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坛名人

余男:你的脸庞就代表你的文化

字号+ 作者:萧筱然 来源:新京报 2013-03-06 14:25 我要评论( )

连续拍完4部电影的余男正处在休整期,面对摄影记者也不忌讳说最近吃得有点放肆,变胖了,请多担待。一直植根于电影的她虽然每年都有作品,但杂志封面、时尚活动

   
  连续拍完4部电影的余男正处在休整期,面对摄影记者也不忌讳说“最近吃得有点放肆,变胖了,请多担待。”一直植根于电影的她虽然每年都有作品,但杂志封面、时尚活动中却不常见。低调是一直以来她给外界的印象,而还在电影学院就读时,她就是个不爱交际的乖学生。
  
  认真也是余男的显著特质,为了打发在寝室的无聊时间,她把英语练得顶呱呱。机会总留给有准备的人,毕业后,她获得了更多去国外拍片的机会,《唐卡迷踪》《极速赛车手》让她很快获得认可,而在本月初国内上映的《敢死队2》中,她不仅戏份颇足,流利的英语台词更令不少人惊讶。
  
  和巩俐与张艺谋类似,余男和导演王全安合作多年、成为情侣,最终分道扬镳。她也曾经历事业和人生低谷,不过一切是自己的选择,她说她要更多的自由。
  
  如今,海外片约不断,余男却认为,自己不会为了“国际范儿”、融入好莱坞而绞尽脑汁,“我有着一张华人脸孔,为何要融入他们?做好自己不更好吗?”
  
  《敢死队2》
  
  拍完才能寒暄
  
  记者:你是怎么得到《敢死队2》中这个角色的?
  
  余男:当时我在泰国拍电影,暴雨成灾,天气突然变得很冷,每天要拍将近19个小时,又连续接到了3部好莱坞电影的试镜通知。半夜1点多我拖着行李回北京,第二天早上10点就要试戏,我的想法是,如果7点能醒,我就去。结果还真醒了。在办公室我和《敢死队2》的选角导演碰面,我甚至没念他们要我准备的英文台词,但对方说很喜欢我。我以为是恭维的话,没想到第二天就定了我。五天后,我连行李箱的衣服都没换,去使馆办了签证就飞到了保加利亚的片场。
  
  记者:这种男人为主导的商业片应该不是你的菜,为何接了?
  
  余男:起码我试的戏都很饱满,打斗也很有意思。经纪人当时也劝我说,角色非常适合我。这次和《极速赛车手》不一样,那部我戏份非常少,完全是为了导演沃卓尔斯基去的,而《敢死队2》中角色戏份很重,对我很有挑战。
  
  记者:拍起来和你预期有不同吗?
  
  余男:我到了第二天就开始拍了,时间实在是太紧张了,试妆就一天。而且剧本天天都改,我也不用去背台词了,最后剧本都改到了26稿,每天剧本纸的颜色都不一样。拍之前都在房车上对一下,然后就要开始了。和其他演员第一次见面都是开拍时,而且拍完才有时间寒暄,彼此介绍。
  
  那些老炮私下他们都挺没正经的
  
  记者:片尾你和史泰龙、施瓦辛格、布鲁斯·威利斯站在一起,那一瞬间感觉如何?
  
  余男:别人可能觉得很有情怀的场景,我作为当事人觉得很幽默。史泰龙片中不是打败尚格·云顿提着他的“脑袋”一甩然后血就飘出来吗?由于假血浆不够,拍了很多条,我觉得很好笑。施瓦辛格和布鲁斯·威利斯就来拍了三五天。他们来那天,两人从很远跑过来主动和我打招呼,然后又跑回去,导演就喊开拍。这是他们的礼貌和方式。
  
  记者:你迷过他们的电影吗?
  
