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走廊

当代女画家作品渐受关注 受欢迎与性别无关

字号+ 作者:萧筱然 来源:羊城晚报 2013-03-16 10:51 我要评论( )

前不久结束的伦敦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夜场拍卖会上,贝尔特-莫里索1881年创作的油画《Aprsledjeuner》以6985250英镑的价格成交,这位法国印象派团体最出色的

   
  前不久结束的伦敦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夜场拍卖会上,贝尔特-莫里索1881年创作的油画《Aprèsledéjeuner》以6985250英镑的价格成交,这位法国印象派团体最出色的女画家,创造了女性艺术家作品拍卖的新纪录,也成为当晚佳士得拍卖会上最具意义的一项成交结果。
  
  在不久前的北京保利春拍上,一幅由潘玉良创作于1972年的画作《非洲女人》以747.5万元的价格成交。同样是这幅画作,在6年前香港佳士得举办的拍卖中却以流拍收场。
  
  纵观近年来的拍卖市场,一些优秀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在拍场上逐渐受到越来越多藏家的追捧。以潘玉良的作品为例,2004年前后每平方尺的价格约为12万元,至今年春拍已涨至每平方尺58万余元。
  
  虽然女性艺术家的作品价格在拍场上有所提高,但是和拍卖市场上占主导地位的男性艺术家相比,她们作品的地位仍处于边缘。
  
  有意思的是,女画家和美院女学生的数量,正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赶超男性,广州尤为明显,传统收藏“他”时代渐渐多了许多“她”。这让不少人惊呼,艺术品市场是时候关注这些优秀女性艺术家的作品了。
  
  古今对比
  
  当今女画家开始回归自我
  
  赵利平:刘斯奋先生曾经说过,中国书画界还没有出现女性大名家,对此你们怎么看?也有说法,以前的女性画家在绘画表现上和现在追求的不太一样,这些不同表现在哪些地方?
  
  张思燕:以前的女性画家在绘画表现上和现在追求的不太一样,这跟我们所处的时代有关系。我们生活在一个美好的时代,男性女性的差别已经渐渐模糊了。以前中国的传统是男尊女卑,古代女人一般在家不外出,所以关注的题材也仅仅是身边的事物。现在很多女画家都外出写生,这需要很大的勇气,以前人们会觉得这不是一个女人该从事的事情。
  
  罗寒蕾:以前如果只是单纯看作品,很难分辨出一幅画是出自女性画家还是男性画家之手。历史上有段时间,一些女画家画得比男画家还好,作品散发出一种霸气、豪迈之气。但是现在,男女画家的画作气息完全不同,一看就能辨别出画家的性别。
  
  比如我自己,我的创作态度并不是强烈地去批判社会中的许多不公正、让人心碎的事情,我没有能力去改变它,但是我能陪伴它。我的画就是记录一些让我感动的一缕花香,一只小动物,一阵欢笑。这些能让我心里面感到温暖的片段,我就把它们记录下来,串起来。
  
  赵利平:在革命年代及建国后一段时间,让人引以为豪的是“妇女能顶半边天”,所以作品表现出来的是很有干劲,而现在是否更倾向于自我感觉的回归?
  
  张思燕:我觉得真的是在“回归”。记得上世纪90年代我曾经出过一本画册,有人就评价说,这画画得比男的还硬朗。但是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看的东西多了,我开始想画自己想要的东西。我个人觉得,有时优秀的女性比一般的男性还大气,因为女性内心有一种母性、一种包容。有时候,我觉得女人就像柳条一样,看上去很柔弱,但很有韧性,怎么也弄不断。男人像树,很坚硬,有担当,但在一定压力后,容易折断。
  
  罗寒蕾:画画对我来说更像是一种呼吸,一种自言自语,是一种很自然的流露。有些朋友有时会问,你天天画画会不会很累?其实,我一画画就不感觉到累了,就像活着就会很自然地呼吸、说话一样。
  
  我画的主要是工笔画,有些人说,这种画只有女人才画得来,我觉得这本身就包含着一种轻蔑,是一种误解。写意画概括豪放,过了就嫌浅薄,要学会讲究;工笔画精美严谨,过了就嫌琐碎,要学会简练。
  
  工笔画的确需要时间去打磨,但相比起耐心,工笔画家更需要敏捷的思维,与果敢坚决地操控画面整体效果的能力,寻求画面各种矛盾的平衡点,诸如工与写、繁与简、虚与实、中与洋、俗与雅等等。当所有可用语言表达出来的规律上升到高度自觉的境地时,工笔画家就如同一位大将军,指挥着千军万马,所向披靡。如果你没有这种大将风度,你很难去操控这么多的元素。就像一个沙盘,千军万马你要把它们摆在一个合适的位置才能发挥它的作用。每一个温柔的女人都有一颗很强大的内心,就像每一张工笔画背后都有一个叱咤战场的大将军。
  
  赵利平:林墉老师的艺术影响力很大,林蓝你是名家之后,前辈的光环对你的影响是什么?是帮助多还是压力多?
  
