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白鹿原》复播:出品人赵安谈电视剧诞生故事

字号+ 作者:赵安 来源:人物中文网综合 2017-05-10 19:55 我要评论( )

【人物中文网讯】 根据电视剧官方微博的最新消息,电视剧《白鹿原》将于今晚(5月10日)复播。电视剧《白鹿原》回归额手相庆之际,且看出品人谈这部电视剧的诞生


 
【人物中文网讯】根据电视剧官方微博的最新消息,电视剧《白鹿原》将于今晚(5月10日)复播。电视剧《白鹿原》回归额手相庆之际,且看出品人谈这部电视剧的诞生故事。
 
《白鹿原》情话
 
作者/赵安
 
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八十五集电视剧《白鹿原》播出。
 
今年春节,几个老朋友聚在一起喝点小酒,说到电视剧《白鹿原》终于要面世了,七嘴八舌,觥筹交错,都有点像打了鸡血。一位老朋友说:一捂十几年,你狗日的和《白鹿原》谈恋爱呢。
 
我嘿嘿笑着,酒意熏熏。
 
一部《白鹿原》,相处十几年,说起电视剧改编,苦涩多于欢乐,焦虑多于坦然,大概凡夫俗子想踅摸七仙女,都有这种感觉吧。
 
第一次接触《白鹿原》是1993年,小说刚出版,一时洛阳纸贵,一书难求。开了一家小书店的同学,给我留了一本。一气读完,掩卷良久,不能平静。我们那代人,以看欧美苏俄文学为荣,报纸都只看《参考消息》。《白鹿原》让我有了一种强烈的冲动,想了解自己的故乡,想了解我们祖辈,想重新解惑,审视,寻根。
 
1999年,好折腾的我开始试水电视剧。没想到光中影视拍的第一部电视剧《121枪杀大案》就一炮走红,连《华盛顿邮报》都辟出一个整版,作为中国文化现象介绍。一时感觉自己牛起来了,开始琢磨垂慕已久的《白鹿原》,一副无知者无畏的气魄。
 
 
和陈忠实老师签下第一份合同已经是2001年7月,在西安灞桥西蒋村,前面平顶房后面窑洞的屋子里,陈老师抽着他的黑杠子(巴山雪茄),在一纸简单的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到2010年10月,我和陈老师坐在长安一号的小包间里,端着红酒庆贺《白鹿原》电视剧的立项批下来了,整整十年。期间我真是把十五只吊桶藏在了心间,七上八下了三千六百多天。当年电影版《白鹿原》选角时,西安观众推选长工鹿三的最佳人选是陈忠实,看中的就是那一脸的沟渠纵横。那晚上喝酒,我看见陈老师脸上的沟渠全开了,像花一样舒展。
 
投资商们来了;申捷编剧,刘进导演,张嘉译任艺术顾问,赵军总监制,李小彪任总制片人,骨干团队组建了;而后张嘉译,何冰,秦海璐,刘佩琦,李洪涛,戈治均,扈耀之,雷佳音,翟天临,李沁,姬他,邓伦,孙铱等演员逐步就位;明星们在白鹿原上割麦,擀面,纺线,农民们稀罕地围观着,看着荧屏上的可人儿怎么体验农村生活,热情的给他们当着老师;剧组开拍了,几百人的团队一出发就浩浩荡荡;一会儿山西了;一会儿南京了;一会儿又到上海;一会儿又回陕西了;几百人的车队在华夏大地上龙一般地游走。主创们都疯了,焦虑,兴奋,疲倦,激昂,一开口,就是遇见这样的机会不容易,鼓把劲,咱做部好戏。我心里暗自嘀咕,钱像水一样哗哗流淌,两亿三的票子如果堆在一起,是不是能把我埋起来了。然而,一进剧组,像一个闲人,手抄在口袋里游荡着,看风景似得当着吃瓜群众。想起剧中那个傻子一开篇自我开心的豪放歌谣:吃饱了,喝涨了,和皇上他大一样了。到了现场就会嘿嘿傻笑,或撑着一脸淡然装深沉。
 
