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朴槿惠 强人总统之女入主青瓦台

字号+ 作者:萧筱然 来源:人物周刊 2013-03-06 17:31 我要评论( )

我没有家庭需要照顾,也没有子女可以继承遗产。国民就是我的家人,让你们幸福是我留在政坛的唯一理由。朴槿惠。 自从中国的武则天和日本樱町天皇之后,东亚地区

   
  “我没有家庭需要照顾,也没有子女可以继承遗产。国民就是我的家人,让你们幸福是我留在政坛的唯一理由。”——朴槿惠。
  
  自从中国的武则天和日本樱町天皇之后,东亚地区再未出现一位符合名义的最高女性统治者。这一历史在2012年12月19日被改写。这一天,60岁的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代表朴槿惠经过激烈竞争,成功当选为新一任韩国总统。
  
  父女皆总统
  
  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1917年生于庆尚北道善山郡,1945年日本投降后,朴正熙在仕途上扶摇直上,于1961年发动政变推翻李承晚政权。1963年12月起,朴正熙连任5届总统。
  
  朴正熙是最具有争议的总统之一。1961年5月16日,朴正熙以政变方式推翻李承晚政权。人们斥责朴正熙是不折不扣的独裁者,排除异己,培植特务机构,甚至通过规定总统终身制的《复活宪法》;但人们同时又怀念朴正熙带领韩国实现工业化和经济腾飞。
  
  朴槿惠,1952年2月2日出生于大邱,朴槿惠9岁时,朴正熙发动军事政变上台,她以“第一女儿”身份入住青瓦台。在她22岁时,韩国政府在国立剧场举行韩国光复29周年纪念活动。当朴正熙致辞的时候,妻子陆英修被朝鲜人文世光开枪射杀。朴槿惠被迫结束在法国的学业,迅速返回韩国。由于父亲不肯续弦,年轻的朴槿惠便代替母亲,部分履行了“第一夫人”的责任。她在回忆当时的经历时表示,扮演了5年的“第一夫人”,理解了什么是政治权力,也学习了如何处理国家大事。
  
  五年后的1979年10月26日,朴正熙带领他的卫队长车智澈到情报部长金载圭官邸吃晚饭。席间朴正熙和车智澈斥责金载圭及其领导的情报部门工作不力,金载圭一怒之下,拔枪将两人射杀。
  
  在为父亲丧葬事宜忙碌9天后,朴槿惠和家人在1979年11月上旬离开了青瓦台,回到首尔一个社区的老房子里。1961年朴正熙发动军事政变之前,朴槿惠一家就住在这里。
  
  由于韩国政府对朴正熙的“清算”,朴槿惠不得不远离政坛,在一些非政治机构任职;虽年轻时也有喜欢的人,但由于家庭的特殊,她放弃了婚姻;她的妹妹离异后再婚,新妹夫因诽谤朴槿惠被判刑;唯一的弟弟由于吸毒多次被起诉。
  
  一系列的打击对朴槿惠影响巨大,在1981年6月10日的日记中,朴槿惠写着:“痛苦是人类的属性,它能够证明人还活着。”这甚至影响了她的性格,韩国环境部前部长尹月久(音译)曾经与朴槿惠共事过很久,他说,朴槿惠对于背叛的认识,影响到了她的性格。“她看起来铸上了层层铠甲,她感觉没有任何一个人值得信任。”
  
  “她不开放,不与任何人沟通。她不热情,也不冷酷,只是冷冰冰的,一直都这样。朴槿惠与所有人保持距离,这是她的标志。”尹月久说。
  
  政治是她的宿命
  
  身为朴正熙的女儿,政治也许就是她的宿命。“我没有父母,没有丈夫,没有子女,国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务的对象。”朴槿惠曾经这样说。
  
  上世纪90年代末韩国金融危机以来,人们开始怀念朴正熙时期经济的高速发展。在韩国媒体对历史人物和历届总统的民意调查中,朴正熙名列榜首。
  
  此时,朴槿惠也适时地回到了公众视线。1998年4月,在大邱达城郡补缺选举中,她打出“为完成父亲未完成的事业尽一点力”的口号,以压倒性的优势当选为国会议员。此前一年,正在亚洲金融危机肆虐之时,45岁的朴槿惠重返政坛,加入大国家党(韩国新世界党的前身)。
  
  随后,朴槿惠先后出任这一政党的副党首、党首,连续五次当选国会议员,获称“选举女王”。
  
  2004年,由于弹劾时任总统卢武铉风波,大国家党支持率骤跌,该党党代表崔秉烈被迫引咎辞职。朴槿惠击败其他四位候选人,成为大国家党的党代表。她在发表就职演说时表示,将带领全党摆脱危机重新崛起,并卖掉10层高的党部大楼以偿还该党收受的非法政治资金。为表决心,她上任第二天就下令在国会附近一块空地上搭建帐篷和集装箱活动房屋,把党部搬到那里。一年之后,朴槿惠成功带领大国家党重返第一大党的位置。
  
