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坛名人

黄渤:我站在这里,感觉很好

字号+ 作者:萧筱然 来源:合肥晚报 2013-03-06 14:18 我要评论( )

黄渤在《杀生》里的表演,很多影评人用精来形容。黄渤的表演堪称惊艳,牛结实从不羁到最终妥协,整个无奈的过程转折,让人信服而唏嘘。尤其到了影片末段,他对现

   
  黄渤在《杀生》里的表演,很多影评人用“精”来形容。黄渤的表演堪称惊艳,“牛结实”从不羁到最终妥协,整个无奈的过程转折,让人信服而唏嘘。尤其到了影片末段,他对现世的绝望从崩溃的眼神中喷涌而出,让人极为动容。在成都宣传时,任达华不吝对黄渤的赞赏:“这次我演戏还把黄渤的言行拍下来,有空就学习模仿,拍戏这么多年,此次最大收获就是变成了另一个黄渤。”一席赞赏,让后辈黄渤颇感“荣幸”,“20年前,我们就是蹲在电视机前看华哥演的电影的,没想到有一天他能这么夸我,就跟梦一样!”
  
  现在未来:站在这里,感觉很好
  
  记者:管虎曾经说过,最开始的时候,《杀生》里“牛结实”这个角色是想请葛优来演的,是吗?
  
  黄渤:那只是管虎当时的想法,那时候剧本还没完成呢,没准葛优老师都不知道这个事。我是从小看着葛优老师的戏长大的,他的节奏感特别好,我们在他面前都是小字辈。
  
  记者:中国能独挑大梁的喜剧演员很少,比如周星驰、葛优,你认为你在喜剧上有如此成绩,自己的特色是什么?
  
  黄渤:不敢说特色,但可能我给人的感觉是比较生活化吧,或者说是“痞喜”。但话说回来,中国喜剧演员为什么少,是因为能专业执导喜剧的导演太少。
  
  记者:最近《黄金大劫案》、《匹夫》、《杀生》的上映,也被当做是新生代导演全面接班第五代的开始,你怎么看?
  
  黄渤:接班人这个我实在不敢当,而且估计现在的年轻演员中也没人敢说这话吧。都别贪心,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能力无限,细细研究这是人的本性,这话没说错,但要踏实做人这一点要想清楚。喜剧真的也挺难演的,观众认可的好喜剧有多少?真正做喜剧的,能做好的又有几个?周星驰能做到那样真挺好的,做到如此地步,大家认可,很不容易。所以,趁着现在年轻,可以去做,挺喜欢的。
  
  记者:你如何看待很多人都认为你擅长演小人物这个说法?以后想过转型吗?
  
  黄渤:我觉得无所谓,其实说白了小人物无非就是在座的,整个社会群体占90%。就好比说你在楼顶上说接地气的事就很拧巴!放眼望去,咱们视野里面大人物都不足10%。所以,90%的小人物,这么大一个群体,可以做的题材很多。现在找过来的戏约有很大一部分也是这种类型的角色,但我自己的工作室也在开发一些新的项目新的剧本,我也会给自己一些别的构想和尝试。
  
  但以后冒险的尝试可能会多做一些。现在再来演一些已经知道没有问题的角色,意思就不是太大了。我后面还是希望略微有一点改变,自己也有点新鲜感。就好像给你一个点菜的机会,可你每次都点一样的菜,干嘛啊。
  
  记者:你现在很火,怎么规划自己的未来?
  
  黄渤:你说我很火吧,我也不是那么火,你说我很差吧,我觉得我也不是那么差。我现在站在半山腰,向下看有风景,向上看还有进步的空间和余地。我很享受站在半山腰的感觉,我现在想:站在这里,感觉很好。
  
  剖析《杀生》:用另类牛结实祭奠青春
  
  记者:在你心目中,牛结实是怎样一个人?
  
  黄渤:我认为他就像一个孙悟空,在戏中上演一场大闹天宫。但通常意义上来说,可以说他是一个混蛋,是村里面的一个祸害也好,是一个异类也好,他就是很简单、很直接、很率真、很本性的一个人,我们平时约定俗成的东西对他来说不太有用。影片想要探讨这样一个话题:已经形成了一定的社会体制、道德规范,那么个体可能就要泯灭掉身体里面原始的个性。但这种个性恰恰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所以从另一个角度讲,这都有点像在祭奠自己被遗忘的青春。
  
  记者:你曾说过其实你就是在演导演管虎?
  
  黄渤:我就是照着导演年轻时候的样子演的(笑)。当然,我指的是精神状态,不是行为。牛结实是一个非常理想化的人,他在心灵上是完全自由的,没有任何约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每个男人在内心深处都有类似的愿望,尤其是年轻的时候。这就是导演把他的理想生活COPY到了电影里。
  
  记者:这个牛结实跟以往你饰演的角色都不同,在演绎过程中会感觉到困难吗?
  