  林蓝:家庭对我影响更多的还是身教。在十年前我父亲大病以前,我们家只有在除夕夜看春节联欢晚会的时候,才会一起坐上四五个小时。平时大家都很忙,一吃完饭就各自钻进自己的工作室了,也没有坐在一起聊聊艺术、聊聊生活什么的。对于我们以前的家,画画劳作就是生活的最大一部分。
  
  可能我从小就在这种全身心投入画画的环境中长大,所以觉得这样很正常。直到后来才发现,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多娱乐,还有聊天,还有休闲,以前生活中就三件事:吃饭、画画、睡觉。
  
  但我父亲对艺术的态度对我的影响真的很大。他的绘画在民间艺术上得到很多滋养,那时候他要做开颅手术,刚做完手术我陪着他的时候,听他迷迷糊糊讲的竟是“广东有三个地方的木雕不错,一是江门,一是珠海,还有潮州的金漆木雕”。在神志不清的时候,他还在想着画画,我想他可能就是为了画画而生的,画画已经进入了他的血液。
  
  男女画家对比
  
  知名度和市场都无法比肩
  
  赵利平:不可否认,历史上的书画名家多是男性,这和当时的历史背景也有很大关系。但现在时代不同了,女性画家越来越多,广东省现在有多少女画家?
  
  张思燕:这个暂时还没人统计过。广州女子书画会早在1989年就成立了,但是后来发展的会员不太多。目前参加书画会的只有60多位女画家,但其实现在画得很棒的年轻女画家很多,比如广州画院,女画家数量跟男画家就差不多。
  
  罗寒蕾:广州画院这几年新进的画家,的确是女的比男的多。而且我发现,广东书画界近几年入选全国中青年美展等全国性大展的作品,也是女画家的偏多。例如,最近有个中华文明历史150个重大题材展,广东有一百多幅作品送选,最后脱颖而出的正是林蓝和广州画院的赵红雨等。
  
  林蓝:广州美院近年来新招的学生,也是女生越来越多,在以前,读美院的女生是很少的。
  
  赵利平:在广东,你们三位的市场价值都是比较理想的,你们觉得市场对你们的认可原因是什么?论知名度、作品价格等,广东目前女画家和男画家的差距还是比较大的,有些人在收藏时也会自然不自然地偏好男性画家的作品。随着美院女学生、女画家数量越来越多,这种情况有没有可能改变?
  
  张思燕:我觉得女性比较感性一些,而大多数男性比较理性一点。很多女画家都会有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只是有时候她们都没坚持下去。只有投入很多感情,首先感动了自己,然后才能感动别人。就像把生活中很多感悟、感受等画到画里面一样,那就是很有感情地创作。
  
  但是不可否认的,对买女画家的作品,有些藏家会持谨慎态度,认为她们四五十岁之后就画不动了,开始走下坡路了。因为女性随着年龄增长,会把越来越多的精力放在家庭,放在子孙后代上,没有了年轻时的冲劲和创新的勇气。恰恰这种冲劲和勇气,是驱动一个画家成功的最重要因素。
  
  罗寒蕾:我不以性别作为竞争的一个标杆,对于这种性别的差别,我会顺其自然,重视自己的性别,也重视自己的经历,模糊性别的差别。接受自己,爱自己,接受自己的优点和缺点,把各自的优缺点真实地展现到画上面去。
  
  有时候我觉得画家不需要说很多话,我们的发言人就是作品,作品能帮我们说话,作品是有声音的、会呼吸的,有些作品就像画家的呐喊,有时候它就像小动物,你一看到它自然就会平静下来。
  
  市场培育
  
  画家不能只管“生”不管“养”
  
  赵利平:艺术家是离不开艺术市场的,但艺术市场的确会对画家的创作形成冲击和影响。三位都是中青年女画家,你们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林蓝:我觉得应该相信市场,市场并不是不好,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一些藏家,他们甚至比你更了解你自己。市场是一面很好的镜子,我们也能从市场的反馈中找到自己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所以我觉得市场的作用应该还是良性的,市场最终选择的还是那些有相当实力的画家。
  
  至于如何才能让市场发挥良性作用,我觉得画家的内心可能要强大些。在你接受外来信息之前,内心要比较成熟,直到强大到能正确对待外来的赞扬和批评,要有一个比较完整的对自我的认识。
  
  我们不排斥市场,但创作才是最重要的。世界是公平的,如果你在创作上百分之百地投入,那么在精神或是物质上总会有回报。其实,有人愿意真金白银买你的作品,那就是最好的肯定。市场很纯粹,就是大家的认可、藏家的认可。
  
  罗寒蕾:我觉得作品就是我们的孩子,我们不能只管生、不管养(市场),还要考虑把她送到哪个学校更好。
  
  赵利平:不管男画家还是女画家,作品的艺术水平非常重要,三位近期在艺术创作上有什么打算?
  