从麦苗青青,到白雪皑皑,剧组关机了。227天的酸甜苦辣,把脑子泡木了。钱花超了,我想不怕,这是《白鹿原》;拖期了,我想不怕,这是《白鹿原》;有朋友问我,你底气从哪来的,我笑笑,这是《白鹿原》。剧中白嘉轩的老婆死了,张嘉译拍着棺材反复的哭喊着:不行呀,不行呀。不行什么?台词没有交代,情到极致反无言,仿佛在和命运对话,只是哭喊,哀求,重复。当看到这里,突发同感,潸然泪下。
 
 
在赵季平的工作室,一头白发的赵老师弹着钢琴,第一次唱出片头曲优美的童谣,“原上的白鹿呦,我爷我大的白鹿呦”,到韩磊在录音棚里豪情万丈的放歌“日子总会亮堂,麦子终会再黄”,那千百年来的朴素的愿望。终于,终于.......熬到头了。
 
审片时就像上了审判台,等候的时候让人心揪的疼,不停的有探子来报,观看着的专家们的表情如何如何,吃饭时都议论了什么。微信在频繁地传递着各种问讯,大道和小道的消息,真是坐在火山口上,怎么挪腾都觉得屁股坐的有问题。五天专家审完,我接到陕西评论家协会主席李震的电话,他说:赵总,这戏成了。
 
听者有心,我记着陕西著名评论家李星,讲过一个典故:当年陈忠实把《白鹿原》小说的手稿,第一个交给他看的,他几乎一口气读完了手稿,然后给陈忠实打了个电话,说:老陈,咱把事弄成了。
 
成了,这是陕西人最结实的心理认同。丰收了,农民说,今年麦子成了;谁家娃考上了北大清华,邻居会夸,你娃成了。如今专家们夸电视剧《白鹿原》成了。真是一句顶一万句。想起剧中拍摄麦收那场戏,剧组包了上千亩麦田,村民们一字排开,无人机空中拍摄,场面宏大,白嘉轩一声吼,开镰了,众人呼应,山呼海啸,丰收的喜悦溢于言表。
 
我常想到剧中的女人们在村中走过的背影,小脚女人如何走路,我在电视剧里从来没有见过。没想到一群女演员们把小碎步的女人走路学得惟妙惟肖,婀娜多姿;《白鹿原》里面不起眼的禁烟令颁布,是从博物馆里抄来的;气势磅礴的求雨,是风俗顾问指导下还原的;一架带有现代机器元素的扎花机,全国博物馆中仅有一台,被美工找着了,原型复制了一架;连剧组制作的马车,都被博物馆当古董收藏了,如此等等,不一而足。真是不一样,只要认真,一点小小的匠心,都会让人会心一笑。一点一点的匠心聚集起来,塑成了《白鹿原》在圈内的口碑,这是一帮手艺人在飚劲儿。

 
一张张精美的海报设计出来了,一段段片花开始在网上流传,一切都在精益求精。导演刘进已经上戏了,还不是从美国打来越洋电话,哪点还要修改,那点还有些遗憾,哪点能不能······没完没了。编剧申捷躲在蜗居里,拒绝观看样片,说我现在最能理解陈老爷子当年把小说交给你的心境了,看着你们一个个像打了鸡血。我有点不敢看,我还是冷静点,等到电视台播出,和老百姓一块观看。
 
陈忠实先生走了一年了。《白鹿原》做了他百年长睡的枕头,他“激荡百年国史,再铸白鹿精魂”的题词挂在我们会议室里。满是皱纹的面孔,平实朴素的嘱托,音犹在耳:小说写完,我的事就完了,发表到社会上,那就陈忠实是陈忠实,白鹿原是白鹿原了,咋改,那是你们的事了。《白鹿原》的改编,我寄希望于电视剧。
 
厚重铿锵的历史,风云变幻的年代,最大限度的还原,精神层面的萃取,文化积淀的升腾,生动形象的再造,终于让我们的祖辈们,一个个精灵一般,活灵活现的站立起来,步履坚定,金蛇狂舞,从白鹿飘忽的莽原,走进了银屏。
 
我想,观众一定会喜欢你们,因为,这是《白鹿原》。
 
我的心理基础来源于一句老话,情人眼里出西施,《白鹿原》本来就是大众心里,扯不断理还乱的梦中情人。
 
我只是梦中最早笑醒的其中一个,而已。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