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杂坛

知青“领导”中国

字号+ 作者:萧筱然 来源:草根网 2013-03-06 15:00 我要评论( )

这篇文章题目有点大,但知青领导中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本周即将召开的两会,将要确定的党的政治局七个常委,其中就有四个知青。在我们中国,年轻的80、90年代生

   
  这篇文章题目有点大,但知青领导中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本周即将召开的“两会”,将要确定的党的政治局七个常委,其中就有四个知青。在我们中国,年轻的80、90年代生人,有必要了解“知青”这一概念:他(她)们是一些什么样的人,为什么能领导中国?
  
  有人说,知青承载了整整一代中国人的艰辛与苦难,同时也不自觉地肩负起了中国的现实与未来。这可能就是知青的宿命。从这个意义上说,1968年12月毛泽东主席下达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关系到了中国在当今世界的方方面面,说是与当下中国的腾飞紧密相连,也不为过。
  
  就说我大哥吧,1952年生,属“老三届”,典型的知青。他1968年“上山下乡”,当时16岁。我讲我大哥,并不是说他能领导中国,而是他所具有的一个知青的特殊品质,在以下三个方面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
  
  1、集体、团队和组织性。大哥讲,在那个火热的年代,上北京见毛主席,是一件伟大而崇高的事情。某天晚上,在学校的组织下,他们一伙(23人)有序地出发了。扒火车、挤人墙,热闹非凡的车厢里时时荡漾着激昂的歌声——咣当,咣当,火车在夜色中穿过中原大地向北京驶去。
  
  渐渐地,喧闹的车厢安静了下来,大家昏昏欲睡。忽然,火车停了下来,只听见站台上的高音喇叭喊道:“同学们,北京到了,现在请大家下车”。大哥说,这地方实际是保定,国家有关部门要在保定分流同学,劝大家返回原籍,因为,全国去北京的学生实在太多、太多了。他们一伙人就在站台上原地展开了讨论,据说争论十分激烈。最后决定——原路返回!
  
  多年以后,我大哥很多次深情地说,他是很不情愿返回的,但是经过了集体讨论,组织决定的,你不能不服从。他说他只记得当时看着满天闪烁的繁星,流下了眼泪,流到了嘴角,咸咸的……
  
  2、人情味、亲和力以及通融——他们知青这代人,可以随时席地而坐,一盘花生米,二根黄瓜,外加一碟小咸菜,即可进入角色,侃侃而谈——大哥后来“上山下乡”到了太行山北坡的一个小山村。以下是他一段谈话的实录:“没想到的是,这大山里的村寨还有这么厉害的封建残余——王二喜子大爷收了刘三拐子的彩礼钱,非要逼着女儿王大妮嫁给刘家的傻儿子刘五朵。”
  
  “结果怎么样呢?”我问。
  
  “当然是我们知青做工作,给它‘泡汤’了呗。”大哥似乎很开心。
  
  “还有一次”,大哥讲道。“两个村子村民打架,打得昏天黑地,我们知青小队长骑驴上山,深入虎穴,以酒会友,从而化干戈为玉帛。但是,这小子回来后昏睡了两天,还是我照顾的。”
  
  接着,大哥喃喃自语道:“唉,这些少男少女的‘知识青年’,从中国的热带、温带、寒带汇集到了农村这个广阔天地,是一个多么浩大的工程啊!”
  
  3、顽强的开创性以及成就感。大哥现在已经退休,在这之前,他做过农民,工人,个体户;经过商也扛过枪,当过记者也跑过单帮。他最为经典的一句话是:我们知青!例如,“我们知青——这代人可以代表这个国家,但是,但愿我们能够管好当下我们自己的这个家。”
  
  2011年的时候,我大哥患上了偏瘫,变得脾气不好,经常呼幺呵二的;但还是常常茶烟不离口,报纸不离手。气的我大嫂经常骂道:抽烟喝茶看报纸能治病还是能当饭吃呀?
  
  今年元旦晚上,大哥打来电话问我这篇文章写得如何了,嘱咐我别忘了加上一句:当知青时土豆吃的太多,现在看见土豆就过敏。
  
  如此看来,知青也不是完美的。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推荐阅读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