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

细数毛泽东身边的十个女人

字号+ 作者:人物网 来源:人物网综合 2016-10-28 12:08 我要评论( )

第一个是王十姑 她是毛泽东姨姨的女儿,与毛泽东是表亲,俩人从小在一起玩儿,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双方大人也都看出他俩有意思,但经人看过八字后认为不

第一个是王十姑

她是毛泽东姨姨的女儿,与毛泽东是表亲,俩人从小在一起玩儿,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双方大人也都看出他俩有意思,但经人看过八字后认为不合,于是一桩美事没能撮成。解放后凡有湘人入京,毛泽东总要问:那个王十姑,怎么样了?问得有些年龄小的乡党一头雾水。有一次毛泽东对王海容说起王十姑:她可是个好人,性格很好,人很白,手很细,我们还拉过手呢。在清末民初封建礼教浓重的情况下,两个少男少女敢于拉手,说明俩人的亲近程度。王十姑显然是毛泽东的初恋。
 
第二个是罗大秀

与王十姑八字不合,毛的父母不久便为毛泽东物色了新人,并且很快就张罗着给他娶了回来。这就是罗大秀又叫罗一姑。罗过门时二十岁,比毛大四岁。不幸的是第二年的大年初二,也就是一九一零年的正月初二,罗大秀因重病驾鹤西去。虽然夫妻名分只有一年多,但总归是明媒正娶。故罗去逝后,毛一直与罗家走亲来往。湖湘有句俚语:没媳妇,崽难留。因此有人说,如果大秀不死的话,毛泽东就不会离开家乡。这完全是胡说八道。雄才大略的毛泽东怎么会死守在韶山冲呢。一九二五年,毛搞湖南农民运动的调查,偕杨开慧及岸英岸青回韶山长住了近七个月,其间,毛多次到罗大秀家,拜访岳父罗合楼及家人。一九五二年,连襟黄谱臣给毛写信求职,毛复信并将其安排在铁路工作,而对其他亲戚,毛则不与考虑,可见毛对罗家还是独有情份的。一九五九年六月,毛泽东故园三十二年重游,上完父亲的坟后,对随从的人说:旁边这个就是罗大秀的坟。能入毛家祖墓坟地的女人,普天之下能有几个?罗大秀无疑在毛泽东心目中占居着很重要的地位。
 
第三个是陶斯咏


一八九六年出生于湘潭富商大户,陶不但长得清秀高挑属古典美女型,有“江南第一美女”之称。而且陶才气过人,当年陶担当湖南学生联合会副会长,毛泽东只是个理事。所以毛自然向其发起了猛烈的追求。一九一九年和一九二零年,由陶出资两人在长沙合伙开了个书店,毛陶一度陷入了深深的热恋。毛二一年在上海参加完一大后,还专程饶道南京看望了陶斯咏。但是毛陶之恋遭到了陶父的坚决反对,加之毛陶两人个性都很强,不久两人分手。分手后陶曾谈过几次恋爱,但最终没有嫁人。一九三二年陶病死于长沙,终年三十六岁。
 
第四个是杨开慧


杨是毛泽东老师的女儿,出身书香门第聪慧而又美丽,使来自山沟里的毛泽东非常着迷。加之杨老师也很欣赏这个门生,所以毛杨结合便成了自然。一九二一年俩人结婚到二七年离别,毛与杨度过了美好的七年,其间,他们有了三个儿子。一九三零年开慧被军阀何键逮捕,是年十一月十四日在长沙被杀害。毛泽东闻讯哀叹:开慧之死,百身莫赎!一九五七年,当见到二十年代家中女佣陈玉英时,毛含泪道:看见你就如同见到了开慧。在蝶恋花答李淑一词里,毛泽东起首一句:我失骄杨君失柳,一个“骄”字饱含着对亡妻的追忆。解放后对开慧的母亲,毛曾托人捎去皮袄,老人家九十大寿时,又命岸英专程回湘祝贺,老人家死,又命人送去五百元钱。
 