  余男:当然迷过了。《第一滴血》时我还在军队大院,披着军大衣看露天电影,记得是和我妈妈一起去的。我妈打电话问我跑去保加利亚干什么,我说在和史泰龙演戏呢!她问是哪个史泰龙,我说,《第一滴血》里那个!她在电话里都觉得非常高兴。施瓦辛格、布鲁斯·威利斯都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电影记忆。
  
  记者:有向他们表达过当年对他们的喜爱吗?
  
  余男:他们都挺没正经的,银幕上越是严肃,好像生活中就越轻松。史泰龙每天真是俏皮话不断,我说从小看他们的戏长大,他的回答是:“那是必须的。”我问他有几个孩子,他说有5个,而且说女儿都很坚强,因为“她们是和洛奇(拳击手,史泰龙演的经典角色)一起长大的。”
  
  进军海外我仅仅是因为英语好吗?
  
  记者:《敢死队2》里你的戏份可能是近年中国女演员在好莱坞大制作中最多的,英语台词也流利,旁人可能会为你骄傲,你自己的感觉是?
  
  余男:有些东西是水到渠成,前两天我还和大学最好的同学一起聊到,有些东西回头看才能看出来关联。有一天,中国女演员在好莱坞片里不再打酱油,问我怎么看,每次被问到,我都不知怎么表达。就像我当时学英语,也没想着将来要用在哪里。
  
  记者:你的英语是怎么学的?
  
  余男:我奶奶是英语老师。大学时就我一个人住宿舍里,挺无聊的,就听英文电台,顺便也能听很多英文歌,听上后觉得有意思,想学着讲。别的宿舍同学过来串门,看我埋头学英文都觉得奇怪,问我是不是要出国。我当时没什么目的,实在是没事干。现在想起来,那段解闷的日子还挺有用。
  
  但我现在这样仅仅是因为语言吗?也不是。会说英语的女孩实在太多,但要承载表演这个东西,还是需要更多。
  
  记者:你拍摄的西方电影算不少,而众所周知,亚裔女演员想要融入好莱坞,相当难。
  
  余男:其实我也就拍了三部英语片。融入好莱坞、国际范儿这种东西,我不是特别感冒。外面人看里面人,永远不知道里面的人想什么,你融入这融入那,但你的脸庞就代表你的文化。现在中国市场也很大,很多外国片商也会找过来,你还不如做好自己呢。好莱坞是个商业帝国,在里面玩玩是很好的经历,那个环境会锻炼你的抗压能力。
  
  记者:你的意思是,在好莱坞、在欧洲拍戏都是快乐的体验?
  
  余男:太快乐了。大学毕业后我去法国拍《狂怒》,那一年训练了我的适应能力。演技取决于你的理解力,理解好了演技就会过关。你在那个环境下如何表达自己、如何让其他人理解你,很多东西我在法国就调整出来了。而且法语我一句都不会,硬生生练会了,后来也慢慢会说了。在《极速赛车手》里,看到所有大腕戏份都不多,我也觉得无所谓了。
  
  记者:对了,你是怎么去《极速赛车手》的?
  
  余男:他们在亚洲找了一圈演员,我是对沃卓尔斯基兄弟的《黑客帝国》很喜欢才去试镜的。觉得他俩特别有意思,一个那么瘦,一个那么胖,一个高,还穿粉鞋和花衬衫。
  
  记者:拉娜·沃卓尔斯基好像已经变成女人了。(注:近年一直传拉娜已完成变性手术,上月被拍到以女人样貌出现。)
  
  余男:哦,是吗?我还没看过她现在的照片。我在那个柏林剧组呆了整整两个月,虽然戏份不多。
  
  演戏之外现在没恋爱,很多东西不确定
  
  记者:上半年你演的《杀生》让人印象深刻,过去你很少有神秘和空灵的角色。
  
  余男:我一直想演《杀生》里的那种角色,因为过去大家看到的都和我反差很大,年纪轻轻就演妈妈,不能老是这种类型,我已经证明过了。我希望有另外一种方式,比如《杀生》里的那种神秘女子,她有充沛的表现力,但完全只有我能表达出来。管虎让我看剧本时就表示,这个角色不说话。我说,太好了,就想演个不说话的。
  
  记者:片中对你的身体有比较大尺度、性感的展示,会不好意思吗?
  
