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人物

陶行逸 年轻的黄金“大腕儿”

字号+ 作者:萧筱然 来源:人物周刊 2013-03-07 11:34 我要评论( )

从白手起家到身家过亿,他只用了短短4年;而从一个一心想赚钱的股市菜鸟到业内知名的80后黄金大佬,他却用了10年的时间。所以他一直坚定地相信:无论多大的成功

   
  从白手起家到身家过亿,他只用了短短4年;而从一个一心想赚钱的股市菜鸟到业内知名的80后黄金“大佬”,他却用了10年的时间。所以他一直坚定地相信:“无论多大的成功都起码要付出10年的努力。”
  
  午后的阳光射入窗子,照在陶行逸白皙、儒雅的脸上。很难想象如此年轻的他已经是金顶黄金投资集团总裁兼首席投资官。他是国内最早一批从事黄金资产管理的专业人士之一,目前负责管理、运营国内最大规模的黄金对冲基金,带领国内一流的专注于黄金投资及离岸市场对冲基金的研究交易团队,并连续多年获得优良业绩表现,被誉为国内最优秀的专业黄金投资者。现任中国黄金协会常务理事,金顶集团(GoldenPeakGroup)的创始人,目前是公司董事长、CEO,专业黄金资讯平台及投资者教育机构——“黄金台”总编,著有《黄金投资实战步步通》、《黄金牛市二十年》等书。
  
  少年磨砺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陶行逸出生于浙江温州苍南县的一个小镇。他没有显赫的家庭背景,读中学时,连父母的关爱也渐行渐远。父母的离异让他感觉“这个世界把我遗弃了”,陶行逸至今不愿过多提及那段伤心的往事。
  
  家庭的变故,对陶行逸影响颇深,成绩开始急转直下。陶行逸说,“挺叛逆的,不怎么爱学习,高一、高二比较浪荡,高三才奋发图强。”寄宿在姑姑家的陶行逸,因为生活的压力,高中时起就开始折腾小生意,一门心思想赚钱。那时的他在很多人眼里他是个最不让人省心的孩子,成天瞎折腾,什么有可能赚钱就折腾什么,吃了不少苦头,也交过很多学费。提起这些,陶行逸有些自嘲,但不得不承认,陶行逸想出的赚钱方法也从不是常规套路:倒腾过中药,挨家挨户收过古钱币,甚至曾经在自家院子里花了一个月时间挖了个池塘准备养鱼……想起这些往事,如今陶行逸自己都觉得挺荒诞。
  
  但是,“我很向往大学的生活,”陶行逸说,“想离家远一点,多一些见识。”幸运的是,从来相信“一份付出,一分收获”的陶行逸,最终走进了中国传媒大学(原北京广播学院)的校门,学习传媒法。可是,这却不是他理想中的大学和专业,“我是被调剂过去的。”陶行逸说,与北京大学金融专业擦肩而过后,无奈之下才选择了这所学校。
  
  因为家境一直不太好,开学时,陶行逸的学费是亲戚们凑起来的。以后的日子,还要靠他自己赚取生活费和学费。这对于一个不到20岁的学生来说,难度可想而知。于是,到北京后,他开始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从学校出发,想把北京城大大小小的地方都转一遍,陶行逸说“如果我不光在自己的学校摆地摊卖点小东西,还要到其他学校去卖,我总得知道路吧?”更进一步地,“我要想在这个城市立足,总得知道它什么样吧?”没想到,骑到王府井的时候他就已经累得不行,北京太大了,并不是他熟悉的南方小镇。但是为了生计,陶行逸不得不面对现实的经济问题。做生意、炒股票、倒腾东西都是他的取财之道,大学四年里,他为此逃了很多课,挂了不少科,最终,他连学位也没有拿到。而让他记忆最深刻的是和同学在非典时期倒腾口罩和板蓝根,但因为板蓝根是属于国家定价的药品,不许随意涨价。他们手上的货量比较大,结果被“一网打尽”。
  
  那时,陶行逸对金钱只源于赚取学费和生活费的朴素愿望。家庭变故让他比同龄人更早地开始为自己谋划长远的将来,而不是单纯地专注于学业,创业就是他一直以来的打算。上班期间他就附带组建了一个工作室,帮身边的同学、老师投资,赚钱后按一定比例分账。这也成为日后陶行逸创业的启动资金。
  
