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

“童星”杨紫:肥胖曾是最大的伤心

字号+ 作者:南方周末 来源:南方周末 2016-05-10 18:44 我要评论( )

拍《欢乐颂》,杨紫拍了很多场吃的戏,都是真吃。以前她看电视,看到演员吃两口,能说两页纸的台词,她觉得假得尴尬。 从第一集开始就在吃。巧克力杨紫吃了一盒

 
拍《欢乐颂》,杨紫拍了很多场“吃”的戏,都是真吃。以前她看电视,看到演员吃两口,能说两页纸的台词,她觉得假得尴尬。
 
从第一集开始就在吃。巧克力杨紫吃了一盒半,奶油蛋糕吃了一大半。除了这些道具,其它任何食物杨紫都不吃,因为要保持身材。
 
肥胖曾是杨紫最大的伤心事。《家有儿女》一年年在电视上重播,“小雪”却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进入了青春期,开始发胖、长痘,戏约随即中断。成绩也因落下的功课一落千丈,就连曾经形影不离的小伙伴,也已经牵着别人的手去上厕所。
 
“我失恋了,工作也没了,连关关也不理我了……”邱莹莹在遭遇了渣男,又因举报贪污而被公司开除之后,反复念叨的这句对白,多少有点像当年的杨紫。
 
从四五岁进了少年宫,杨紫就没想过自己还有别的路好走。小时候她看完《还珠格格》,把街坊四邻叫出来,要给他们表演、当主持人。她因为“小燕子”赵薇而成为演员,多年以后也考进了赵薇就读过的北京电影学院。
 
这时,杨紫的极度不自信,才略微有点好转。“好歹是学上电影这行了。”她自我宽慰。
 
大学四年,聊聊几部剧,反响平平。大二演的《战长沙》播出,杨紫也毕业了。她这才知道自己幸运——同学们拿着照片四处跑组,可能一两年也接不到一个戏,有人继续跑组,有人回了老家,像极了《欢乐颂》里普通姑娘的故事。“在朋友圈看到某某某又离开北京了,我会说,我去你家时你要好好招待我哦,但永远不会说你为什么要走。”杨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不需要说破。”
 
南方周末:长胖、长痘、接不到戏,最难熬的是什么时候?
 
杨紫:从开始发胖就很难熬了吧。高三考上电影学院那年,短暂地开心了一会儿。但是大二拍完《战长沙》,就又有长达半年的时间接不到戏,又觉得没盼头了。我一听到别人去拍什么了,就特别羡慕。现在看来,那些电视剧都太一般了,但那时候就觉得,能有这么一个戏来找我,我就太幸福了。
 
那时有个很差的偶像剧让我演女二号,副导演提了各种要求,态度还不好,我爸爸一直忍着。
 
那个女二号的人设特别坏,但我都觉得,我去拍吧。可是听到那人和我爸爸讲话的态度,我真的很生气。我就跟爸爸说,我不去了。当时合同马上都要签了,这个人就开始各种追我爸爸,好话说尽。但我特别倔,哪怕我一分钱挣不到,明天挨饿,我也不能没有自尊。
 
南方周末:《战长沙》是你第一次和侯洪亮团队合作,那是什么样的契机?
 
杨紫:其实他们在临开机前一个星期才定的我,应该是此前定下的演员又不合适了。当天把剧本给我,我一晚上没睡觉,把它看完了,就觉得这是个好戏。我其实不是特别能说清什么是好戏,但是这个剧本特别打动我。
 
他们到最后开机才找我,我觉得肯定是对我有些方面不是特别满意,我就尽量做到让他们能满意。最后他们看完成片,说:“你真的长大了。”
 
他们起初的不满意,我觉得可能还是觉得我是个小孩吧。
 
南方周末:这算是“童星”的包袱?
 
杨紫:其实我每天自己看着自己,觉得我已经长大了。我知道我自己现在什么样,我的心态是什么样,但是我缺一些作品告诉大家。当时因为我自卑,又懒,也不太愿意去做一些访问,让大家知道我是什么样的。我现在有时候也不自信。
 
南方周末:作为“童星”,你比你北影的同学们成名更早,他们怎么看待你?
 
杨紫:他们不会提起。我们出去玩的时候,会有人拍我,有人来找我签名,我其实是尴尬的。有时候我能感觉到,有些同学看到这些内心是有波动的,我很怕这些东西影响到我们的友谊。我有时候不希望我是与众不同的,我想跟大家一样,我想混入这个集体。
 
南方周末:经常有网站放出你、张一山、尤浩然这三个《家有儿女》小演员的照片,然后评论“长残了”,你介意吗?
 
杨紫:我完全没有抵触心理。我确实长残过,高中和大学的某段时间,胖得都成猪头了。人家怎么能说你不长残?
 
南方周末:从秀兰·邓波儿开始,人们就很喜欢讨论“童星长大怎么办”这个话题。
 
杨紫:其实只是个别演员小时候演戏,长大后不怎么演了吧。比如像金铭姐姐,她现在不演了,我觉得可能因为小时候实在太火了。中途有一段时间没演戏,大家也不知道她们长什么样了,等再出现,观众可能会觉得有点奇怪。像我们一直在演,就会好些。杨幂、陆毅,不也都是童星吗?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