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美文‖花开似佛(文/逸君)

字号+ 作者:逸君 来源:人物网 2016-06-24 22:26 我要评论( )

一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谁说莲是濯清涟而不妖? 阳光下,满池的红荷白莲亭亭玉立,灼灼其华、流光溢彩,这清纯的水嫩,这绝美的娇艳,这难掩的妖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谁说莲是“濯清涟而不妖”? 阳光下,满池的红荷白莲亭亭玉立,灼灼其华、流光溢彩,这清纯的水嫩,这绝美的娇艳,这难掩的妖娆,这鲜活的妩媚,这清新的艳丽,还有莲叶那一望无际的葱茏碧浪,美得纯粹!美得绝决!美得雍容而华贵!分明是一个个绝色佳人在摇曳生姿,让人不自主想起了贵妃出浴的情景,不是清新,却是美艳!天地间断没有谁能不为之惊叹。俗吗?此一刻,我不拒绝俗美,不惧这俗艳,只想没入池中,与一朵朵艳美花儿并肩朝暮,共沐清风。抑或,就作一片单线条的荷叶,站成一顶碧油的伞,只与她为伴,也是好的。
 
 
荷塘清风,将美铺陈到了极致!演绎成了壮阔!站立小西子湖中,一时间,语言不够用,眼睛也不够用。不觉得震撼,却有静谧、安恬牢牢地摄了你的心、拥抱了你的身,即刻抚慰得心神服服帖帖、安安宁宁。任由这一幕纯美之境深深地镌刻于心头,从此不忘。瞬间即永恒。
 
 
遐想着,神思着,眼睛欢笑着,心儿喜悦着,脚步下意识地顺着畔垄款款走向荷塘深处。哦,差点与人撞怀!猛一抬头,这才发现,身前身后,池边畦畔上,赏花的人于花间叶丛中往来穿梭、络绎不绝,父母亲带着孩子的,爷爷奶奶带着孙辈的,三五好友结伴而行的,还有恋爱中的青年情侣,所有人莫不面带喜悦,眼含笑意。如此稠密的人群,却并不闻多少人声,男女老少皆轻巧而安静。呵,人们被这绝美境界噤声了吗?还是怕俗世的嘈杂惊吓着这份纯净?看那流连于花丛中的人们静好若天人,碧叶娇花儿纯美如仙界,凝眸间竟仿佛时空穿越,恍惚着不知身在何处。这可是传说中的净土?可是人人向往的清凉佛国么?这无垠的纯净,这无穷的清凉,这无声的唯美!
 
 
放眼远眺,碧绿的荷塘依然漫无边际,于是,稍稍加快步伐,向边远处走去。走出花开繁复的中心地带,外围的荷塘更多的是碧海连天,青青荷叶正处于发力阶段,茂盛着蓬勃的生机。可以想见,不久的将来,它会孕育出一片怎样华美耀眼的莲之花海。而这些地方,现在还少人打扰,荷叶得以安静而专注地生长着。
 
我独自静静地游走于荷田中,宛如一片飘移的荷叶,向北,向东,向南,直到探及荷塘的边缘。心里宁静安然,无思无忧。我只是一片会移动的荷叶,喜悦而自在。移步间无意抬头,见几个游人正笑意盈盈地看着我,目光相接,竟是满眼纯净的欣赏!莫非在他们眼里,此刻的我也是清凉荷塘之一部分么?低头看,白衣白鞋、及踝的翠绿色印花长裙,浑然忘我的神态,呵,若真做一片荷叶,护着莲花美美地开,我愿意!
 
 
不觉间,在荷塘里已经流连了四个多小时,并不想离开,若能住在荷塘边,伴着这一片花儿走完她们的季节,该有多好!终究要走的。低头间暗自思忖,此行最大的遗憾,是天无雨。而我与荷的约,应该是蒙蒙细雨为幕景的。
 
于是,留言:我来了,你已烂漫。我茕茕孑立,而你众艳喧哗。没有清雨作媒,我听不见你,只被你的美深深地惊艳,再惊艳……分明地,你我又错过了心约!
 
 
 
想等一个微雨蒙蒙的日子,一个人,去听荷……
 
恋恋不舍地离开荷塘。心里仍在想着:住在这里该有多好!正在午饭当儿,突然就听到了雨声!抬头,雨势还不小,细密的雨丝织成稳定的帘幕,一会儿就湿了整个地面。
 
好不欣喜!内心里早已存了微雨中听荷的念啊,竟然真的就天遂人愿了!
 
 
看雨下得坚定,我也就更安心地吃饭,不用匆匆忙忙赶时机。不一会儿,雨丝渐变温柔,我拿出包里的伞撑开,再一次走向荷塘。迎面见到一拨拨正匆匆离开的赏荷人,我的步履不由得更从容悠然了,感觉是在一步步接近我的理想国,我得庄严了心情。几分钟后,碧绿的荷塘渐入视野,我把脚步再放慢一些。阳光下的灼灼华丽已然见识过,应该不会再被惊心了吧?
 
这一眼,却是倾心!
 