第五个是贺子珍


毛贺于一九二七年十月在井冈山相识。贺当时被称作:“永新一支花”。在异常艰苦的深山老林里,在一群衣衫裥褛的男人堆中,俏丽迷人活力四射的贺子珍令毛泽东眼睛一亮。很快贺就成了毛的秘书,翌年夏天,俩人同居。这真是一场英雄美人殊死恋,贺子珍陪伴毛泽东度过了毛一生最艰难最黑暗的十年。一九三七年底,贺因无法忍受毛与其他女人的来往,从延安愤而出走苏联。五四年,贺在广播里听到毛在人大会上的讲话录音,突然精神受到刺激后发病。毛得知后谴女儿李敏到上海看护。毛曾对李敏说:你妈妈小名叫“桂圆”,你知道为啥子叫“桂圆”吗?她的生日是中秋,桂子飘香,花好月圆,所以你妈妈小名叫“桂圆”。说来也巧,毛逝世那天也是中秋。毛也曾对陶铸夫人说过:“我与子珍是有感情的,十年夫妻嘛。我怀念她,长征中吃不少苦。跟我十年生了十个孩子,年头一个,年尾一个”。一九五九年八月,毛突然想见贺。俩人在庐山见面后,贺泣不能语,毛问了问贺在苏联看病的情况。说:“你当初为什么一定要走呢”?庐山一晤,是俩人自延安分手后的唯一一面,也是毛泽东与贺子珍的永别。
 
第六个是吴莉莉


吴莉莉,原名吴宣晨


吴莉莉酷似大S


毛泽东与吴莉莉合影

吴莉莉,原名吴宣晨,北京师范大学外语系毕业,早年留学美国,后在上海遇美记者史沫特莱,一九三七年初吴随史氏来到延安。是年,吴二十六岁,烫卷发描眉毛涂口红,这样洋里洋气的女人来到小城延安,立即引起了轰动。吴与毛泽东的接触起于充当史毛之间的翻译,加上随后的交际舞,毛吴总是搭伴。吴年轻貌美见过世面才华横溢,在与毛泽东频繁的接触中,吴向毛充分展示了她古今中外天文地理诗词歌赋无所不晓的才华,使得战争间隙中的毛泽东大有迟遇红颜知己之感。俩人常常交谈得喜笑颜开十分欢悦,这一切引起了贺子珍的嫉妒和反感,于是那几个月里贺常常因小事与毛泽东争吵。终于有一天晚上,毛泽东刚进了吴的窑洞,被贺子珍尾追而来,并大打出手,此事在延安闹得是满城风雨,不久,贺子珍愤而出走,先西安,后苏联。事情闹到这一步,中共采取了措施,将吴莉莉秘密遣出了延安。吴后来在西安遭国民当逮捕,所幸胡宗南手下有一军官是吴大学同学名张研田将其救出。之后该张与吴结婚。但吴对张毫无感情。吴始终没有忘情于毛泽东,每次吃饭总要举杯高声念道:为北方的伟人祝福!一次吴与同学雷锦章闲聊,吴说:中国的希望在毛泽东身上。说着说着,烟灰落在白缎旗袍上竟全然不顾,最后竟失声痛哭人莫能劝。四九年张要吴一同去台,吴躲至雷锦章家,但不久被发现后强行送往台湾,一九七五年,这位当年心气和才气颇高的女子,在台湾香消玉陨。
 
第七个是江青


毛泽东与江青

江青原名叫蓝苹,山东诸城人。早年在上海演艺界厮混。一九三七年八月江来到延安,这一年江青才刚二十三岁,风华正茂,潇洒动人。加上是演员出身,举手投足,气质高雅。所以江青一出场便格外引人注目。江一开始在中央党校学习,每次总坐第一排,很快引起毛泽东的注意,江先是给毛写信,接着到毛的窑洞当面求教。一来二往毛对其颇有好感。不久,江被安排到军委当秘书,这里距毛的窑洞很近,俩人的感情迅速升温,一九三八年十一月毛江结婚。婚后,蓝苹改名江青,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意。是年,毛四十五岁,江二十四岁。此后,一直到毛泽东逝世,江都是毛的合法夫人。江青三七年到延安,她也伴随了毛三十七年。文化大革命中,江青的大名一度红遍中国妇儒皆知;江青的大名也曾使无数人胆颤心惊夜不能眠。粉碎四人帮后,江被审判,最后病死秦城。
 