  从股市到金市
  
  这轮延续至今的黄金牛市始于2001年,陶行逸10年的努力也始于此时。当然,那时的陶行逸还并不了解黄金市场,只是一个刚刚考入中国传媒大学传媒法专业的学生。按陶行逸自己的话说,这是传媒大学里最不入流的专业,也不是自己的兴趣所在。靠着温州人与生俱来的精明和敏锐,陶行逸的大学时光都花在了研究各种赚钱的门路上,逃课成了家常便饭。那时,他选择的赚钱门路不是黄金,而是炒股。
  
  2000年9月,陶行逸申请了助学贷款。而家里为他准备好的学费则被陶行逸买了“雅戈尔”的股票。刚入股市的时候是2200多点,做了半年亏了些钱。虽然开始并不如意,但凭着一股子钻劲,陶行逸不断学习和调整自己的交易,愣是在市场非常低迷的那几年里,用在股市上赚来的钱支付了自己的生活费,甚至是学费。在熊市赚钱,着实令人刮目相看。陶行逸说,“其实并没有什么技巧,总结四年做股票的经验,是因为自己肯坚持,好学而已。”他自学金融方面的课程占据了他大部分学习时间,关注股票的时间远远超出他上课的时间。正如陶行逸所说,“投入多少就会收获多少”。
  
  毕业后的陶行逸虽然自信对证券市场的了解和认识已经非常深入,但他却并没打算进证券行业,一方面是因为2004年正是中国股市最艰难的时候,金融机构都不景气,更重要的是,他很清楚自己尴尬的专业背景并不利于他在证券行业的发展。于是,带着大学炒股时积累的对黄金市场的懵懂认识,陶行逸选择进入香港一家做黄金和外汇的资产管理公司在中国的代表处。当时公司刚刚成立,人手有限,使陶行逸有机会接触到黄金机构中各个层面的工作,虽然极其辛苦,但对他来说收获也巨大——从最底层的销售到培训师,从黄金交易员到分析员,甚至最后替客户做资产管理,与客户分成。在陶行逸看来,是这个新兴的行业和市场,给了像他这样的年轻人更多参与和学习的机会,而行业内较低的准入门槛也给了他创业的契机。
  
  2007年,毕业才3年的陶行逸,凭着做资产管理赚来的钱,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之所以会选择黄金投资这个行业,陶行逸觉得黄金市场刚刚放开,对年轻人来讲机会比较多。正所谓“时势造英雄”,陶行逸确实赶上了新一轮黄金牛市的好时候,这是他在创业之前就看得很清楚的:“像黄金和原油这样以自然形态存在的资源,它的牛熊周期是非常长的,它的自然禀赋决定了它的供给是有限的,不像印钞票。黄金在1980年到2000年经历了20年的熊市,这轮牛市是始于2001年,从周期的角度来讲我预计它会有十几年或20年的牛市。”
  
  目前,金顶集团已成为国内创立最早、规模最大的黄金私募基金,管理着超过30亿元资金。4年间,国际金价从2007年第一个交易日的639.8美元/盎司,到如今的1600美元/盎司,涨幅一度达到3倍之多。陶行逸和他的公司,如同芝麻开花节节高般,生意越做越大。而这个80后年轻人的财富增长速度更是让人咋舌。
  
  突破瓶颈期
  
  早期的金顶,就是帮助高端客户进行黄金投资。由客户自己在香港开立账户,在签署协议后,客户将账号和密码交给金顶操作,而资金在客户的账户内,金顶只能交易但无法动用。在此模式下,金顶的收入来自于和客户的收益分成。
  
  公司发展到后来,账户管理模式出现了瓶颈。从周一到周五,30个账户至少要配备两名交易员24小时轮值倒班。随着账户数量的激增,对管理半径形成挑战。另外,尽管创业这几年公司业绩颇为喜人,但因为是个人账户,无法拿到第三方评级机构进行审计认证。所以,知道金顶在黄金投资领域是专家的,大部分都是小圈子里的口碑相传。为了跳出账户托管模式的限制,陶行逸打算从面对个人高端客户逐步转变为与专业的机构投资者合作,开始陆续发行面向专业机构的对冲基金,以及着手准备实物金投资加衍生品交易的实体店经营方式。
  