  黄渤:这个戏的难点在于情感部分。它跟一般的情感戏不一样。一般情感戏就是正常表达,情绪递进。但这部戏里牛结实本身是一个玩世不恭的混蛋,他要转到特别深层次的情感表达上是一个挺难的事,弄不好了,有点矫情,但是不够还不行。
  
  导演最开始跟我聊起这个戏大概是七八年前。之前机会一直不成熟,但他一直没有放弃这个项目。我也一直在跟他聊,好多细节的东西,比如说“挖绝户坟,敲寡妇门”这样的,具体的东西,都是我们一起一点一点地补充进去的。这是一个演员的功课,也是我对这个角色的准备,一直很长一段时间,加上年龄渐长,我自身的性格和生活都发生了变化,成熟下来,才能来好好演出牛结实。
  
  记者:在这部电影里,从前半部分的恣意外放到后半部分的内敛和深沉,对这个人物的转折是怎么认识,怎么去表现的?
  
  黄渤:最后的转变,其实我觉得更加是一种哀大莫过于心死吧。就是当你以为所有的门都向你开着的时候,忽然发现其实所有的门都关上了,这种绝望是很可怕的。所以这个人物会从之前的飞扬跳脱、大闹天宫的泼猴似的这么一个状态,变成了自愿去等死。我觉得这也是导演想要表达的东西吧。
  
  记者:任达华对你的表演很赞赏,说很喜欢你生活化的幽默方式,还说把你的言行给拍了下来,有空就学习模仿。对于他的赞扬,你有什么感受?
  
  黄渤:20年前,我们就是蹲在电视机前看华哥演电影的,没想到有一天他能这么夸我,就跟梦一样!任达华是我的偶像,以前听别人说能跟任达华拍戏,我觉得那都是在吹牛。听到华哥在现场叫我黄渤老师,我腿肚子都要转到前面来。对我来说都是奇幻的梦想,这回在《杀生》里圆梦了。华哥在戏里很累,有大段背着我的戏,在高原缺氧、又时发余震的环境下,吃尽苦头,管虎追求真实,包里面装得满满的都是真实的物件,任达华不是背我一个,是背了一摞。
  
  评价搭档:管虎、宁浩都爱“折磨人”
  
  记者:跟管虎合作了那么多次,你心中,管虎是怎样的一个人?
  
  黄渤:他骨子里面就像“牛结实”一样,有股混劲儿。我说他“混”是表扬,那是一种执着。
  
  记者:为什么你们两个人会再度合作?
  
  黄渤:因为我便宜,性价比比较高,皮实耐用(笑)。其实大家都是朋友,时间长了,审美方向比较接近,我也能尽量完成导演的想法。
  
  记者:但是听说,在拍《杀生》时,你也常常即兴发挥,把导演折磨得够呛?
  
  黄渤:我就把他当垃圾桶(笑),经常修改台词、即兴发挥,什么都提出来,觉得好玩的就提出来,让他去判断,然后可能我又在导演的基础上完成得再精彩一点。有的时候戏就在这样的过程中越来越好看。
  
  记者:从《疯狂的石头》开始,宁浩的每部作品都由你主演,但《黄金大劫案》你的戏份只在开头和结尾,总共就两三分钟,会不会觉得不过瘾?
  
  黄渤:哈,这次演得挺舒服的,因为戏刚一开始,我演的角色就死了。以前拍宁浩的每部戏不是跑就是颠,要不就是撞,风吹雨淋日晒,这次挺好,坐在电影院里就演完了,我算是拍了宁浩最不遭罪的一部戏。
  
  记者:不少观众挺遗憾的,原以为黄渤会有不少的戏份,可是你就是“拔刀相助”了一下。
  
  黄渤:我也挺遗憾的,两部戏的拍摄档期撞了。《黄金大劫案》的海报给我冠名“拔刀相助”,我觉得挺合适的,因为宁浩是非常好的导演,非常好的朋友,但我先接了《杀生》,那部戏演得太深入太投入,没法分身。《黄金大劫案》只好来友情客串一下,但丝毫不影响将来“宁黄”还会组合在一起,拍摄好玩的电影给大家看。
  
  记者:管虎、宁浩跟你关系都挺重要的,在你眼里,两个导演有什么不同?
  
  黄渤:要我说,两人都挺折磨人的(笑)。两个导演都聪明,都很年轻,但个人风格不是太一样。管虎比较喜欢多加入一些情怀性的东西,宁浩擅长一些他个人特别有能力把握的故事类型、故事节奏。这两位导演对我来说都很重要,对我整个的电影观的形成、对表演的认识,都有非常直接的影响,甚至可以说,我的这些东西是直接来自他们的。我和他们相处了这么久,在审美方面也有共性。
  
  记者:前不久的五一“黄金周”,有人称为“黄渤周”,你怎么看?
  
  黄渤:这两个月都在宣传《黄金大劫案》《杀生》《痞子英雄》,上两个月是微电影。现在又一直在拍新戏,每天都在赶。我想人的精力还是有限的,我的理想状态是每年一到两部戏,我觉得有的时候,人吃多了会撑到胃。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推荐阅读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