  罗寒蕾:最近几年广州市政府对美术工作越来越重视。2011年,广州市文管新局共有4名艺术家,广州美术界是我和广州雕塑院的俞畅老师,被列入广州市“121人才梯队工程”第三梯队,享受政府特殊津贴。5年内,政府每年拨给个人20万元的科研经费。对于我个人,这笔经费就是及时雨,解决了创作的经济问题。我计划利用这笔经费出一本绘画技法的书全国发行,将我多年来摸索出来的绘画技法,毫无保留地回馈给社会,让政府给我的钱又回到美术爱好者、学生手里。
  
  张思燕:我生活在岭南,岭南这边气候比较温润,经常下雨;同时,我也深深感受到岭南人的大气。所以我在思考如何把岭南植物的特性,比较温润、比较包容、比较大气地表现到绘画上。接下来这几年我会致力于“画心”,画心里的想法,而不是对树木的重复。
  
  在这个时代,不进步就等于退步。我现在做策展,能经常看到一些新东西,跟年轻人聊天之后经常会有“这不错”的想法,不会把自己的思想禁锢在一个模子里。勇气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在绘画风格形成之后,如何提高,甚至是打破它,再经过学习探索一个新的面貌,我觉得是很重要的。
  
  林蓝: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有些许叛逆的,可能是在比较传统的环境中长大,总想着做些打破经典的东西,希望跟传统有一点点的疏离。每个专业的发展构成都存在主流与支流,所以之前我一直在各个支流里面摸索,找很多补充、源泉和滋养,不想在主流里面走。我经常会从油画里、材料里、别的行业里找感觉。
  
  但兜了一大圈以后我才发现,小时候接触的那些亲切的东西很执拗地显示出它的力量。而且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觉得还是主流的东西最神圣,用自己毕生的努力都不一定能将它推进一点点。最终我希望能回到中国画的主流上,这样好像有种正步走、往前走的感觉。
  
  画作是否受欢迎与画家性别无关
  
  许习文(广东崇正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
  
  目前中国画市场比较好的女画家,北京有周思聪、南京有徐乐乐。
  
  收藏主要还是看藏家的个人爱好,并不是看画家的性别。自古以来都是男画家多于女画家,但众多男画家中,真正能卖得起高价的也是少数。男画家画山水比较多,大山大水,气势磅礴,而女画家多画花卉、工笔画,非常细腻。古代的时候,女子学画只是一种修养,她们不会抛头露面,而且女子无才便是德,她们是不会卖画的,加上不交际,影响力肯定不如男画家。
  
  现在女画家的数量的确越来越多,但能否主宰市场,关键还是看她们的作品有没有个性。
  
  叶光华(东涞艺术中心艺术总监):
  
  目前国内市场上受欢迎的当代女性画家,油画方面有喻红、阎平,雕塑方面有向京,国画方面有广东本地的罗寒蕾。
  
  无论男女画家,他们作品的受欢迎程度,与作品的题材、技术、画家学术背景、专业水平、地位等都有关系。而对于收藏家来说,画作的投资成长性很重要,这就要求画作的艺术性和学术性都够高。
  
  一幅画在市场上的受欢迎程度与画家的知名度有关,与性别无关。在广东,广州画院、广州美院、广东画院的老师和专业画家的作品相对来说更受欢迎。因为他们有更多的机会参加官方展览,获奖的几率相对更高,在专业水平上较受认可,他们的作品关注度自然升高。相比之下,没有单位的职业画家要辛苦一些。
  
  在我策划过的一些群展上,以前大部分是男性画家参展,现在也出现6男4女或者7男3女的比例分配。但整体而言,现在男画家还是比女画家多,两者画作的市场情况不好作比较,不过女画家作品的整体市场走势不会比男画家差,这主要还是看画家的名气,以及画作题材和技法,受欢迎的女画家的作品价位不会比男画家的低。这方面广州很典型,有很多中青年女画家,作品在学术性、艺术性、题材、技法上配合得都很好,市场也很好。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网友点评
推荐阅读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