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走廊

丹麦设计师威格纳:赋予中国明椅现代气息

字号+ 作者:萧筱然 来源:搜狐 2013-03-16 11:11 我要评论( )

有评论说,凡说到中国传统设计,明椅是一个巅峰,此后至今,本土再无花开,开在丹麦。的确,很少有人能像丹麦家具设计大师汉斯-威格纳一样如此成功地赋予中国明

   
  有评论说,“凡说到中国传统设计,明椅是一个巅峰,此后至今,本土再无花开,开在丹麦”。的确,很少有人能像丹麦家具设计大师汉斯-威格纳一样如此成功地赋予中国明式审美以现代气息。
  2007年1月26日,92岁高龄的丹麦家具设计大师汉斯-威格纳颓然而逝,他的无数经典设计则静静地躺在纽约联合国大厦、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楼、华盛顿世界银行、丹麦驻各国大使馆以及世界各地的设计博物馆之中。除“中国椅”之外,英国旧时的温莎椅(WindsorChair)也经威格纳之手改造得精美绝伦,成为世人熟知的“孔雀椅”(PeacockChair)。而对于英国著名建筑师约翰-帕森(JohnPawson)来说,威格纳的“骨叉椅”(WishboneChair)已经深深地写入了他的设计语言中,成为了他建筑空间中不可或缺的灵魂作品。
  
  “中国椅”和“世界上最漂亮的椅子”20世纪20年代,包豪斯所倡导的功能主义几乎影响着全世界的建筑师和设计师,丹麦也毫不例外。但当生冷的德国线条遇到人性化的丹麦思想就显得有些水土不服。在当时的丹麦,房间里充斥着文艺复兴式的古典家具和旧样式的仿制品,这些笨重的“大家伙”在狭小的居室里拥挤不堪。丹麦设计师们急需整理出“一个整洁的空间”。威格纳也开始为繁复拆分,他认为一张座椅可以简约到“四条腿、一个座位、椅圈和扶手”。

  在阅读了威尔汉姆-温彻尔(VilhelmWancher)的书籍后,威格纳受到书中《坐在明代椅上的丹麦商人》画作的启发,随意打造了第一把“中国椅”(ChineseChair,1944)。在此后的几年中,威格纳不断思考如何将明式圈椅改造成符合现代人审美标准的生活用椅,同时还要融入丹麦元素。他在第一张“中国椅”上修改脚踏、扶手和椅座,终于打造出最后版本的“中国椅”(ChinaChair),在丹麦和北美市场大获成功。而他本人第一次见到真正的中国明椅实样,却是在40年后的20世纪80年代。而另一把“世界上最美丽的椅子”,是威格纳1949年的作品“TheRoundChair”圈椅。因为它在尼克松和肯尼迪1960年的总统竞选电视评论上出现,一下子迷倒了美国观众,从此便被叫作“TheChair”——“椅子”。“椅子”打开了威格纳的国际知名度,丹麦政府为了表彰他对丹麦现代设计的贡献,还将其印制在1991年发行的邮票上。
  
  成名序曲几乎是一夜之间,“椅子”(TheChair)成为了家喻户晓的设计。在世人纷纷赞赏“威格纳风格”的背后,这位出生在离安徒生故乡不远的同德恩(T.nder)小镇的设计巨擘,正演绎着自己的童话人生。20世纪初,工业革命的大潮已经全面席卷丹麦,私营业主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在大城小镇之间。熟谙修鞋技术的彼德·威格纳(PeterWegner),也在小镇同德恩(T.nder)开启一方天地,为邻里八乡提供便利。童年的汉斯·威格纳不仅喜欢在父亲的作坊中出入玩耍,隔壁木匠师傅的工作室更是深深地吸引着他。14岁那年,心思不在学业上的小威格纳终于在父亲的介绍下开始了正式的木匠学徒生涯。白天,他在工作室中实践手工;晚上,他去附近的技术学校学习理论知识。闲暇了,威格纳喜爱雕刻木头玩偶和制作风筝,也喜欢拿着自己的风筝出去放飞。日复一日地过了4年,威格纳的技术日益纯熟,这颗年轻的心中也萌发了开立工作室的想法。
  
  成年后,威格纳只身来到首都哥本哈根,终于在20世纪50年代迎来了设计的黄金时期。由包括CarlHansen&Son和PPM.bler在内的5家高端制造商通过统一的销售公司Salesco将威格纳的产品推向全世界,就连Salesco的图标也是威格纳姓氏首字母W的变形体。威格纳对出名显得有些不以为然,也从来不为金钱而设计。在他的信念中,用完美的材料打造完美的作品才能给他带来最大的愉悦。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推荐阅读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