”上与高亚仑先生初识。他给我的印象是淳朴、善良、正直。当时他把我引到他的八尺巨幅自撰联榜书大字“奥运开泰运,中华展风华”的作品前,我立即被他那沉雄厚重的笔力所震撼。观其作品,好像块块巨石从天而降,苍茫浑朴,自然天成,用笔雄健老辣,功力非凡。他的作品在展厅中最显要位置与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张飙的作品并列悬挂,相映成辉。当时我为中国奥委会历经两年倾力而作的2008条巨龙百米长卷尚未题字,当即向高亚仑先生提出题写卷首的请求,高亚仑慷慨应许,言好回家后立即书写。几天后我从邮递员手里接到了高亚仑书写的八尺巨幅榜书题字《群龙夺冠》。当时喜悦之情无可言表,之后,我又请他书写了纪晓岚研究会会长李忠智先生为《群龙夺冠》百米长卷撰写的七言古诗长篇,及中华诗词学会会员赵玉阁先生撰写的《水龙吟》等诗词。其凌厉的书风令人震撼,得到了诸多方家的赞许。当我把百米长卷《群龙夺冠》图交到北京奥组委时,国家领导吴邦国、刘淇、华建敏、陈至立、高占祥,中国美协靳尚谊、刘大为,中央美院姚治华和国家画院的龙瑞、陈小钧、刘勃舒等专家、教授均给予了高度评价和鼓励,对高亚仑先生的卷首题字给予四字评价:“大气”“正气”。人民日报、中国农民日报等多家报刊及中央电视台给予以专题报导。
  
  去年中共中央召开十七大之前,我精心绘制了一幅十米神龙长卷,高亚仑先生题书卷首《中华崛起.巨龙腾飞》。我把它交到中共中央十七大秘书处,得到中央首长的高度赞誉。今年开春,我应中央电视台邀请,创作两幅十五米神龙长卷《龙腾盛世》,经高亚仑先生卷首题字分别赠送给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一年来通过书信往来、电话交流、多次合作,加深了我们之间的友谊,对高亚仑先生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高亚仑,祖籍山西,曾祖父为清朝榜眼。一九五七年四月生于河北省涞水县石亭镇,自幼兴趣广泛,酷爱读书,尤对中国书画情有独钟。十八岁参军入伍,在部队宣传队当演员、编导和主演。
  
  退伍后自习书画,给照相馆、剧团绘制布景,书写牌匾等事,他受“书画同源“思想的影响,书画同攻,齐头并进。自号“燕北墨痴”,将自己置身于茫茫墨海之中,步入了一条坎坷的书山之路,挥翰泼墨成为他生活中的唯一。他用十几年的时间去北京琉璃厂各店铺及中国美术馆和各大书画社观摩学习,遍览名家精粹,提高眼力及艺术涵养。为以后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三十五岁至四十五岁,是他进入全力实践的过程,曾受邀北京市一旅游区做艺术顾问,承担景区所有书画事项。在这十年中,磨砺了他写壁书大字,画巨幅山水,古建彩绘等多项书画技能。太行山的青峰白云、幽谷溪流、林茂花香、青松翠柏,一步一景,如诗如画,为他的书法注入了丰厚的营养,使他从大自然中吸收了宝贵的天地精华,滋养了他的艺术心田,练就了他顽强的毅力和不屈不挠的精神。
  
  四十五岁以后他进入系统的理论学习阶段。他潜心研习中国书法史、中国文字学,研究《道德经》、《易经》等哲学著作。其思想受道家深刻的哲理所感染,他把书法作为修道,心如止水,静心悟道,循序渐进,使他的书艺渐露面目,风格独具。他大胆创新,学古不泥。他为自己的书法提出了“三正”、“三大”、“三高”的要求。其“三正”是心正、品正、字正。他说:“字正人先正,练字先练人。”凭着自己对中华文化的挚爱,对书画艺术的执着,用心去创作。他的字讲究奇中求正,敢于出险。他说修道先修心,要怀着一颗对祖国,对人民赤诚之心去搞书法创作,注重内美。他的书法不追求形式上的“外美”。他说“外美”好比一个人的衣表、仪态和风度,而“内美”却是一个人的人格、情操与灵魂。
  
