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论见

“贪官”知多少

字号+ 作者:萧筱然 来源:草根网 2013-03-06 14:37 我要评论( )

大量贪官的滋生既是社会腐败的必然后果,也是一种犯罪。剖析贪官的多少,腐败和犯罪的严重程度如何,应从以下两方面入手:一是剖析贪官、腐败和犯罪产生的根源,

   
  大量“贪官”的滋生既是社会“腐败”的必然后果,也是一种“犯罪”。剖析“贪官”的多少,“腐败”和“犯罪”的严重程度如何,应从以下两方面入手:一是剖析“贪官”、“腐败”和“犯罪”产生的根源,二是剖析法律的威慑力。
  
  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看问题,产生“贪官”、“腐败”和“犯罪”的根源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金钱社会的必然产物,是资本主义社会一切社会弊病的表现形式之一,是完全符合商品经济内在规律的发展。
  
  在马克思主义揭示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中,从以下六个方面揭示了“腐败”和“犯罪”的规律:
  
  1,生产资料私有化的规律:“如果生产商品的社会把商品本身所固有的价值形式进一步发展为货币形式,那么还隐藏在价值中的各种萌芽就显露出来了。最先的和最重要的结果是商品形式的普遍化。甚至以前直接为自己消费而生产出来的物品,也被货币强加上商品的形式而卷入交换之中。于是商品形式和货币就侵入那些为生产而直接结合成社会的共同体内部的经济生活中,它们逐一破坏这个共同体的各种纽带,把它分解为一群群私有生产者。最初,正如在印度所看到的,货币使个人的耕种代替了共同的耕种;后来,货币以最后的分割取消了还实行定期重分办法的耕地共有制(例如在摩泽尔流域的农户公社中,在俄国村社中也开始出现);最后,货币促成了余留下来的公有森林和牧场的分配。无论促进这一过程的还有什么其他基于生产发展的原因。货币始终是这些原因借以对共同体发生作用的最有力的手段。如果杜林的经济公社能实现的话,货币也必将以同样的自然必然性,不顾一切‘法律和行政规范’而使它解体。”
  
  2,权力私有化的规律:“货币本身是商品,是可以成为任何人的私产的外界物,这样,社会权力就成为私人的私有权力。
  
  3,整个社会被金钱所驱使和奴役的规律:“当人们发明货币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想到。这样一来他们就创造了一种新的社会力量,一种整个社会都要向它曲膝的普遍力量”。
  
  4,为攉取金钱不择手段,铤而走险,以身试法的规律:“资本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象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人间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如果动乱和纷争能带来利润,它就会鼓励动乱和纷争,走私和贩卖奴隶就是明证。”
  
  5,思想道德堕落的规律:“我们的资产者不以他们的无产者的妻子和女儿受他们支配为满足,正式的卖淫更不必说了,他们还以互相诱奸妻子为最大享乐”“在一级是财富的积累,同时在另一级,即在把自己的产品作为资本来生产的阶级方面,是贫困、劳动折磨、受奴役、无知、粗野、和道德堕落的积累”。“既然金融贵族颁布法律,指挥国家行政,支配全部有组织的社会权力机关,而且借助于这些现实状况和报刊来操纵舆论,所以在一切地方,上至宫庭,下至低级的咖啡馆,到处都是一样卖身投靠,一样无耻欺诈,一样贪图不靠生产,而靠巧骗他人现有的财产来发财致富;尤其在资产阶级社会的上层,不健康的和不道德的欲望以毫无节制的、时时都和资产阶级法律本身相抵触的形式表现出来,在这种形式下,投机得来的财富自然要寻求满足,于是享乐变成放荡,金钱、污秽和鲜血混为一流。金融贵族,不论就其发财致富的方式还是就其享乐的性质来说,都不过是流氓无产阶级在资产阶级社会上层的再生罢了。”
  
  6,社会生产和生产过程的社会后果失控的规律:“不论哪一个社会,只要它不消灭单个人之间的交换,它便不能长久保持对自己的生产的支配,不能长久保持对自己生产过程的社会后果的控制。”4.109
  
