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企推荐

沈国军:征服者的自我征服

字号+ 作者:萧筱然 来源:商界 2013-03-15 16:11 我要评论( )

2008年10月,耗资60多个亿、历时10年建造、被称为长安街第一高度的北京银泰中心开业。诸如成龙、李连杰和李冰冰,以及柳传志、马云和郭广昌等700位社会名流,纷

    
  2008年10月,耗资60多个亿、历时10年建造、被称为“长安街第一高度”的北京银泰中心开业。诸如成龙、李连杰和李冰冰,以及柳传志、马云和郭广昌等700位社会名流,纷纷前来给沈国军捧场。群星围绕、镁光闪烁、鲜花掌声、香槟美酒——这就是人生高处的风景吗?
  
  50年如梦似幻。
  
  往远处追溯,沈国军14岁那年父亲因车祸去世;20岁那年母亲因胃癌离世前,从一件旧棉袄里掏出一叠皱巴巴的钱交给他,嘱咐他要照顾好弟妹;后来靠跟朋友跑一些建材生意养家糊口。
  
  往近些回忆,1997年,35岁的沈国军创立中国银泰,5个人两间办公室;2013年,中国银泰已成为一个横跨商业零售、地产开发和矿产资源三大产业,资产规模400多亿元的商业帝国。在最新的福布斯榜上,他以116亿元身家,名列第44位。
  
  这个出自浙江奉化一个渔村的男人,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征服了命运。他说:“我也常常感觉不可思议。”
  
  可是,更不可思议的,是时代的变化。
  
  往更近了看,北京银泰中心的高度,已被马路对面的国贸三期超过;商业地产的泡沫,正被扎堆的跟进者们越吹越大;电商渠道的生猛,仿佛时刻可以干掉传统渠道……
  
  类似种种迹象,似乎提醒着今年51岁的沈国军:曾被征服的命运又杀了回来。
  
  正因如此变化,几乎不接受媒体采访的他,爽快地让我们走进他在北京银泰中心的私人公寓,与他长谈。公寓窗外是凌驾于城市之上的风景,繁华的国贸商圈从脚下渐次铺陈开来,能让人内心升腾起一种征服欲。
  
  事实上,看惯风景的沈国军,却是高处不胜寒。“就像金字塔,越往上人越少,有时候,你会发现自己背后没人了。你可能对,也可能错,但只能自己去思考和承受,特别孤独。”
  
  独自回想如何登上来,独自寻找下一座山峰,如此孤独,才是人生高处的风景。
  
  上部•如何登上来
  
  资本猎手与实业家
  
  先从一场商战说起。
  
  2011年3月28日,沈国军的银泰系通过二级市场,将鄂武商A股份增持至22.72%,一举超过了以武商联为代表的武汉国资系持有的22.69%,成了鄂武商A的第一大股东。
  
  须知,顶着“中国商业第一股”的鄂武商A,是武汉商业零售领域的金字招牌。银泰此举,震动武汉。
  
  停牌两天后的3月30日,武汉国资系发起反击,借助援兵武汉经发投的股权,武汉国资系在鄂武商A的股权升至22.81%,以微弱优势夺回第一大股东地位。
  
  沈国军并未罢手。4月6日,银泰系再次增持鄂武商A至23.83%,重夺控股权。然而,两天后武汉国资系请来第二支援兵武汉开发投,使鄂武商A的股份升至23.99%,再度保住了控股权。
  
  孰料,4月13日,银泰系发动第三次增持,以24.48%的股份又一次控制了鄂武商A。此后,在武汉国资系干预下,鄂武商A停牌,银泰系无法进一步增持。直至6月9日复盘,武汉国资系增持鄂武商A股份达29.67%,又一次保住了第一大股东的控股地位。
  
  ——实际上,这只是鄂武商A股权拉锯战的一个片段。这场历时8年至今,仍闹得沸沸扬扬的争夺,不仅是一场民营资本与地方国资的针锋相对,更是一次行政与市场、利益与规则的深刻反思。
  
  暂且避开这些纷扰,单从这一片段来观察沈国军,外界似乎看到了一个作风低调、性格顽强、出手凶狠的资本猎手。诸如“银泰系只是一个运作资本的投机者”、“控制鄂武商A是为了图谋华中市场”等争议从未间断。
  
  不可否认的是,1997年创立中国银泰之时,沈国军已在建行系统里历练了11年,并亲历了海南地产泡沫的破灭。因为这样的人生积累,中国银泰从一开始便奠定了“以资本运作带动产业发展”的路数。
  
  一个显著的例证是,2006年由于同时出手鄂武商与杭州百大,沈被媒体评为年度十大并购人物。
  
  但问题是,真实的沈国军,确如外界所言吗?
  
  先看起步的1997年,沈国军找来五个股东。可是,中国银泰还没站稳,亚洲金融风暴便迎面扑来。其他股东们纷纷萌生退意,沈国军却坚持了下来,接下了这部分的股份。
  
  “当时压力很大,每天晚上睡不好,加班累到生病住院。”
  
  再看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当时谁都无法预料,资本市场究竟会跌到哪里,很多银泰高管认为,应该留着更多的现金过冬。但沈国军却决定,回购银泰百货上市公司的股份。
  
  当时,常有几千万股的盘抛出来,价值数千万港币。银泰百货CEO陈晓东失落地问沈:是不是整个市场都怀疑我们?再也回不到以前?沈却坚定地回答说:资本市场那么疯狂,我们整个公司跌到一个门店的价钱,这是极不理智的。别人不一定正确,我们继续增持!
  
  后来,事实证明了沈的判断。当时一块多钱买回来的股票,涨到了10块钱以上。
  
  最后落脚到产业实体上。鲜为人知的是,2009年沈收购了偏居湖北仙桃的商城大厦。当时仙商虽然年营收5个多亿,但武汉中百和中商两家大鳄,已经进军仙桃直逼仙商。
  
  在这样的背景下,银泰的入主为其带来了资金、品牌和供应商等资源,仙商一举买下了马路对面的大楼,架起了天桥实现南北贯通,扩大了经营面积,并引入了大量仙桃当地前所未有的时尚品牌。
  
  2012年仙商营收超过10个亿,成为全国地级市中单体百货大楼的销售冠军。
  
  ——那么,可以将沈国军定义为实业家吗?按照通常标准,在他的经商历程中,并没有在市场中摸爬滚打,或在工厂里敲敲打打的草莽经历。只是,银泰的调子起得比较高,“资本运作只是手段,银泰的根基还是产业,一直都没变过。”
  
  遗憾的是,由于沈的低调,外界看到的,更多的是手段。或许在话题性上,外界更喜欢的是,要么是一个阴冷的资本高手,要么是一个热血的草莽英雄。但沈从来不去辩解:“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我们踏踏实实做事就行。”
  
  回到鄂武商之战,亦是如此。即使银泰遭受了诸多不公正的待遇。“不提也罢,实在恶心。”确实不必再提。体制与市场,本就是两种难以兼容的思维体系。“这是中国民营企业的悲哀。”沈无奈地说。
  
  

1.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广告合作