  他提出的“三大”即志向大、胸怀大、气势大。他的自撰诗“心田深播率真种,腕底狂旋野逸风,横行天下九万里,直洒胸中一腔情。”可见其志向之远、胸怀之阔。
  
  所谓“三高”即要求高、悟性高、格调高。他努力读书,以增加自身的文化底蕴;静心悟道,向自然中吸取营养。高亚仑先生的书法旁及多体,极尽神髓,以抒发性情为主,以内容决定书写风格,做到内容与书法自然和谐。高亚仑书法以自然为师,其根却立足于传统,真正做到了循古以学、弃古而书。他的作品多以自撰诗联参赛,书法创作以反映时代精神、当代社会现象为主,紧随改革开放的步伐。在“邓小平南巡讲话发表十五周年全国书画大赛”中,他自撰联书法作品:“雄心担道义,金戈铁马平天下;大略构宏图,重笔浓彩绘神州。”以短短两句话概括了邓小平前半生打天下,后半生治理国家的光辉业绩。以他自己的话说:“邓小平才是真正的大画家,他在南方画了一个圈,中国大地就变得绚丽多彩,万里神州的繁荣景象是他亲手画出来的。
  
  经过长期的书法研究,分析古今源流,高亚仑首次提出“儒、释、道”三家书法论。他总结:儒家书法以中庸之道为主,俊秀典雅,追求尽善尽美,能得到多数人的认知,雅俗共赏,是历代书法的主流。释家书法,恬淡虚无,不激不励,静谧稳厚,与世无争,以静见长。而道家思想书法则追求返朴归真,野逸散淡,无拘无束,以天真自然为美,给人以超然洒脱、畅快之感。高亚仑的书法追求,正是此种境界。他一任天真,崇尚自然,使他的书法个性十足,别具一格。他自撰联:“笔任天真,牵出心底一溪水;墨逐自然,浮来梦境五岳峰。”“情至天真藏逸趣,神归自然见禅心。”正是他道家思想的真实写照。
  
  他把自己比作一颗野草,其自撰诗:“半生丹青半沉沦,墨海飘摇散逸心。幽怀独抱清寒苦,野草披霜避俗尘。”他给自己的书斋起名“野韵草堂。”他的自撰诗:“无才偏具清高心,布衣朴素不染尘。愿耐百岁寒窗苦,野韵奇香自醉人。”道出了其人真性。
  
  高亚仑的书法四体皆能,尤以行楷行草见长,挥洒淋漓,纵横自如。他的楷书以唐楷和北魏书兼参,结体稍压扁,略带隶意,用笔劲健清雅,气象和谐,自有清奇朴素之态。他的行楷、行草书则结体欣长,以加强上下字之间的呼应和牵连关系,从而形成一气呵成的“行气”。尤其在草书中纵敛欹正,疏密虚实以及连笔引带、提按疾涩恰到好处,显得风骨凌厉、神采横溢,充分展示了画面的灵动和气韵。所书小字宽绰有余,大字结密无间。
  
  所谓“结体因时而变、用笔千古不易”。书体上融汇四体,在高亚仑不过是表面的形式,他的更大成就乃是表现于用笔技法的独特理解。他并不恪守“中锋”的准则,而是敢于中侧锋并用,起倒翻折、腾让磊落,形成方中有圆、圆中有方、形方而意圆、形圆而意方的用笔特色。笔端力求刚健雄强、豪放大气,使每一根线条无论长短、平直、曲折、枯湿、快慢,都有一股矫健的力量郁勃其中。沉稳而不板滞,外带飘扬之势,飞动而不漂浮,内涵沉着精神。所形成的效果即不是剑拔弩张的,又不是温文尔雅的,而是寓刚健于婀娜,杂端庄而流丽。从端庄的一面看,他的用笔出自碑学的传统,从婀娜流丽的一面看,他的用笔又出自于帖学的传统。而实际上,正是他对碑帖二学及“儒、释、道”思想融会贯通之后的独创风格。书法界历来对碑帖二学视同水火不能相容。碑学家每每指责帖学的“廉弱”,而帖学家往往视碑学家为“粗野”。高亚仑则能公允的看待二者,用他们的长而避他们的短,最终达到碑为帖用,帖为碑用,亦碑亦帖,非碑非帖,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再整幅章法布局上,高亚仑深信“知白守黑”的妙谛,正书则字字独立,行行分明,规度森严。行草则虚实相生,疏密有致,尤注重行气的贯通。他主张多方取法,兼容并蓄,融汇古今,由博而约逐步铸成自己的风格。他的用笔取篆、汉、隶,极尽曲线和体势的动感,有一泻千里之感,既仪态潇洒,洒脱自然又气势奔放。
  