第八个是左大玢


左大玢


左大玢颁演的观音菩萨

左大玢是湖南湘剧院的演员,一九五六年进京演出,当时左只有十三岁,她演着演着看见了台下的毛泽东,这一惊非同小可,一句台词反来复去念了好几遍,惹得毛泽东哈哈大笑,毛记住了左大玢。一九五九年毛回湘,左为其演出,并陪其跳舞。此后,毛泽东每次返湘都由左陪伴。一次毛问左:你为何姓左不姓右呢?左道:我爸爸姓左嘛。毛说:那你怎么又叫左大芬呢?左道:主席念错罗,不念fen,念bin。毛大笑说:这个字呀是多音字,也念芬。一次陪毛聊天,左见毛喝的茶一根根的立在杯中,便好奇地问。毛说这是岳阳毛尖,好茶哩。左说我口渴也要喝,毛说那咱俩喝一杯吧。还有一次,左握住毛的手问:你有几个箩呀?毛反问你呢?左道:我才一个箩,一箩穷哩。毛说难怪你总穿一件花布衫呢。左看完毛泽东的手大惊:哎呀,你十个箩,难怪你当皇帝哩!毛泽东笑得前俯后仰乐不可支。在毛泽东如日中天半神半人的那个年代,试问天下能有那个女人敢与毛同饮一杯茶?那个女人敢握其手而无所顾忌的喜笑言谈呢?左大玢就是这个幸运的女人。一九七三年,左因演“园丁之歌”,被江青发难,人民日报点名批判,五千人大会上作检讨。毛得知后,回到湖南专点该剧要看,有人说此剧是大毒草。毛说:什么毒草,毒在那里,我看很好!左随之避免了一场厄运。左大玢八十年代在西游记里出演过观音菩萨,现任湖南省政协常委。毛泽东生命病重之际仍喃喃着要看湘戏。
 
第九个是张玉风


毛泽东与张玉凤(1944年--)






张玉凤全家福

张玉风一九四四年一月二十七日出生,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人,兄弟姐妹八个,张排行老四。由于家境贫寒很早就参加了工作。但张玉风的命运无疑是很好的,一九六二年至一九七零年,她被选在毛泽东出访的专列上当列车员。接触几次,张给毛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有一天,毛在稿纸上随手写下了张玉风三个字,被汪东兴看见,一九七零年七月张被通知到中南海工作。是年,毛七十七岁,张二十五岁。张玉风学历不高又没有受过医护方面的专修,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后,张把毛的一切事情都打理的舒舒贴贴,使得英雄暮年的毛泽东对张产生了深深的依赖和信任。一次,正赶上张玉风不高兴,对来客有点轻慢,事后毛批评了张几句,张竟睹气回家不干了。最后还是毛妥协了,张又被叫了回来。毛说张:“你呀,张飞的后代,一触即跳”。还有一次据工作人员回忆,毛张发生争吵,毛说:你给我滚!张说:滚就滚,谁不让我走谁是狗!那次把毛气得发抖,但毛很快就没事了。到后来连江青都巴结张玉风,给张送衣物想见毛泽东。毛泽东的私人保险柜的钥匙都是张掌管,那里面有许多机密,毛去世后,江青问张要钥匙,张没有给她而是交给了华国锋,可见张玉风的人品没问题。毛逝世后,张先是到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工作,后返铁道部,二00四年退休。
 
第十个是孟锦云


 
孟锦云,生于1948年,是个湖北姑娘。12岁就考入了空政文工团,成为了舞蹈演员。1963年4月,孟锦云还不满15岁。但已经出落得楚楚动人,身材苗条,皮肤白晰,特别是双眼明澈如水。被选上到中南海“出任务”。那时,中南海经常为中央首长们举行舞会。几乎每周一、两次。军队文工团不需政审,调动容易,姑娘们又年青、漂亮,所以经常被调去“完成任务”。由于文工团里经常去的“老同志”渐渐有的结了婚、生孩子或演出任务忙,因而上级决定选一些小学员进去见习见习,而孟锦云就是其中之一。孟锦云于1968年到1973年被捕、劳改整整5年。1973年孟锦云出狱,并很快被分配到武汉军队医院,从一个舞蹈演员,变成了病人的护理员。一次在北京偶遇以前的“战友”小丽,才得知,原来是小丽见到毛泽东时提到她的“文革”时期的遭遇,毛泽东下了“最高指示”要空政放人,她才得以被释放的。为此,孟锦云于1975年5月在小丽带领下再次走进了那道神秘的“红墙”,在获毛泽东的“机要秘书”张玉凤首肯后,孟锦云见到了毛泽东。孟锦云兴奋地走上去自我介绍道:“主席,我是湖北来的孟锦云。”“记得,你不就是我的半个小同乡吗?”。毛泽东十分认真地听完后对孟说“你就留在我这里工作。”时为1975年5月24日。从此孟锦云成了毛泽东生命之路上的最后一名护士。据孟锦云后来回忆,作为毛泽东晚年少数的身边人之一。她与张玉凤两人每天轮流照顾毛泽东,寸步不离。任是谁人要见毛泽东,必须经由她们两人的安排。可见孟锦云亦是毛泽东最信任的人,据说有一次还是孟锦云劝服毛泽东动白内障手术。事实上毛泽东对她工作相当满意,经常让她读报纸、文件,有时甚至让她处理信件、代毛圈阅党中央文件等等。孟锦云与毛泽东朝夕相处、日夜相伴,共同度过了489个日日夜夜,成为了毛泽东最后一段生命旅程的见证人。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