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城镇

南非开普敦:因上帝的宠爱而美丽

字号+ 作者:萧筱然 来源:旅游世界 2013-03-07 16:38 我要评论( )

清晨与大西洋并肩,夜晚拥印度洋入梦,让企鹅为邻,听海豹歌唱,踏浪追逐鲨鱼,迎风伴鸵鸟赛跑,任满载渴望的心灵尽情释放,自由的定义因此更加丰满。就在这里,

   
  清晨与大西洋并肩,夜晚拥印度洋入梦,让企鹅为邻,听海豹歌唱,踏浪追逐鲨鱼,迎风伴鸵鸟赛跑,任满载渴望的心灵尽情释放,自由的定义因此更加丰满。就在这里,海角之城,因上帝的宠爱而美丽着……
  
  从风暴角到好望角,一个美丽的希望
  
  尽管开普敦也曾历经苦难,但依旧美丽如初。历史掠过,用无法复制的传奇书写下辉煌。得天独厚的自然风光则造就了非洲大地上这座活力四射的海滨之城。
  
  好望角一度是世界的尽头,惊涛骇浪的代名词,无法取代的海上生命线,电影《2012》人类浩劫之后的重生之地,更是儿时课本里那份不褪色的记忆。在曾经相当长的一段日子里,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个海角的存在,是迪亚士、达迦马这些著名的航海家们,让隐藏了多个世纪的壮美惊艳面世,同时也开启了一个新时代的入口。驶向这里,便从大西洋进入了印度洋;打通这里,便历史性的连通了东西方的海上之路;绕过这里,就到了15世纪西方人梦寐以求的印度。当时的葡萄牙国王兴奋地将迪亚士命名的风暴角改名为“好望角”,意为“美好希望的海角”。不仅那个年代,当下和将来,好望角在,期待和希望就一直在!
  
  桌山,世界上最大的一张餐桌
  
  桌山存在于此。一直是南非的象征,人们心中的神山,开普敦城最温柔的依靠,是世界新七大自然奇观向世人发出的召唤,更是从三亿多年前走来的那份坚持。踏上桌山,淡定暂且退却,只想化为鸟儿用振翅赞美着云朵。向前一步,多情无需掩饰,纵身为鱼儿倾诉着对大西洋的爱恋。天与海,海与城,城与山,山上旅人的心情,随流云延展,包裹着嘴角的笑意,慢慢晕开的,便是整个开普敦城在迷离与清晰间的浑然天成。山如其名,山顶似刀削般平坦,没有山峰是桌山最大的特点。
  
  这是一张世界上最大的餐桌,南非人对其的喜爱让它拥有了“上帝的餐桌”的美誉。既然荣归上帝所有,美景亦为佳肴,难得他老人家愿意与世人分享那一道道奇迹之巅的视觉盛宴。早于落基山和喜马拉雅山形成之前,桌山便安然于世。远古留下的这份最坚实的担当,轻而易举的掳获了开普敦直至整个南非的芳心。桌山在,那份执着和勇气就一直在。
  
  去赴一场盛大的海豹聚会
  
  上帝宠爱着这座城,赋予美貌的同时也让其拥有了太多可爱的生灵们。当海豚伴着过往的船只划出最美的那条弧线,鲨鱼们则在自己的领海上演着惊天动地的捕食秀;当企鹅滩西装革履的小绅士们悠哉的出双入对,大西洋边仪态万千的鸵鸟们也欣然的迎接着躁动的海风。这时,海豹岛上那一场盛大的家族聚会即将开始。
  
  如果不想迟到,就向着开普敦的豪特湾出发吧。这里是去海豹岛必经的码头,每天有快艇定时往返。在等待开船的时间里欣赏着豪特湾的美景画作,瞬息万变的天气,妆点了海湾时而明快、时而忧郁的心情。远山近海,林立的游艇桅杆晃荡期间,美丽就在随手一拍处。岸边的小贩贩卖着工艺品的千姿百态,街头艺人则表演着世间的人生万象。遐想其中,突然一只海豹游向岸边,似乎在提醒开船的时间到了。这时才发现岸上的防浪堤和海中的浮标上早已挤满睡午觉的海豹们。其实海豹岛并不是真正的岛屿,而是突出海面的几块礁石,名为戴克岛。是来往的渔民最早发现了这里的海豹,经常投下小鱼喂食,日复一日海豹的数量渐增,成为这里的“永久居民”。
  
  是海豹的家园也是游乐园
  
  这里不仅是海豹的家园,更是它们的游乐场。可以晒着太阳,吹着海风,痛快的来场海水浴,或者干脆美美的酣然睡去。睡醒了就与浪花嬉戏,和同伴追逐,脾气大的在互相争夺着地盘,温和些的就结伴漂浮在海面,任由海浪去翻滚。
  
  懒洋洋是它们岸上的表象,一旦在水下便犹如插上翅膀一样灵活。游泳猎食更是看家本领,时速可达二十八公里。肥嘟嘟的身体也会发出小猪一样的嚎叫,诚然并不动听。但和着海浪和海鸟的鸣叫,一同用歌喉咏唱着自己的家园,传递出的是一曲和谐的海洋乐音。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推荐阅读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