  之后,金顶陆续发布3支基金:在海外发行一支针对国内用户在海外投资需求的基金;同时以信托的方式在国内做一支类似阳光私募那样的基金;第三支基金则是以有限合伙的形式来做,也是在国内。而之所以把实物金和衍生品交易打包放在一起,首先是实物金投资增长迅猛。中金旗下的中国黄金集团营销有限公司,只用了三四年时间,就在全国开出1000多家实物金投资加盟店。因为实物金本身价格很高,所以每年的销售额都在100亿元以上。也就是说,实物金业务可以为金顶带来快速增长的业务以及营收规模喜人的账面资金。但是,陶行逸坦言,实物金投资不是金顶的优势所在。“我们也竞争不过像中金这样上游有金矿资源,下游有大规模渠道和品牌的企业。”此外,实物金业务面临着无法摆脱的缺陷——利润率太低,甚至不足1%。相反,衍生品交易是金顶的长项。尽管它的营收规模无法跟实物金相匹敌,却有着很高的利润率。“所以,实物金只是我们的切入点,跟黄金投资相关的增值服务,比如资讯服务、资产管理等业务才是我们的重点。”陶行逸说,这两块业务需要结合起来,一起做营收和利润。
  
  到目前为止,有两块业务为金顶贡献着利润,一是传统的对冲基金所产生的账户管理费;另一个是跟实物金结合的衍生品交易。受市场大幅波动因素的影响,前者去年贡献了40%的收益,后者的收益超出陶行逸的预期,达到50%。陶行逸希望三五年之后,实体店像连锁超市一样,出现在一线和二线城市。
  
  如今,陶行逸创立的金顶集团经过4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一家拥有创新型连锁金店业务、规模化黄金投资资产管理业务、全方位贵金属投资资讯业务、顶级贵金属投资交易平台的贵金属综合性投资集团,以北京、广州为中心,分支机构遍布广东、浙江、四川、山东、江西、云南等国内主要区域,并在香港、伦敦等地设有代表处。
  
  年轻富翁的人生观
  
  或许,中学时家庭的变故,大学里做股票交易的风险,让陶行逸过早体验到了人生的跌宕起伏和艰难困苦,以至于在他以后的工作和事业发展过程中,反而成了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人生的跌宕起伏都体现到交易里来了。”陶行逸如是说。
  
  黄金交易亏损盈余,总是不可避免。做黄金期货与炒股太不一样,炒股想亏得一分不剩都难,但炒黄金期货可能血本无归,沦落到倾家荡产的也不是一个两个。“我早期也经历过2个月内资产从100万翻了十倍,然后在一个星期内亏损一千万的过程。”陶行逸回忆说,当时觉得行情好,把交易杠杆放得太大,希望一口气吃成大胖子,不料遇上了不测风云,炒金事业差点被雨打风吹去。“那次经历对我影响很大,欠了人家几百万不说,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不是做这行的料,曾经两个星期没合过眼,彻夜思考这个问题。之后还是觉得对黄金期货感兴趣,想研究想操作,慢慢一步步重新爬起来了。”陶行逸自省道,“我从中学到的经验就是:要看长远,莫急切,长期盈利最重要。”
  
  “我也曾经亏了也难过,赚了也郁闷,亏了觉得不应该啊,赚了觉得还可以赚更多。天天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生活没有阳光只有阴霾,赚再多钱也没有意义。”所以,陶行逸的另一个原则是,看明白了再做。“如果出现突发事件,但我们暂时不能分析明白透彻,即使让我们的仓位有很大盈利了,我们也要先退出来,看不懂的不做。”从事这个行业三五年后,经验就不是决定胜败的第一要素了,起决定性作用的是人心、性格和精神状态。
  
  陶行逸分析说,“交易时应该理性、严谨、自律、自制,但生活不完全是交易,做好了做砸了都难过。我把交易当成一件美好的事情来做,而在交易之外,还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不能让交易占据了生活的全部。”陶行逸美美地说,“有时想想身边一些细碎的事儿,比如妹妹的一句问候,我也能开心很久。”
  
  “年轻的时候,敢拼敢闯这是最基本的东西。30岁之前如果想着安定的话,做不了什么事情。”而今,29岁的陶行逸早已不再为生存忙碌。一身休闲打扮的陶行逸周末可能去骑马,或者干脆“宅”在家里。他在新浪的博客,几乎每日都要更新,分析黄金走势或者白银投资。“我更欣赏现在的我。”尽管才29岁,陶行逸仿佛已悟出人生的某些真谛,“人活着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
  
  仅从外表,看不出陶行逸与大多数的同龄人有何差距。时而,他会到读大学时的校园里随便溜达,“我其实很喜欢广院的,有很好的同学和朋友,有些现在都一直保持很好的联系。”陶行逸说,“共同经历一些事情,生活中留下了很多的感动和回忆。你遇到一些人,经历一些事,那些东西是最珍贵的。”至今,金顶公司的李珩迪总裁是他最好的搭档,也是他在大学时认识的朋友。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