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至情至性赖廷阶之文人篇:文人情怀,侠者风范!

字号+ 作者:温之白 来源:人物新媒体 2017-01-31 19:42 我要评论( )

文/温之白 千古文人侠客梦,以笔当刀剑,以纸为江湖,它其实已成为文人的一种审美过程,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气象,一种对天下大道的担当。 无疑,现时代中国最缺



文/温之白
 
“千古文人侠客梦”,以笔当刀剑,以纸为江湖,它其实已成为文人的一种审美过程,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气象,一种对天下大道的担当。
 
无疑,现时代中国最缺乏的就是侠义精神,我们需要那种集合了侠义精神与悲天悯人文人气质的人来唤醒中国人骨子里的那种侠义精神的知觉,而作家赖廷阶就是这样一位文人墨客里的“侠者”。
 
“投出冷眼,看生,看死。骑士,策马向前!”爱尔兰诗人叶芝作品《班磅礴山麓下》里的这句诗句正好就能恰如其分的表达赖廷阶的文人担当!
 
作为一位独具一格的诗人作家,无论他的诗歌、散文、还是小说,他都惯于使用简省的笔墨,疏淡的象喻,聚成一股强烈的气势,从文本意义上很好的实现了他的侠客精神与文人情怀的完美融合,并构成了他独特的浪漫骑士与行吟诗人的精神气象。
 
荷尔德林曾说:在贫穷的年代,诗人何为?我们也在探寻:在和平的年代,侠客何为?在所有的艺术门类中,绘画是沉默的艺术,而文学则被黑格尔美学称为最为根本,最高度的艺术形式,更能传达出时代的痛苦与快乐。在赖廷阶的心里,文以载道,诗言志,文缘情,他更热衷于做一个理想化社会的实践者。
 
在文人的侠义疆界中,驰骋纵横的不只是快意恩仇,马蹄踏过兰萱,洗剑池中漂荡的浮萍,而是舍生取义般的坚定与大无畏,是体现在文字中那种对文化道义的承担,一种精神情结。侠客用剑,刚中带柔,舞时游刃有余,往往点到即止,处处留三分余地,这正是赖廷阶文字中体现的语言功力。
 
若论写作的技巧,词语的晦涩,貌似先锋的噱头,他都会不屑。他是文学的剑客,世事沧桑,只是他磨砺宝剑的一滴月色,硝烟弥漫不过是云淡风轻的一次笑谈,他已不需要花拳绣腿去装点门厅,他要的是气沉丹田,把心中的万千气象汇于一处,之后,剑走偏锋,见血封喉,四两拨千斤,要的是内力深厚。 “长矛刺向空中,谁能记住刹那间空气的伤痕?
 
现供职于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文联的赖廷阶自1982年起,就开始在各级报刊发表作品。近些年来,著作颇丰,先后出版了诗集《短歌》、《电白:不老的传说》、《还乡》、《给你一生一世的爱》、《和谐就是力量》、《赖廷阶诗词选》、《冼夫人之歌》、《南方油城》、《幸福是一种感觉》、诗论集《海外诗魂》、《海外华文诗歌导读》、散文集《童年纪事》、《人生如梦》、武侠小说《血刀会》、《长恨刀》、都市小说《奔》、《落樱如雪》、《寂寞如烟》、《当爱已走远》、《微信》、《桃都的春》、报告文学《戴作霖》、《文明之路》、《红荔飘香》、《石油是怎样炼成的》、《黄占鳌》、《赵守桐》、《温暖人间总是爱》、《村官黄坤》、《许玉提》、历史散文《历代皇帝那些事儿》、《晚清十帝》等30多部著作。可谓是一位多产作家。
 
不仅如此,他的身上还有着中国文人所独具一格的其他文化标签。作家、学者、书法家、音乐家、评论家、媒体人、策展人、制片人,社会活动家,这些标签作为一种独特的标识,贯穿于他的整个生活。
 
个性,是一个永恒的艺术命题,其贯穿于中国艺术的脉络,潜伏在艺术的灵魂之中,亦能被赖廷阶这样的多栖艺术家直接外化。如果你细读他的文学作品,我们可以从他的作品中找到人性的真诚和创作的不竭力量,我们也能从他的作品寻找出文字的艺术在于具有强烈的个性化特征。
 
作为一位作家,赖廷阶的文学作品,始终闪烁着感性和理性,现实与理想两个层面的升华。他的诗歌、文艺评论、散文随笔及小说亦凸显了不俗的文学才情,他在各个领域的作品,都流溢着他饱满的创作激情和多才多艺的学识修养,流溢出一位才子型、多栖型艺术家那宽广的心怀和炽烈的创作欲,让人们得到一种美的陶冶与享受。
 