  余男:我这个人是这样:不好意思的不会做,如果做了就不会不好意思。拍摄的那个寨子,管虎他们做得让你特别相信这个故事是真的,所以所谓大尺度,那都是自然的事情。
  
  记者:你的很多电影都是话不多、较为冷酷的角色,你是骨子里喜欢这种角色,还是有其他原因?
  
  余男:我觉得电影中眼神表达能比说话好。生活中我和朋友见面都是先用到眼神,最后才会来一句“最近怎么样啊?”
  
  记者:你拍过很多文艺片,在生活中喜欢看电影大师的严肃作品吗?
  
  余男:你觉得呢?其实我也不是老看大师电影的人,我迷的电影是两种,一种是《黑客帝国》《盗梦空间》《黑衣人》《变形金刚》,另外就是法国、意大利的一些电影。
  
  记者:最近比较喜欢的是哪几部?
  
  余男:我喜欢一部片子,说起来有点可笑。
  
  记者:没关系,说吧。
  
  余男:片名就是《说起来有点可笑》(It'sKindofaFunnyStory),美国电影,里面用了皇后乐队的一首歌《UnderPressure》。讲一个男孩去医院进行精神治疗,遇到的一些好玩的事。凯特·温斯莱特演的《身为人母》(LittleChildren)我也特别喜欢。还有个《上帝之城》导演费尔南多·梅里尔斯的新作《360度》,根据法国电影《轮舞》进行的改编,多线索的重合,很不错。
  
  记者:最近有恋爱吗?对于感情,有什么想法?
  
  余男:没有。很多东西都不确定,它或许会在你没有防备的时候到来,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
  
  体能与枪械
  
  为何我开枪不眨眼?
  
  每天早上4点到下午4点拍摄完后,就是体能训练和枪械训练。我从一堆枪里选了最小号的枪,端起枪他们就说,你先射23枪,然后手枪让我连发11枪,非常直接,没时间让你思考和犹豫。记得拍枪战时,导演还跑过来问我为何我开枪不眨眼睛,但当时真意识不到,反正枪一响就会抖,有股后推的劲,握稳了就没事了。后来有人告诉我,很少有人可以开枪不眨眼的,尤其是女人。
  
  每天枪械训练后就是动作训练,去武行练习踢腿什么的。有意思的是,训练我的师傅是《极速赛车手》时的同一个。虽然有过拍摄的底子,但体能训练还是很辛苦,跑步、功夫、侧踹、踢腿,每天4个小时都累到不行,根本不够时间睡觉。
  
  印象史泰龙
  
  老先生实在太幽默
  
  一进保加利亚片场,我就看见硕大的电影棚,像上世纪四十年代的纽约街,只是到处都被炸得破破烂烂。有人建议我先去看一下史泰龙,当时他正坐在卡车里准备去拍戏,身边有不少人扛着枪跟着车跑。我对他说:“嗨,你好!”他说:“你好。我明天跟你聊,现在我要去‘杀’几个人。”然后就开着车走了。我觉得这位老先生实在太幽默了。
  
  我看到其他演员的投入,尤其是66岁的史泰龙让我感触特别深。有场爆炸戏,我们都跳到垫子上,开拍前这老先生一共试了7次,左摔一下右摔一下。我心想,摔一遍不就够了吗?但他就是要找到最好看、最有力量感的动作,真的是很敬业。休息日里,如果我早上6点去健身房,他一定比我早到。有时我晚上觉得吃得太多,12点了想去练一下,发现他也在,他秘书陪在旁边练习一个小时。杰森·斯坦森也非常投入。其实每天都只能休息3个小时,候场时也看得出来很疲劳,但一到镜头前又是精神抖擞。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推荐阅读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