  书法无骨则妩媚,纯肉而无力,少墨而浮薄,多墨而痴钝,所以只有骨肉兼济的作品,清雅挺健的风格,才能给读者以审美的愉悦,使心灵获得和谐的慰籍。我们欣赏高亚仑的书作,即产生这样的感觉。更重要的是书家在进行创作时,摒弃急功近利的心态,忘我的投入,使人心绪和情感,伴随着用笔的抑扬顿挫,自然而然的流泻。这一点正应证了苏轼对于书法创作的经验之谈:“书,无意于佳乃佳尔。”当然,“无意于佳乃佳”是有条件的,他是建立在书家“心、目、手三者俱得之”的基础上。所谓“心得”,与书家的见识、学养有关,所谓“自得,”与书家对前代优秀作品的广泛涉猎有关,所谓“手得”,则与书家长期持之以恒、笔不离手的用功有关。
  
  总结高亚仑的书法历程,他自激自励,三十年磨一剑,前十年遍览名家名作,对艺术有了高层面的认知度。第二个十年,深山砺苦,大胆探索,锻炼了他的铮铮傲骨和顽强不息的意志。第三个阶段闭门深造,潜心悟道,增强了他的心志和永攀高峰的信念。他把老子的哲学思想融进书法,把对立中的相互依存看作是存在的先决条件,着力在作品中创造一种朴素的境界。在他的作品中看不到刻意的雕琢与修饰,他不为迎合市场去压抑自己的个性,不愿意改变自己的天性。他所提倡的道派书法是矛盾双方在同一空间范围之内对立统一的产物,相互制约、相互融合。他的作品有“味道”,是他运用“调和”的手段之结果。他在创作过程中有意识的加大矛盾冲突,使双方原本对立的形态更加鲜明,这就是他说的“造险”。他的字中,既有矛盾产生而形成的巨大张力,又有他调整后的平稳、和谐、稳定、从容,这就是他所说的“破险归正”。由“造险”到“破险归正”,就是由矛盾转向统一和谐的过程。这种“不破不立”、“破后再立”的创作方式,是他在长期的探索实践中对矛盾的认识和利用,是他长期的自身修养和感悟能力的综合表现。
  
  高亚仑先生为人正派、率直、憨厚善良,在三十余年的书法实践中,以“自强不息”、“艺无止境”为座右铭,时刻鞭策自己,以继承传统、推陈出新、探索“古人未至之境”为己任,使他的书法艺术体现出时代风采和高尚的民族精神。
  
  年初,我把台湾师范大学世界著名爱国教授陈大络先生的爱国诗歌集寄给了他,他被陈教授的爱国之情深深感染,当即表示愿与所有热爱祖国大好河山的人们一道,团结在陈教授这面鲜艳的爱国旗帜下,做一个冲锋陷阵的坚强战士。他作诗两首以言志:“一脉华夏一天统,万重江山万里城。回归祖国游子意,民族昌盛丈夫情。山河破碎人心碎,国家繁荣我自荣。团结富强齐努力,共进大同马行空。”其二:“台湾同胞骨肉亲,孤雁离群泪痕深。饱经沧海飘零苦,寒透天涯沦落心。众望所归成一统,团结和睦一家人。强盛中国飞异彩,千秋江山万代春”。他的诗作得到了陈教授的首肯,并破例收高亚仑为关门弟子。
  
  高亚仑先生的书法具有高妙的心性价值,在“依道游艺”中创新,通过艺术形式“立己达人”,正向着“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的境界阔步前进。相信他在中国传统文化这座高峰上会攀登得更高、更远。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