作为一位书法家,赖廷阶的个性更是被彰显得一览无遗。在当今书法界流派与流派之间搅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赖廷阶却以独具超然的精神,在弥漫着自由的艺术天空里腾云驾雾,辛勤耕耘——他以其独特的笔意感悟及节奏多变的形态,把书法视为心律的宣泄,他的思维形式和创作手法尽展了属于自己的“豪放的风流”。
 
他以其敏锐的悟性,常以自己“穷变势于毫端,含情调于纸上”的面目出现,独具风姿地确立了个性。赖廷阶书法作品在软硬兼施间,显现出来的独特气韵,可谓狂而不失法度,野而不显粗俗。
 
作为一位敬业的媒体人、策展人,赖廷阶又会以社会活动家的姿态游走于各大场合。这些年,他走南闯北,交游甚广。生活的积累,使他拥得了十分富有的精神世界。
 
这些年来,凭其人格修为和各种才情,赖廷阶常常游走于广东地区的主流艺术圈层,为很多知名艺术家策划了画展及各种颇具影响力的文化活动。并在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各项实践中奉献了自己的力量。
 
媒体人的职业,使赖廷阶有机会多见多闻,他以自己的艺术“眼”,感受到了外部世界生活的内涵,他将此化为“美”,用文字、书画、诗歌记录了自己的生活轨迹。在中国文化圈,以多面手活跃于南中国岭南这方热土的赖廷阶,早已被人们所熟悉,他亦被传媒誉为华夏文学艺术界的“多栖游牧者”。
 
赖廷阶是一个真正实现了诗意栖居的人,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深刻敏感的诗心,没有让他的文学作品一味停留于浪漫的抒情,而逃避着揭示现实的责任,回避着一切严峻而真实的命题,恰恰相反,他能潇洒自如地平衡和化解日常生活的冷暖和存在的荒凉感。他身上那种强烈的侠义精神与人文情怀,会激发他通过自身的努力,去完成对我们这个时代的“写作伦理”的拯救。他的某些作品甚至体现出人类的宏大视野。因此,他是一个以笔为剑,有着强烈的时代担当的人。
 
他用自己的勇气、责任、和良知为这个世界做着诗意的注解;更用自己的理智、眼光和胸襟证明着对现时代的热爱和担忧,体现的正是一个中国文人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居江湖之远则忧其君”那种大爱情怀。
 
每个侠客都有自己的传奇经历,非凡的文人也必经传奇的一生。而文学作品则成为文人人生经验的投影,展现着一个文人一生的精神财富、梦想与光荣。因此我们喜欢说“道德文章”。
 
我一直认为一个好的当代文人会站在文学的背后,宁愿为精神中追求的义与仁而独步苍茫,也不愿站在聚光灯下夸夸其谈,而作家赖廷阶,就正是这样的人。他一再强调,一切空谈均是无意义的,当代文人的责任是为读者贡献具有自足的艺术价值,并同时带来愉悦的阅读经历、一定的审美纵深,富有智慧和道德感的作品。这样的文学伦理追求,一定来自于他健康的、自然的、达观和彻悟的生命意识,使他看起来既具有孩子般的纯粹,又拥有老人般的安详。因此,他的身上总是带着那种侠客般的坚定与果决。
 
有一次,读他的诗歌,读完几首组诗后,那个读诗的下午突然一下子就变得平静了。就在在那一天,在他的诗行里,我忘却了一个男人一生该有的豪迈,正如忘却一个女人一世该有的柔情。我抬头看了看盛夏的天空,乱云飞渡的时光早已属于往昔的天空,看着这个世界,我似乎变回一个单纯的孩子。
 
这份平静就像大河入海之前,因为豁然开阔的胸襟而使湍急的河面趋于平静,仿佛同时回到了初始与终点,因其澎湃的激流被深潜水底而显示出博大与辽阔,浑厚、大气、沉着、充满了刚柔并济、海纳百川的力量。后来我才渐渐领悟,这份融汇于赖廷阶诗歌里的最低处的力量,恰是侠与义,智与仁的最高之境界。
 
这就是赖廷阶,一位有着侠者风范的当代文人!在这个喧嚣的世界里,他让书剑飘零于山水江湖之间,书写着灵魂触及生存现实核心的隐忧,一种来自于骨子里的悲悯与责任意识,显示出一个中国文人对这个世界独立不倚而洞浊幽微的洞察。
 
如果你想了解赖廷阶这个人,你就去读他的诗、悟他的文、看他字、品他的人!我想你一定会发现:在他平实、亲和的文字下面,无处不彰显出他以侠之“义”集合文人之“仁”的人文气质。在他的作品里,你也终会发现一个充满侠义精神与文人情怀的豪情世界。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网友点评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