  大国家党一直被认为是韩国最以男性为中心的政党,朴槿惠的女性特质为其带来了新风。她讲话明快简洁,行事作风果断、务实。她是韩国最受欢迎的国会议员之一,尤其受40到50岁的女性欢迎。
  
  朴槿惠态度低调,佩戴母亲遗留的首饰、继承了母亲优雅的衣着品位。许多韩国人认为,朴槿惠具备传统韩国妇女的温柔、有礼、安静和耐心,同时又继承了父亲的钢铁意志。
  
  朴槿惠很有忍耐力,并不张扬易怒。2007年2月,朴槿惠去美国访问。在机场,当朴槿惠走过安检仪的时候,机器总是响个不停。安保人员于是将朴槿惠带到了屋内盘问。
  
  随行的人开始抗议,表示朴槿惠是韩国有影响力的政治家。但是,朴槿惠始终配合,没有任何抱怨。最后证明,是朴槿惠的一个小发卡引起的机器报警。她说:“如果这是规则,我会遵守。”
  
  每次选举,朴槿惠都会成就一个成功故事。她周游全国,吃饭非常简单;如果她的手因为握手太多而疼痛,她会用绷带扎起来,或者用另一只手握手。缠着绷带的手是朴槿惠的一个重要标志。
  
  2006年5月,韩国地方选举期间,朴槿惠遭到不明身份男子用文具刀袭击,右脸被割伤。伤口长达11厘米,从耳朵一直到下巴,医生为她缝了17针。遇刺后,朴槿惠神色镇定,只是用手捂住了伤口,仍想发表讲话。
  
  朴槿惠还曾经有过一件惊人之举——访问平壤。2002年5月,朴槿惠访问朝鲜,并受到朝鲜当时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的接见。
  
  2004年开始,朴槿惠一直担任大国家党(后改名为新世界党)的党首。虽然在2007年在党内总统候选人竞选中败给李明博,但是5年后,朴槿惠再次出发了。2012年以来,虽然李明博政府深陷各种尴尬和丑闻,但并没有影响到朴槿惠的支持率。
  
  大选前夕,《朝鲜日报》对韩国政党学会的51名教授为对象实施了调查,结果显示,51人中有50人认为朴槿惠将代表新世界党竞选总统。
  
  嫁给韩国的女人
  
  2012年7月10日韩国前新世界党非常对策委员会委员长朴槿惠10日正式宣布将参加于2012年年末举行的总统选举。10日上午,朴槿惠在首尔永登浦时代广场举行参选发布会。会上,朴槿惠称自己将和韩国国民一起分担痛苦,共同解决问题。她还提及自己的参选口号,表示自己想成为一个在国民心中种下梦想的总统,还想打造一个为国民培养和实现梦想提供帮助的政府。朴槿惠强调了以“国民幸福”为先的主张。朴槿惠提出“国民幸福”的三大核心课题为实现经济民主化、创造工作岗位和确立韩国型福利政策。
  
  2012年8月20日,韩国新世界党前非常对策委员会委员长朴槿惠当选为该党第18届总统候选人。20日下午在位于京畿道一山的KINTEX会展中心举行了全党大会,公开了选举人团投票和民意调查结果,朴槿惠以压倒性优势获得了该党的总统候选人资格。据悉,朴槿惠在选举人团投票中获得了86.3%的支持率。朴槿惠的得票率创下了包括新世界党前身大国家党在内的历届总统候选人党内得票率最高纪录,此前的最高得票率是由李会昌于2002年创下的68%。
  
  “我没有家庭需要照顾,也没有子女可以继承遗产。国民就是我的家人,让你们幸福是我留在政坛的唯一理由。”朴槿惠竞选时的演说词已经成为她的个人名片。她还反复强调:“我会发挥我母亲一样的领导能力,凝聚国民,万众一心。”某种程度上,朴槿惠的坚毅流露出她在政治上的决心。
  
  2012年12月19日下午韩国KBS消息,韩国新国家党总统候选人朴槿惠已经确定当选韩国新任总统。朴槿惠虽然拥有接近38%的支持率,领先第二名候选人近20个百分点。但是,她是否能够顺利当选韩国总统,重返青瓦台,一开始各方还存在疑问。
  
  有些城市年轻选民认为,朴槿惠由于出身的原因显得高高在上,与底层民众“交流不够”。但是,据分析,关于朴槿惠竞选的最为关键的一点是,只要提到父母,朴槿惠的观点从未改变。
  
  朴槿惠在不同场合数次对“工业化过程中无意识的牺牲者”道歉,却从未对朴正熙通过军事政变的方式攫取国家政权进行非议,甚至在2012年7月16日称当时的军事政变“是不可回避的情况下挽救国家的最好选择”。
  
  她声称,朴正熙为韩国摆脱战争创伤、成为亚洲第四大经济体奠定基础;他发动的政变应由民众和历史评判。
  
  朴槿惠甚至拒绝谈论修改预选规则,有媒体称她缺乏灵活性和容忍度。朴槿惠在要求一些左翼议员表达“国家的清晰观点”时,表现得与她已故的父亲朴正熙很像,甚至是有些刻意模仿。同时,她看起来不愿意与党内竞争者交流,不允许党内出现不同声音,这都令选民联想到上世纪60、70年代的朴正熙统治。
  