 
雨中荷,你定是一秒钟前才初次绽放,恰芙蓉出水!层叠的花瓣仿佛凝萃着千年的甘霖,纯净清新,庄严宁静,圣洁而美好。微雨中无语,却似有万言。——这才是你本来的样貌!亘古于心的最亲切最熟悉的记忆。是温柔的雨水将你还原,唤醒你我千年前的契约。你凝露含珠,亭亭傲立,晶莹欲滴。你面色清纯,目光清澈,神态笃定淡然。千年前,你就这样看了我一眼吗?你的一眼,锁定了千年。
 
 
而我何故爽约,欠下了千年的相思债!如今,连天地也替我着急,有意来成全这一场约会。柔而密的雨丝,正是你攒了久远的秘密情话,我终于听见了!面对你赤裸的纯真,我不能眨眼,无暇他顾,别无选择,心、灵、魂、神皆睁大了眼,痴痴地看向你,贪婪而迷醉。
 
每一眼都若第一眼。
 
每一眼都是初见。
 
每一见都倾心。
 
 
一见即倾心,再见还倾心,又一再倾心。
 
如此甜蜜。如此喜悦。如此宁馨。
 
心一点点地,柔了。醉了。化了。
 
 
还是止不住地向往,想要靠近你,再靠近你,再靠近你。坚硬的身也慢慢被柔化,渐纯净,渐轻盈,徐徐与你相融。没有距离、没有差别。无比亲切、完全相契。直至合而为一。心神一体。无你无我。
 
从此坚信:千年前,我也是一枝雨中的荷。
 
遇见你,就是找回本来的自己。
 
 
猝尔想起,红尘中的这个微弱生命,本是绽放于荷月的啊!当母亲于酷暑炎热中带我来时,我便无可选择地有了夏阳的火热激情,同时也具足了莲的清凉冷静吧?所以一生始终对世界保持纯正的热情,也恒持着“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溢清,亭亭净植”的莲的特质,更有一份“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狷介。原来,我与莲的缘契,冥冥中早已注定,彼此根相连、意相通。
 
 
荷,你这花中君子!总惹得红尘中的我魂牵梦萦,与你遥遥呼应,惺惺相惜。我知道,你终将度化我!
 
 
若能钻木取火,淤泥定生红莲。
 
脚下一滑,蓦地被惊醒。低头看,但见一双洁白的鞋已沾满污泥。原来,痴痴地看你时,不觉间双足涉水过深,白鞋就这么变脏了,绿色的裙裾也染污了,我怔住了!
 
 
世上最纯净清新的你,不是从更深的污泥里生长孕育出来的吗?你一尘不染、高贵圣洁,而我,只轻轻一触,即被染得污浊不堪。
 
开始低头择路而行。雨还在下,只是更温柔了,似乎特意屏了呼吸、敛了声气。再抬头时,已在另一片荷塘边上。这里的荷叶高而茂密,其高度远远超过了我的双眼,怕有两米多吧。一个个叶片大如蒲团,片片重叠相接,于天地间铺陈着无穷无尽的绿,正是“莲叶何田田”之状。浓密的绿中,花朵儿却显零星。这一阵子的微风细雨,竟使一些花瓣儿开始飘落。落花却也是美的,并无桃花那零落成泥的凄凉哀婉。那些少了一瓣两瓣的莲花朵儿,仍喜悦安宁地舒展着身姿,不仅没有残缺感,反而更多了几分飘逸空灵,一个个如仙鹤展翅,翩跹欲飞,仙飘飘地惹人迷醉。
 
 
哦,花蕊根部那翠莹莹的绿是什么?泛着荧光,萌着可爱,盈盈着娇嫩。耳畔忽传来一语,“哇!莲蓬已经长出来了。”有游人在喊。噢,是了,这一团鲜嫩的绿,是初生的莲蓬!愚鲁的我,竟一直以为莲蓬是单独长出来的,从来没有把它与花朵儿联系起来。似梦初醒。
 
如此说来,花儿怒放时,莲蓬已在孕育中了?当初,荷叶的尖尖小角初露时,花苞已在其中了?当莲藕作为种子埋入污泥中时,那叶儿、花儿、果儿,乃至它的整个有形无形的生命,便都已在其中了?空灵超脱的荷,怕早已识得其中奥妙,故绽放时不骄狂,凋落时仍尊贵。一路花开从容,时时喜悦自在。
 
 
是啊,生命从来完整,来去无有区别,何须匆匆追赶!
 
但是,我的白鞋还脏着。我的绿裙还污着。而扎根于污泥中的荷依然圣洁美好,清新而高贵。我怎样才能去掉这浊?别急,荷能看见我的浊吗?她知道自己的美吗?她眼里若有净污之别,怎会屈就于污泥中!又如何度过那漫长的黑暗!而污泥就是她的养分,她的绝美之色正生于暗黑中。
 
 
经云:“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何为脏?何为净?光明是什么?黑暗又是什么?本为一物,不过一转念间,一切皆是心相。原本没有红尘,没有污泥。荷本来清净,我本来清净。
 
六祖说:若能钻木取火,淤泥定生红莲。那么,就让我在黑暗中修炼出光,于红尘中从容绽放。
 
 
莲,且等我,与你并蒂!
 
地址:西安市长安区细柳街道普贤寺村(韦斗路)
 
坐302路斗门下倒4-06路或者韦曲坐4-06到普贤寺村即可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