  正是基于对上述规律的认识,马克思主义进一步指出:“把一个在价值上建立起自己的生产方式,进而按照资本主义方式组织起来的国家,看成是一个单纯为了满足国民需要而工作的总体,这是错误的抽象。”
  
  可见,必须彻底消灭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消灭货币,建立共产主义生产方式,才能从根本上消灭“腐败”、“犯罪”和“贪官”的产生。
  
  资产阶级统治者绝不会消灭货币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建立共产主义生产方式。因此他们根本无法根治“腐败”、“犯罪”和“贪官”的滋生。只能依靠法律的惩治力度威慑和扼制“腐败”、“犯罪”和“贪官”的泛滥,以维持资本主义政治、经济秩序得以正常运转。
  
  我们看到,在西方各先进资本主义国家,资产阶级统治者通过建立健全资产阶级法治和资产阶级民主制,不仅基本扼制了各种刑事犯罪的泛滥,也基本扼制了“贪官”的泛滥。
  
  我国“资改”以来的情况如何呢?
  
  不可否认,我国在惩治除“贪官”以外的各种刑事犯罪问题上,成效不比西方先进资本主义国家差。同样基本扼制了各种刑事犯罪的泛滥。但在预防“贪官”的滋生和惩治“贪官”的力度上,我国的“资改派”基本上是不作为,甚至是“放纵”的。
  
  “资改派”的要害是打着红旗反红旗,打着特色社会主义的招牌搞资本主义,全面照搬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前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招牌搞修正主义,打着共产党的招牌干私产党的事情,打着“共同致富”的招牌搞“两极分化”,这是最严重的“政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和“造假”,也是对全党、全国人民的最大欺骗。他们既要走资本主义道路,就必须培殖资产阶级和变相资产阶级、培殖“贪官”,制造“两极分化”,作为他们搞资本主义的社会基础。他们惩治“贪官”不过是抓“倒霉的”掩人耳目,甚至是为了排斥异己的需要。
  
  其实,“贪官”大多是芝麻官。稍大的官大都可以利用权力搞权钱交易、官商勾结让自己或通过妻子、子女、亲属直接经商、办企业、投资、入股等手段,利用合法的外衣成为官商、资产者。
  
  为了培殖“贪官”和资产阶级,“资改派”不仅公开取消“四大”,否定阶级斗争是社会主义阶段主要矛盾,而且不成文的取消了党的批评与自我批评传统,封杀了群众对干部的有效监督。他们还控制媒体,压制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上行下效搞“一言堂”,各种法规制度形同虚设,惩治腐败搞形式、装门面、走过场。
  
  在这种政治环境下,“腐败”怎能不泛滥成灾,“贪官”怎能不泛滥成灾,“官官相护”怎能不泛滥成灾,大小官员怎能不肆无忌惮的使出各种“合法”或非法手段捞钱,争先恐后让自己先富起来。
  
  所以今日之中国,“贪官”绝不是官方讲的那样是个别现象。而是“无官不贪”,谁当官谁贪。不贪的干部才是个别的、特殊的现象,甚至是假象。不贪腐的干部在“官场”难以立足。老百姓中流传的顺口溜说:“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不贪白不贪,贪了也白贪”,“惩治贪官,查谁谁够”,就是对这种黑暗现实的愤怒控诉。也有人说,“如果把共产党的干部排成排,挨个崩,肯定会有冤枉的,如果隔一个崩一个,肯定会有漏网的”。则表达了老百姓对贪官泛滥成灾,党变质、国变色的深恶痛绝。
  
  如何惩治腐败?法不责众,现在已无法惩治腐败,但却可以根治腐败。那就是立即消灭货币,建立共产主义生产方式,向共产主义过渡。
  
  衷心希望以习总为首的党中央力挽狂澜,救党、救国、救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立即终结盲目摸索只能走上的资本主义邪路,开启科学社会主义航程。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推荐阅读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