  《韩国时报》对此评论称,在感情方面,朴槿惠的态度可以理解,但是作为总统候选人,这并不够格。朴槿惠一生独身,有很多作为政治家的魅力,她的支持者称她为“嫁给了韩国的女人”。但是,如果她无法克服父亲政治遗产中的消极方面,她的终极梦想不那么容易实现。
  
  政途面临重重难题
  
  2012年,韩朝关系正经历10余年以来的最低点,东北亚国际政治,也因此火药味十足。因此,新一任韩国总统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目前的韩朝关系。
  
  由于代表保守的政治力量,朴槿惠的外交观令人关注。目前,韩日关系冷到微妙,朝鲜半岛南北关系因为李明博的政策而处于危险状态,中国也在静待朴槿惠的外交策略。
  
  朴槿惠本人在11月13日的《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提出了她自己的东亚观,她主张中日韩三国之间应实现前所未有的“大和解”以及对历史的正确理解。
  
  “认真克服历史障碍的东北亚能够让韩国、中国和日本实现真正的三边合作。将该地区的资金、技术、人力和创新结合在一起,有望产生新的协同效应。相应的,这样的努力能够为解决地区和全球重要问题作出贡献。我认为,中国的崛起和美国将战略重心转向亚洲并不相互排斥。相反,更加透明的行动将成为建立一个更加安全、繁荣的东北亚的一部分。韩国和日本都保持着与美国的重要同盟关系,同时也与中国保持着密切的合作伙伴关系。我们与这两个大国的关系并不是以非此即彼为前提的。”朴槿惠写道。
  
  朴槿惠还展望,合作性的中美关系,中、日、韩加强三边合作,以及韩国加强与各地区大国的联系,都能够增强朝鲜与世界之间的互信。在韩国凭借可靠的威慑力量保持坚定姿态的同时,还应该主导朝韩关系正常化的过程,这样就能够促使朝鲜朝着成为国际社会负责任一分子迈进。如果朝鲜作出正确的选择,世界剩下的冷战地区将不得不改变。这无疑是解决亚洲困局、构建一个新的东北亚和迎接一个亚洲世纪的主要道路。
  
  应该说,重振韩国经济是朴槿惠的第一要务,尽管三星等韩国企业看起来风光无限,但是韩国的宏观经济却冷得厉害。除了宏观经济不振外,财阀问题已经成为韩国无法再回避的问题。三星等巨头给韩国带来世界声誉的同时,也让人担心这些企业占国民经济比重太大,侵蚀了韩国中小企业发展的土壤。
  
  英国《金融时报》社评认为:朴槿惠削弱财阀影响力的努力则会面对另一个挑战,即韩国日益依赖这些财阀实现增长。三星、现代和LG等韩国头五大财阀的资产加在一起,相当于今年韩国经济产出的57%,而在2007年这一数字是略高于三分之一。目前韩元汇率较低一直在帮助三星和现代等韩国企业保持竞争力,其出口在今年上半年对GDP的贡献率达到58%。由于这些企业主导韩国综合股指,它们的不错表现帮助该基准指数在过去5年间回升10%。朴槿惠可能有解决国内不平等问题和采取措施削弱财阀影响力的良好愿望,但决定韩国道路的仍将是该国经济所依赖的财阀以及全球经济状况。
  
  物价高涨和就业困难的舆论压力成为反财阀的导火索。朴槿惠在当选前就多次表示要纠正财阀的不公平交易。10月24日在韩国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汇总的公约中,朴槿惠表示“重点是防止财阀乱用经济权利,确立公正的交易秩序”。
  
  “对于目前低迷的韩国经济状况来讲是,更多选民将希望寄托于承诺‘约定与原则’的朴槿惠,希望出台新的经济政策促进韩国经济。李明博刚刚上任,就面临世界金融危机给韩国经济带来的困难,但是在他任期期间韩国经济并没有大幅度地衰退,反而使韩国的国民经济一直维持了2.2%以上的持续的经济增长。可以说,这一时期大力扶持大企业、大经济财团还是有一定作用。但是相对来说,中小企业的日子并不好过,朴槿惠在竞选过程中,也承诺将推动韩国中小企业的发展,我想,朴上台后会继续李的经济政策,当然也会适当地作出调整,使中小企业也得到相应的发展,继续支持韩国企业走向世界,并继续加强中韩、韩日之间的经贸合作。”曾在韩国驻华大使馆工作过的中山大学曹善玉博士表示。
  
  《日本经济新闻》认为,虽然朴槿惠显示出着手财阀改革、推行“经济民主化”的姿态,但对于循环出资仅表示“禁止新的循环出资行为”。从事实上承认了现有的创业者支配企业模式,希望创业者发挥强有力的领导能力,牵引韩国经济发展。其态度与凭借偏重财阀的政策管理而创造了1970年经济增长“汉江奇迹”的父亲朴正熙不谋而合。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推荐阅读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